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腿之间白浆泛滥

      罗胖挤着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果断抱起灵位就往门口狂奔过去。

      顿时,本来安静的灵堂突然爆发出一阵刺耳的奇怪吼叫声,就好像一个胸膛破了一个大洞的女人正在疯狂尖叫!

      被紧紧抱在罗胖怀里的灵位红色的字快速变得猩红了起来,很快将整块黑木都染成血红色,就好像整块灵位放在血池里浸泡了很久一样。

      近在咫尺的罗胖都快哭出来的,这分明就是血!这灵位恐怕不比那些玩意凶险吧。

      你问我为什么不立刻砸了,罗胖早试过了,整块红色灵位砸在地上除了磕出一个白点外,它屁事都没有,硬的跟块铁疙瘩一样。

      而后面原本安静的人头正疯狂地抽搐,就好像有什么东西从颅骨内死命钻出来一样。

      砰的一声!距离罗胖最近的一颗人头终于扛不住,彻底爆裂开了,连带着灵位都碎成一块块,也就是这个时候,罗胖也看清楚到底是什么玩意寄生在这些人头里。

      乍一看好像是一团黑色油腻头发,但随着头发一层层散开,里面竟然是一张足够吞下一个苹果的大嘴!

      而不等罗胖反应过来,一颗又一颗人头相继爆裂,无数头发如同蛇一样灵活,瞬间从罗胖小腿处窜到大腿根处,将逃往大门的罗胖死死勒住!

      那些嘴巴逐渐张开后,露出了和海星一样一圈圈尖利的牙齿。突然一颗人头借助头发的力量从远处如同弹珠一样冲着罗胖脸门飞射了过来。

      罗胖赶紧侧过身子,那颗人头直愣愣地咬在了罗胖的肩膀上,奇怪的是并没有听到罗胖惨叫声,反倒是那颗人头爆发出一阵凄厉的尖叫。

      小丑的紫色西装:超凡物品,能够防范一切尖锐物品的攻击并反弹一半的伤害,此外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吸引特殊异性的偏爱。(这大概才是罗胖为啥要买这件不伦不类的西服真正原因了。)

      负面影响:对同性怪物具有非常大的挑衅作用,对方会不死不休攻击你。

      罗胖嘴角抽搐了一下,他可记得这件西服的负面作用,扫了一眼房间,这里没有一百也有几十个人头鬼了。

      它们可能不死,我大概得休了。

      这些怪物长得跟团毛线球一样,根本不是人型,锋利效果根本没法被触发,就靠细成这鬼样子的魔术棍,不断成两截就不错了。

      怎么办?眼瞅着剩下的人头鬼就要开饭了,罗胖急得冷汗出来,他可没忘记,门外还围着好几圈的类鬼呢!

      就在这个时候,罗胖突然想起了什么,还可以用魔术棍模仿一样东西!

      灵爆符!

      罗胖忍着无数人头咬在身上的痛意,提起魔术棍抵着灵位咬牙切齿地喊道:“TM的,艺术就是爆炸!”

      安静了片刻,罗胖眼前突然白光一闪。

      红色的灵位连同罗胖身上密密麻麻的人头一起被炸的四分五裂。

      可还没等罗胖高兴两秒,眼光一瞥,目光呆滞地看着手里半截魔术棍。

      魔术棍炸了。

      它怎么也炸了?

      罗胖嘴角一阵抽搐,先不提这棍子花了他多少钱,门外还有这么多类鬼要收拾他呢。

      突然之间,罗胖只感觉眼花了下,耳边听到几下轻微的咔嚓声后,眼前变得更加清晰了起来,就好像刚才眼前有块毛玻璃被打碎了一样。

      “干得不错,还可以嘛。”一句懒洋洋的声音从罗胖后面传来。

      嗯?罗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赶忙转过身。只见不知道什么时候,林尘背靠着朱红色大门,双手交叉在胸前,笑呵呵地看着他。

      “啊?林哥,你没事吧?什么时候出现的啊?”罗胖可算是找到主心骨了。

      林尘懒洋洋说道:“去抓鬼了,喏,就在我脚边那个。”

      听到这,罗胖才反应过来林尘右脚边上竟然还趴着一大团黑漆漆的玩意。

      “不是,林哥,这是鬼?它怎么一动不动啊?”

      “哦,是这样的,它有点不听话,被我打晕了。”

      “啊?”

      “你等下,我让它说两句。”说着,林尘从衣服内侧抽出一根黑色棍子,还没开始有所动作时候,下面那团黑漆漆玩意突然跳起来,跪在地上鬼哭嚎叫道:“大爷,饶命啊,大爷,别打了,我不装了,真不装了,你要问什么就赶紧问吧,别揍我了。”

      罗胖这才看清这团黑影是什么玩意,的确是个人样,只不过身上皮肤到处焦黑一片,甚至还有不少地方已经成了一整块黑炭了,满皮肤的牙齿也被打落了不少,好像一条鱼被活活刮了鳞一样。

      罗胖一阵恍惚,林尘得干了什么不得了的事,竟然把一个鬼收拾的比狗还乖。一时间,罗胖不知道到底谁才是鬼?

      林尘笑呵呵地问道:“终于乐意说了?”

      刘金满肚子哀怨,在鬼蜮里,你不由分说直接开揍,屁话都没问,硬生生揍到现在才停下来,我也想说啊,你倒是给我个机会啊。

      但腹诽归腹诽,刘金可不敢当面说出来,对面这个男人太可怕了,还有那根带着黑火的棍子,揍一下,半条命就没了。

      “我说,我说,”刘金哭丧着脸说道,“我是个鬼。”

      空气一阵安静,“我知道,你从头开始说起,一点点说出来。”林尘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一条凳子,翘着二郎腿,居高临下审问道。

      “好,好,好,”刘金顿了顿,“我叫刘金,是个游手好闲的人,自从父母去世后,我很快败光了祖上的遗产,几乎走投无路的时候,村里有人看看不下去,喊我一起去工地上打工,但我太懒了啊,还偷了舍友的手机去卖,结果被发现了,后来被赶出了工地后想回村里,回到村里还能讨口饭吃,但没想到冬天太冷了,我在路边树林里睡了一觉,就在没有醒过来,等我有意识的时候,就成这样了。”

      刘金说的一把眼泪一把鼻涕,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就差再狠狠磕几个头了以表忠心了。

      罗胖听完后,一脸嫌弃,“你这是自己作死,游手好闲,我呸!死了活该。”

      本还想再踹它两下的罗胖突然发觉有点不太对劲,林尘竟然出奇地没说话。

      罗胖疑惑的转过身子看看林尘,发现林尘竟然面无表情。

      “林哥,你怎么不说话啊。”

      林尘耸了耸肩,戏虐道:“我说啥,他说的基本全是假的,有啥好说的?”

      “啊?假的?鬼不是不能说谎吗?”

      林尘用一种关爱智障的眼神看着罗胖,说道:“如果我不说,你不是也被刘武它们骗的团团转?”

      罗胖一时间无法反驳。

      林尘笑呵呵地接着说道:“你不愿说真话,那我说好了。其实你说啥我也不信的,我有特殊的灵视,在你被我揍的不能反抗的时候,我能看破你的心理防线,直接看到你心中的秘密。所以,那我该叫你刘金好呢,还是叫你刘海呢?”

      刘海脸上一阵变化,默不作声只是依旧跪着。

      林尘也不理睬他,只是自顾自继续说道:“你真正名字叫刘海,呵呵,刘金这个人可是村长的儿子名字,我在进入祠堂的时候跟刘武聊了两句,就知道你身份肯定是假的,那问题来了,你为什么一定要假装成村长儿子呢?”

      “在心理学上有这么一种理论,对某人的强烈替代感可以产生于嫉妒或者愤怒,而从你不在乎刘金身份背上恶名来看,你应该不是嫉妒,而是愤怒,这就很有趣,我实在不知道你对刘金有什么恨的。直到我刚刚看穿你后,才发现,这哪是恨啊,这简直是不共戴天啊。”

      罗胖听到这,不禁好奇地问了句,“是什么事情?”

      林尘面无表情地说道:“刘金试图强奸刘海母亲,也就是你摔碎的那块灵位,刘静。”

      “啊?不是?”罗胖一脸惊讶。

      “这里我纠正你一个想法,刘静很漂亮,很年轻,而且刘海不是刘静亲生的,是她领养的,村里的孤儿。”

      “原来如此,但我还不是很明白他一个人怎么办到这种地步的?”

      林尘呵呵笑了两句,“当然不是他一个人了,你猜猜看,被奸杀的刘静有没有怨气?”

      罗胖突然明白了什么,但随机突然想到什么,猛地问道:“那岂不是刘静就快要来了?那你还让我摔了它灵位?”

      林尘拍了拍罗胖,一脸正气道,“第二件事,那个灵位是鬼蜮与现实的交界点,是怨灵的现实锚点,不毁掉它,我也出不来。”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等等,你是不是说第二件事?那第一件事呢?”

      “啊哈,第一件事就是,”林尘笑呵呵地指了指罗胖的背后,“你也别担心她快要来了,你看看你背后站了个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