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狼直播登录号

      “兄弟们,咋整吧,炸了一天也炸不开这妖塔,总不能开挖掘机来把地基也挖了吧。”经过这几日相处,王大胆也不喊先生了,几人脾气相近,都有股子草莽气。

      苗仁风叹道,“要是能搞到TNT或许就有点用了,不是都说那东西能炸开金库大门么?”

      南先生看着那严丝合缝的大门也是长叹一声:“唉,算了吧,我们在照着之前照片把赦令画回去。”

      “TNT不行,别到时候把这烛龙谷炸塌了我们指定变成通缉犯,不过我又有个想法了。”

      南苗二人眼睛一亮,“快说快说”

      王大胆指着二层以上道:“你们看那些窗户上贴着的符箓,我们揭下一张,从二楼进去,我就不信这窗户跟着大门一样炸不开,还剩一公斤炸药呢。”

      另外两人心里一想,也是,大门炸不开就炸窗户,跟这东西卯上了,进去以后从里面打开大门就行了。

      几人说干就干,互相借力间就上了一楼房檐,看着那巨大符箓虽然心里打鼓,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南苗二人一人捏住一边用力一扯,符箓就掉了下来。

      一阵阴风四起,王大胆缩了缩脖子道:“有用,刚才有股阴风刮过,肯定是里面的妖魔魔气泄露出来了,关键就在这符箓之上了。”

      “那还等什么,塞炸药,把这破塔给我炸开,小爷这脾气也上来了。”不等王大胆动手,苗先生拿着炸药就开始往窗户缝里塞。

      “说的对,炸开,进去大开杀戒,我就不信几个快变成骷髅的老不死还能是我们的对手,我这三尺青锋剑是时候见见魔血了。”南先生拿着那边剑虚劈一下,差点砍到王大胆。

      几人塞好炸药退到远处,‘轰’又一声巨响,这妖塔二层终于破开一个口子,刚好荣一人通过。

      王大胆欢呼,“耶,开了,我去前面探路,你们俩跟上。”

      三人如法炮制,又纷纷借力冲上二层,王大胆一马当先就钻进了洞口,南苗二人也随之进入。

      王大胆见二人入内,指着一具骸骨哈哈大笑:“果然如此,你看这骷髅丑的都看不出是什么东西,像是个马架子。”

      “啧啧啧,这年头,怕是碰一下就这东西就变成骨灰了,你看看骨头上落的灰尘都有一指厚了。”苗先生果然拿手碰了一下,马架子轰然散成骨灰。

      南先生环顾四周说道:“你们有没有感觉进来以后阴森森的,而且看起来这空间很广阔,三五里是有的。”

      镇妖塔是蜀山仙门大能仿造远古时期托塔天王所持兵器所造,内部自成空间,一层大过一层,最底层基座外面看着大,实际在九层妖塔里空间最小,最高一层可是有方圆千里大小。

      这第二层多数是一些凝丹期异兽,越往上妖魔越强,下层关押的大多都是蜀山仙门弟子抓回来的异兽,最上几层所关押的就是实打实的仙之境界妖魔了。

      苗先生刚才一指戳灭一具骨架,心里胆气十足轻松笑道:“在时间面前一切都是虚妄,我们在这二层逛上一逛,要是没有妖魔就继续往上,你看那有两个入口,一个往下一个往上,分明就是供人行走的。”

      其实他们哪里知道,就在他们揭下二层符箓之时,整座妖塔就再也没有封印了,黄色巨大符箓一共八张,是为一个整体,为八卦之数,此塔八卦奇位是前辈大能用莫大法力移动组成一个‘八卦浑天阵’

      只要八张符箓不毁妖塔内部封印就坚不可摧,符箓一毁,内中大妖就再也没了束缚,镇妖塔的核心之处就在于这八张锁困天地的符箓,只要符箓不离塔身,纵使地基被挖妖塔内的封印也能锁死内部空间让妖魔无处可逃。

      “呵,几个小娃娃可是在找妖魔。”

      一道温润声音钻入了大胆三人组的耳朵,冷不丁一声直叫三人心里打颤转过身来,缓缓转身向后看向声源位置。

      只见一背着小木箱,木箱上插着一柄桃木剑,桃木剑上有个莲蓬遮着脑袋的青年书生出现在几人眼前,这书生丰神俊朗又飘逸出尘,一身青衣长袍清清爽爽,浑身气息深不可测远超先天。

      王大胆定睛看清来人,只觉浑身舒适异常,不疑有他连忙发问,“敢问大师与这妖塔什么关系?”

      “大师不敢当,当今是何年代,我是这妖塔最后一代镇塔人。”

      一问一答间三人竹筒倒豆子一般说清了现在的年代,青年脸上闪过一丝讥讽之色转身便离开了镇妖塔,三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青衣书生哪里是镇塔人,分明是大妖阴阳,此妖为山魁得道,跨入仙道即可化为温润男子或婀娜女子。

      夜晚为人行走城镇小巷逢人便问路或问事,满嘴胡诌,若是对方拒绝就露出獠牙吃了对方,白天为兽隐于山间,在古时候,此妖被糊涂道人收入镇妖塔。

      “嘿,这镇塔人真是奇怪,也不跟我们说说妖塔情况。”

      王大胆一回头就看见苗先生两股颤颤,只听苗先生颤声道:“我们可能闯大祸了,刚才那青衣男子可能是大妖阴阳,我曾曾祖父就是遇到了凝丹期阴阳才伤重不治而死的。”

      “传说成就仙道的阴阳夜晚能化为人形,逢人便问,问题千奇百怪,如若答不上来就是个死。”

      南先生宽慰道:“刚才这人温润如玉气质翩翩,分明是个修行贵人,哪里看得出来半点大妖的气质。”

      “名字就是此妖的详细注解,阴阳,一体两面为兽时残暴异常,为人时温润如玉或婀娜多姿,哪怕乱回答问题都不会有危险,但只要拒绝回答立刻就血溅当场。”

      南先生和王大胆听到这里也是打起了退堂鼓,人类对未知事物的恐惧往往能战胜内心的求知欲和冒险精神。

      “桀桀,千年时间弹指过,长风剑尊你想不到吧,我无首有重见天日的一天。”

      又是一道尖细声音,“你这三个小娃子不错,修为虽弱却是帮了大忙,我修魔道不杀你三人。”

      此刻的坑货三人组哪里不知道自己闯了大祸,被莫大法力束缚连手指都无法动弹,面前突然出现的妖魔真的就没有头颅,身高三丈,两只眼睛长在脖子上,两只手上分别有两张嘴,嘴里细密牙齿密密麻麻。

      这无首眼里突然露出惊恐之色大叫一声“它来了”就没了踪迹。

      整座二层空间飘起了蒙蒙血雨,坑货三人组还是不能动,苗仁风颓丧之余只能轻叹:“吾命休矣。”

      “哈哈哈,两千年,整整两千年,嘻嘻,还有三个肉食。”

      “嘿嘿,吾是谁,这是哪?”

      “嘻嘻,我是蜀山剑尊。”

      “啊~我的头好痛,我到底是谁。”

      “我是蜀山掌教,我是蓬莱圣女。”

      “不对,我是大妖蚁幻。”

      三人眼前出现一个血光缭绕的人影,此人像男又像女像兽又像虫,形态不断变化,血光随着形态变换而变换。

      南先生为了保命,灵机一动,“掌教啊,你是我们蜀山掌教啊,小的这是来接你的,恭喜掌教神功大成,出关之日千人来贺。”

      这话一出,那不断变换的血光和人影就定了样子,变成一男子,呵,好一个绝世美男子,皮肤细腻光滑闪着莹莹宝光,丹凤眼睛下一根鼻子恍若玉雕,那薄唇殷红如血。

      “对,我是蜀山掌教。”这男子这一刻就变成了掌教大人。

      到这里蜀山镇妖塔就没了其余妖魔,千年时间修为较弱的要么就成了大妖血食,要么就变成一捧黄土,最后三只妖魔互相忌惮牵制才有了如今这局面。

      大妖蚁幻在塔里关了两千年,本就是个奇异生灵可变换形态,这两千年时间被活活关成了神经病,在妖塔里随便变换身份自娱自乐,这一刻在南先生的引导下就认为自己真是那蜀山掌教。

      它故作姿态拿捏道:“你们三人今日就随了我做个仆人,我闭关两千年,对这世道不甚明朗,庆贺之事就此作罢,这就随我出山吧。”

      坑货三人组肠子都悔青了,现在终于知道了妖魔手段,连动弹都不能怎么历练除妖,这世道乱了,先不说阴阳到底会害了多少生灵,光是那无首就可屠仙灭神弹指灭城。

      好歹是保下了性命,被收为仆人终于可以行动了,王大胆高呼‘掌教仙福永享寿与天齐’哄的蚁幻甚是开心,赐下三道血光,血光诡异莫测,实在是为了保命,三人不得不把血光融进了身体之中。

      血光入体,三人境界哗啦啦就涨了上来,纷纷突破到先天顶峰只差一步就能成就凝丹。

      “你们三人去给我找些血食来,饿了千年要补充一下。”

      “掌教大人,咱们蜀山仙门一直都是吃素的。”

      “嗯?那从今天蜀山就改了规矩,随我吃荤,不吃的话我就吃了你们。”

      坑货三人组欲哭无泪,这大妖魔喜好无常,言下之意在明显不过,你不给我找吃的我就吃你们,哪怕已经把它忽悠成了掌教却也改变不了习性。

      谁能跟神经病讲道理啊,只能顺着神经病的喜好去做事,王大胆来时就见到烛龙谷不少野生动物,也不敢在反驳,领命寻血食去了。

      离开不久他一拍脑袋,急忙掏出卫星电话发了条短信‘蜀山仙道妖魔出世,如实上报,动员人手回各大山门搬救兵’。

      接受短信之人就是那龙组组员沈晓娜,王大胆也有点喜欢这个女子,发给她是希望她如实上报以后老实回宗门里躲着,也算了了一份感情,毕竟被妖魔拿捏住了也不知道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