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火虫app直播平台下载

      脑海之中再次响的声音,让陈安夏面色愈发凝重的同时,手中没有迟疑,直接抓起一枚棋子,就要落在那声音所说的位置之上。

      陈安夏已经能够肯定,这出现在自己脑海中的声音,不是自己的灵光一闪。

      至于究竟是什么,陈安夏现在还不知道。

      但是,现在的陈安夏只要知道,这声音能够让自己战胜眼前这令人不爽的小鬼,就足够了。

      没错,原本不敢奢望赢棋的陈安夏,在这声音接连出现之后,心中直接升腾起了赢棋的野望。

      啪!

      随着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就见黑子精准的落在了棋盘之上。

      ‘这一手棋...这一手棋...’

      一柳真介看着陈安夏所下的这一手棋,不禁有些失神。

      陈安夏的这一手棋,并不是应对一柳真介的进攻,而是转手落子在了16行15列,也即是右上角高目的位置上。

      小目是星位旁靠近边线的点位,而高目则是星位旁远离边线的一个点位。

      而陈安夏原本就在右上角的星位之上,落有一子。

      眼下,这两颗并排在一起的黑子,与早先陈安夏下在12行15列的黑子相呼应,再次形成了一个非常规的立二拆三棋型。

      虽然陈安夏的这一手立二拆三,并不会立刻威胁已经入侵右上角的白棋,甚至都不会巩固右上角那岌岌可危的阵地。

      但是,陈安夏的这一手立二拆三,已经构筑了一个防御堡垒。

      如果白棋对此不采取措施,黑棋就很有可能会以这个防御堡垒为踏板,收复右上角失地。

      ‘这家伙...是巧合?还是...’

      一柳真介的心在动摇着。

      不过很快的,一柳真介就平复了自己动摇的心。

      因为一柳真介坚信,不论如何,这局棋的获胜者是自己这一点,是不会改变的。

      不再犹豫,一柳真介直接捏起一枚白子,落在了17行17列,也即是右上角的三三点位之上,直接侵入黑棋右上角阵地的腹部。

      一柳真介的这一手棋,并没有选择稳妥的补一手,而是直接激进的再次向黑棋宣战。

      在这一刻,黑白棋仿若化为了两方军士,一方筑堡防守,一方摇旗击鼓,做好了随时大战的准备。

      一时之间,在这棋局的战场之上,无声的硝烟伴随着令人心弦紧绷的压抑感,正在不断弥漫着。

      不知从何时起,观棋的众人,都不自觉的屏息凝神,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就连三木优子也一样,完全被棋局所吸引,在不断观摩着黑棋的下法,想要从中感悟自己父亲的棋理。

      另一个世界之中,三木苍士再次复刻了一柳真介的这一手三三。

      在看见这一步棋之后,三木苍士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捏棋落子,动作行云流水,令人赏心悦目。

      而三木苍士的这一手棋,仍旧没有回应一柳真介的宣战,反而是落在了左上角,针对白棋左上角星位的白子,来了一手二间高挂。

      这一手二间高挂,也即是落在了与左上角星位白子同一行,且间隔两目的位置

      不仅如此,这一手二间高挂还与本就落在上方中间星位的黑子,形成了间隔两目的大跳之型,相互呼应,进可攻退可守。

      见此,一柳真介的眉头不由紧锁,神色不断变化,手中捏起一枚白子,却迟迟没有落子。

      一柳真介完全没有想到,原本在左上角零散分布的黑棋,在这一手二间高挂之后,竟然被联系了起来。

      此时,在一柳真介的眼中,左上角的黑棋,就像是从原本孱弱的病猫,化为了一只逐渐露出獠牙的的狮子。

      不,更准确的说,左上角的黑棋,从一开始就是一只狮子。

      只不过在此前,这只狮子都在沉睡、在伪装,所以才会看上去孱弱无力。

      现在,这只狮子已经被唤醒...

      似乎是注意到了自己的窥视,在一柳真介的眼中,就见这只狮子猛地抬头,朝着自己发出了一道霸绝的咆哮声。

      “吼!!”

      音浪翻涌,仿若实质一般在一柳真介的耳旁回响,竟然让一柳真介心生惧意。

      这惧意,让一柳真介那颗高傲的心,感觉受到了羞辱,也让一柳真介愤怒了起来。

      只见一柳真介猛地抬头看向陈安夏,双目死死盯着陈安夏,口中咬牙道“你为什么要装作新手?是想要羞辱我吗?”

      也不等陈安夏回话,就见一柳真介第一次面露坚毅之色,口中坚定道“不论你想要做什么,这局棋的胜利者都会是我。”

      “而你,注定要成为我在棋圣之路上的踏脚石。”

      说话间,一柳真介不再犹豫,直接落子。

      一旁观棋的社员们,还是第一次感受到一柳真介如此坚定的信念,不由对一柳真介稍稍有点改观。

      但也仅仅只是有些改观而已,一柳真介在他们心中的印象依旧是不良、高傲、自大、目中无人、不好相处...

      陈安夏在听到一柳真介的话后,则是沉默以对,没有回应。

      因为陈安夏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一柳真介的问题。

      难道要说,我真的是新手,只是脑海中有声音在教我怎么下棋?

      先不说这话有没有人会相信,只说一柳真介的性格,在听到这么‘扯’的话之后,肯定会认为陈安夏是再次羞辱自己。

      这样的回答,不仅没有解决一柳真介的问题,反而让事情更加的复杂,显然不可取。

      至于一柳真介所说的棋圣之路,在陈安夏看来应该就是七大头衔之中的‘棋圣’头衔。

      而在系统发布的世界任务中,棋圣头衔也是其中之一。

      这就意味着,在未来有很大可能,陈安夏会征战棋圣之路。

      只是不知道到那时,在棋圣之路上,一柳真介是跟陈安夏同行,还是走在陈安夏的前方,亦或者是...已经被陈安夏甩在了后方。

      另一边,三木苍士通过自己的女儿,知道了一柳真介的信念,严肃的神色微微有了变化,口中轻声呢喃道“竟然是以棋圣为目标...还真是巧了...”

      说着,就见三木苍士的精气神不断攀升,很快就达到了顶峰,周身更是萦绕着一股慑人的气势。

      在这过程中,三木苍士缓缓捏起一枚黑子,看着眼前的棋局,眼露精芒,口中沉声道“既然如此,就让我以棋圣之名,来回应你的信念吧!”

      “名为一柳真介的少年,来吧,让我好好地感受一下,你想要成为棋圣的信念,究竟有多么坚定!”

      随后,一道黑色流光从空中一闪而过,重重地落在了棋局之上。

      啪!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