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似菲姬直播app

      “哗啦啦!”蒋天明奔跑的身影,与那追赶他的水浪对比,便犹如一只蚂蚁在与那大象赛跑一般。几乎不等他跑出数丈范围,水浪便已来到他的头顶极速落下。

      可还不等水浪袭卷在天明身上,那漂浮在喷泉水柱上方的海马兽,便已从他那恍如竹筒般的鼻孔处,连续射出了六七颗碗口大小的水球,配合着第二波水浪直坠袭来。

      “啪!”境界低微的蒋天明,被第一波水浪拍倒,呛上两口湖水,随后刚支撑起身体弯腰站起身来,气还不等喘上两口,那第二波水浪便协同先水浪一步的水球,来到了距离他三丈左右的湖岸上空。

      而此时此刻,假如没有前一刻少女及时施展功法驾光遁来,那下一刻,蒋天明的下场就只有……

      “砰砰砰!”六七颗堪比接近金丹期修士一击的水球,在少女千钧一发的赶到之际,连番击打在少女那高阶护身法器银光盾上。

      转眼过后,只见那原本包裹着少女的蛋型光壁,奇外表银黄交合的光辉,在硬接过水球攻击后,便渐渐暗淡下来。

      “师!咳咳!姐!”被少女救下一命的蒋天明,敲着胸口挡着嘴,转过身来挤出一句话语。

      “把这个拿好!”少女警惕着仰视湖面上空的海马兽,抬手取出一块巴掌大小的铜牌,接着叮嘱道:“没我命令不得乱动,否则丢了小命,可不要怪我没提醒你。”

      蒋天明由下至上的打量一眼少女的背影,后将目光落在少女单手向后递来的铜牌。

      “你还磨成什么?难道想拉我下水不成?”湖面上喷泉形状的水柱,在海马兽的驱动下越涌越高。引得少女眉头紧皱,威声催促起蒋天明。

      “天啊!”这一刻蒋天明脑子里恍如一片空白,又恍如有千言万语,但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于是乎他只好彻彻底底的承认,一切不以实力为基础的话语,在面临无法抗拒的危险时,是多么的苍白无力啊!

      蒋天明沉默着接过铜牌,紧紧的握在手中,目送少女击碎几颗在次射来的水球纵身腾空,直奔那喷泉水柱上方的海马兽而去。

      不过,另少女与蒋天明都没有发觉,更没预料到的是,今日他们所看到的海马兽,可并非与往常一般喜欢独来独往。

      而是他,早早就已经叫好了两只二品妖兽同伴,埋伏在喷泉水柱的周边,为的就是防止海马兽冲击进阶时,招到外力的干扰,影响到进价三阶的成败。

      话言迟,事则快。只见那少女在滑空中,摆手唤出她的本命法器灵光剑,很快便行至距离海马兽几十丈远的半空之中。

      便赫然看到一只海星兽,忽进忽出的游走在水柱与半空之间,仿佛是对空气有所抵触。

      同时,那身处少女上方的海马兽,虽然此刻已经渐渐接受到了,月光为其提供的进价灵力,但他却并为急着选择盲目的突破。

      而是先少女一步,利用他那竹筒般的软鼻,赫然在少女的扫视下,放出一条夹杂着绿植的水柱,居高插向少女的身躯。

      “找死!”少女凶赫一声,顺视甩出三道剑芒,直奔那不断游走的海星兽,同时驾驭遁光曲行倒射,先是躲过插来的水柱一端,随后又躲过水柱横扫而回的勾斩。

      “哗啦啦!砰砰砰!”攻击少女的水柱,在海马兽的控制下,恍如一根可长可短的棍棒,时而连续横画半空,时而一分数段阻断少女的退路。

      眨眼一看,这可分解成数段的水柱,仿佛像长有无形的翅膀一般,动时快如雄鹰捕食追射少女,慢时犹如静静地挂在半空迟迟不散,全等着少女自己迎上前去。

      而于此相比,反观那少女,在地理环境、灵力储备消耗不利于她的情况下,还要不断的驾驭遁光躲避海马兽的攻击,并时不时的还要顾及海星兽喷出的乌色气团。

      更有甚者,这少女每当躲过一轮海马兽的攻击,或是利用剑芒击碎补分水柱,想要更近一步靠近海马兽时,便会招遇海星兽为其准备好的毒物层。

      当然,身为金丹期修士的少女,若是在平常的时候,或是单一面对海星兽的话,那她完全不会把海星兽放在眼里,更不用说能逼退她前行的遁光了。

      但问题是眼下,若是少女一不小心种了星毒,那她便会在短暂的时间内,失去对自身意识层面的控制权,白白被两妖当活靶子打,甚至还有没有清醒过来的机会?更加难以预料。

      “师姐!”仰头时刻关注湖面上空,打斗情形的蒋天明,虽然由于境界眼力的原因,很难对战场的形势做出准确的判断。

      但他凭着以往打猎的经验,勉勉强强的做出了一番接近事实的判断,并经过思想上的激烈矛盾后,着手为此忙碌起来。

      只见他先是取出他那小的可怜的疑存储袋,把里面存放的物品通通倒在地上。

      “三条低价绳索,一把低价锄头,一百零八张火符,以及二十三颗草药。”

      然后他又取出少女暂借给他的存储笛,随后利用神识查看起,笛中所存储的物品。

      不一会,他的额头便因为快速消耗灵力的原因,渐渐流出了汗水,这是他跃级查看中品法器存储笛的结果,但他却依旧坚持着寻找,符合他需要的草药:“凤鸣草不行!无尘花不行!不行……”

      “噗!”他咬着牙闭紧牙关强行含住一口血水,在坚持一小段时间后,一口鲜红的血水,便协同五张中品雷符,二十多颗雨石花,几乎一同出现在低价绳索附近。

      天明调整下气息,控制着有些颤动的手臂,拿起沾有血水的雨石花。

      随后他一颗颗的将雨石花撕解,再放入口中咀嚼成末汁,在尽量仔细的涂抹在每张低价符箓上,使其不至于在未被激发前被水打湿,导致失去低价符本有的功效。

      然而,蒋天明看是费劲了全力,将他计划的准备工作妥当的做好后,却发现他体内的灵力回复的速度,却不知为何比往常慢上许多。

      于是乎他遥望一眼,少女在半空中四处躲避的情形,便抬手狼吞虎咽的啃食起,那几朵奇云花、火候果、等杂七杂八的药草。

      不久,二十三颗药草的药力,便在蒋天明运功强行炼化下化作了灵力,击向他那本就临近突破,但却迟迟没能突破的练气五层丹门。

      “嘟!”蒋天明脑子里闪过一瞬水滴落水声,这证明他进入了练气五层。

      但他却没有任何喜悦之感的站起身来,然后他利用丹田内陡然多出的灵力,将一百零一十三张符箓,按照一定的比例,贴服在那三条绳索之上。

      “刘师兄?你快看啊?呵呵!那小子是不是脑子坏掉了?我还以为他有什么好办法协助玉师姐,不!玉师伯呢?”

      尾随蒋天明与少女来到此处,眼下躲在一处树丛后方,也就是之前躲在河对岸,监视蒋天明采药过程的三名倾香宗弟子,其中的一位少女笑嘲道。

      “谁说不是呢?这小子真是够愚笨的。真不知玉师姐,啊不!玉师伯是怎么想的,既然带这小子来本宗外园。”少女左边的男子,点出三人心中的共同疑问?

      “呵!华师妹、谢师弟!稍安勿躁稍安勿躁,好戏还在后面,这小子自寻绝路,也省的事后麻烦。”少女右边的男子,言语之间有所指向的点出他心中的盘算。

      转眼便引起他的同伴一阵追问:“麻烦?什么麻烦?刘师兄?”

      不过男子却故作神秘的不予解答,反而更加关注起湖面上的打斗,当然避免不了的对蒋天明的行为有所留意。

      毕竟他刘健能可不信,一个普通的练气期少年,会无缘无故的得道玉思月的提携。

      蒋天明握着银光盾,大步向着明湖走着,任凭翻涌的湖水拍打着光罩,很快他便来到明湖边缘,并纵身跳入明湖之中。

      湖面上空群星璀璨,伴随着恍如雾气般的点点彩光,撒向湖面上方的战团。而这些光点,就是决定大多数妖兽们,能否进阶三阶的月灵精。

      “啪啪啪!”只见那原本仿佛挂在半空中的五根水柱,在少女挥剑斩碎一根丈尺长短、磨盘粗细的水柱后,便赫然滑动起来坠空射向少女。

      此前吃过五根水柱苦头的少女,仰头一瞧射来的五根水柱,赶忙停稳身形,甩出手中的长锋,顺势掐出一套剑阵手诀春阳剑阵。

      使那脱手而出的长锋,在迎上水柱的途中,瞬间以一化百般的组成一轮,由真假长锋拼搭而成、极速旋转的圆盘。

      圆盘前脚形成,后脚便于那五根水柱相遇,瞬间炸起一片水汽连天的壮景。

      与此同时,只见那对此早有预料的少女,趁机赶忙立刻提升遁速,串入恍如漫天的水汽之中,随后她又急忙甩出那条雪白长沙,冲向那同样被水汽覆盖在内,那只海星兽所在的喷泉水柱方向。

      “哔哔哔!”海星兽隐约见得一道人形黑影向己靠近,机警的喷出几团毒物迎上黑影。

      紧接着只见那黑影,在视线不明的水汽中左躲右躲腾挪数回后,传出一段少女的惊叫声,随之黑影在海星兽的注视下,直线坠向明湖水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