日本东京t台秀国外哪里看

      看着昏迷不醒的雷廷剑,平西王雷镇山顿时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可雷廷剑这刚回到家,却又遭此横祸,这简直就是祸不单行,哪有福气可言。

      “廷剑,廷剑,醒醒……”

      但是雷廷剑气若游丝,胸口两个巴掌印发紫,形势不容乐观。

      闻讯而来的郭老紧急为雷廷剑做了处理,封住了穴位,延缓了毒素的蔓延。

      雷廷俊和雷廷凯看到白天还活蹦乱跳的弟弟又造此大难,顿时恼羞成怒,但又无能为力。

      就在所有人关注雷廷剑的时候。

      雷定晏嘴角溢出一口鲜血,这个鸽老还真深藏不露,情急之下,雷定晏也受了不轻的伤。

      ……

      在雷廷剑回来当晚,雷神堡几乎所有都知道了这件大事,残废了一辈子的鸽老头居然是一个高手,拍死了刚逃出阿尔金山脉的雷廷剑,然后自杀了。

      随后平西王虎贲近卫实施了宵禁,关闭堡门,禁止任何人出入,并且拿着某一张名单满城搜捕名单上的人。

      一时间雷神堡风声鹤唳,人人自危。

      被捕之人不乏雷氏子嗣,也不乏虎贲近卫校尉,从负责生活购物的仆人,到高高在上的雷氏宗族,一视同仁,皆被关押在雷神堡翁城,并且重兵把守。

      至于被抓之人的的家人,则被集中软禁起来,被抓之人的住宅被贴上封条,禁止出入。

      “爹,这个鸽老头并不在名单之上!”雷定晏脸色苍白,但是还得指挥处理大小事务,不敢怠慢。

      “嗯,我还没继承王位时,这鸽老头就已经来到咱雷神堡了,那时候他就是残疾人,还是你爷爷见他可怜,收留了他。”平西王雷镇山的一张老脸阴森恐怖。

      “那时候哪有什么皇子啊,就连皇妃都还没有!”平西王雷镇山咆哮着,在地上转来转去,如同困兽一般,“我本来相信……怎么可能是他?”

      “啊?你防我也就罢了,你居然把手伸到我眼皮底下了,这几年的隐忍,还真把我当成病猫了?”

      “可是我想不通,你为何要杀他,他身上也留着你的一半血脉啊!”

      雷定晏看着咆哮的平西王雷镇山,不敢上前,他清楚他父亲嘴里的“你”指的是谁。

      “为什么?”

      “为什么?”

      “爹,是不是那位觉得谎言说一千遍就变成真的了,这是怕廷剑长大威胁他们皇室的稳定,所以……”

      “放屁,他还不清楚廷剑和他短命孙子的区别么?我看他是在挑衅!”

      “定晏,去,平西府虎威营,拿我的手书调兵围困都督府,并派其他亲信,把其他赵氏一族全部给我就地软禁,等候发落!”

      平西王雷镇山恨得咬牙切齿,“这事他们也逃不了干系。”

      “爹,万万不可,你得冷静下来,再说虎威营将军雷定康早被逐出雷氏一族了……难道是苦肉戏?”雷定晏琢磨着,越想越不对。

      “罢了,就当我没说。”平西王雷镇山突然颓废的瘫坐在椅子上。

      “先把雷神堡的事处理完再做其他打算。”平西王雷镇山深情凄凉的说道。

      “如果就这般拿下赵氏,咱西北道恐怕要大乱,这事得从长计议。”

      “这样,即刻命令虎贲近卫,搜剿雷神堡所有鸽子,严防任何消息传出,谁敢放飞一只鸽子,按通敌论处。”

      平西王雷镇山恢复了一丝冷静。

      突然,

      “报!”

      有侍卫来报。

      “说!”

      “启禀堡主,二少爷求见,说有要是禀报。”

      “廷诚?”雷定晏有些惊讶,他的认知里雷廷诚向来独来独往,高冷难以接近,尤其对这种大事避而远之。

      “让他进来吧。”雷定晏随即吩咐道。

      “廷诚拜见爷爷,四叔。”

      只见雷廷诚抱着两笼鸽子被人推了进来。

      “眼下不太平,你不休息跑这里来干啥?”雷定晏关心道。

      “回禀四叔,我听闻鸽老居然是潜藏的卧底,深感恐慌,特来交代。”雷廷诚面上看不出一丝恐慌,平静日常。

      “我今晚因为养鸽子一事去求教鸽老,他送我两笼鸽子,完了还教我养鸽子的技术……”

      “哦,那时候他的表情可有异常?”雷定晏不疑有他。

      “那时候他深情伤感,走路轻浮,满嘴酒味,但也坦诚,告诉我今晚有大事要发生。”

      “大事?什么大事?”平西王雷镇山问道。

      “这个他具体没说。”雷廷诚的语气不起一丝波澜,“估计就是今晚刚刚发生之事吧。”

      “那你怎么不早点来报?”雷定晏急切道。

      “我开始以为大事指的是廷剑弟弟归来,倒也没想那么多。”廷诚顿了一下,“我们对话,随行侍卫都在场,你可以去问。”

      雷定晏皱皱眉,“廷诚,你太敏感了,四叔并没有说你什么。”

      “哦,对了,外面都传廷剑弟弟遇难了,是真的么?”雷廷诚冷冰冰的语气问出来,让人感觉到这句话很没有人情味。

      “这……”雷定晏犹豫了。

      本来放出雷廷剑遇难的消息是为了迷惑雷神堡之中还没有挖出的卧底。

      但是雷定晏对这个残疾的侄子比较清楚,异常敏感。

      “哦,我知道了,廷剑弟弟没事,那太好了。”雷廷诚淡淡地说道,看不出悲喜。

      “四叔不必再说,我只是一个无关之人,我早习惯了。”

      “你,四叔这不慢了半拍么。”雷定晏熟悉雷廷诚的性格,并没想太多,“廷剑只是重伤,就看你大伯能不能及时返回了,所以……”

      “哦,那没事了,我就回去了。”

      “嗯,那你今晚小心,要不多加派几个侍卫?”平西王雷镇山对这个残疾的孙子也颇为头疼。

      他对谁的都不给面子,就喜欢看书。

      “谢谢爷爷,不用了,我一个残废,谁会找我。”

      雷廷诚那张冰冷的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唉,这孩子,说话怎么就是这么冲。”

      平西王雷镇山叹了一口气。

      “报!”

      雷廷诚刚出门不久,又有侍卫来报。

      “鸽园大火已灭,发现两具尸体,脖子是被扭断的。”

      “嗯,还有什么发现么?”平西王雷镇山恢复了淡定,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

      “把那俩传令兵厚葬吧。”

      “在鸽老头住所地板下,发现了雷神堡的布防图,以及雷氏宗族与炎月境内所有的飞鸽联络点布置图。”

      “这个老贼藏的真够深,一直以为他不识字,还那么放心的把鸽笼交给了他。”雷定晏恨得咬牙切齿。

      “这也算因祸得福,还好我们还没衰落到一蹶不振的地步。”平西王雷镇山眯着眼睛,看着摆在桌子上的布防图,不知在想着什么。

      “还有么?”

      “还飞来了一只鸽子,上面有一份短信。”侍卫怀里抱着一只慌张的鸽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