泷泽萝拉第三部名字

      梁凡小声地走出了祠堂。

      与他一同走出的有梁英和梁雄。

      两兄弟从小话就不多,只是跟梁凡点下头就走回了自家茅草屋。

      梁凡眼神略显复杂。

      目送两人离开之后也转身回到了自4己的房间。

      躺在床上。

      梁凡没有立即感悟无上符诀。

      而是闭眼,开始回忆今日所见的总总诡事。

      其中最让他震惊的是:

      1、整个村子竟然只有他一个是活人。

      想想都惊悚。

      在这村子生活了23年。

      与它们相处了23年。

      自己竟一直看不出它们的真身。

      整个村子。

      除了自己。

      整整一百五十七人。

      全部都是拥有人类意识的诡异。

      他们出于某种目的隐藏在这,还救下当时出现在村口的自己。

      除了生机,他们与人类无异。

      有喜怒哀乐,也有生老病死,表面看起来更像是正常的人类。

      要不是有功德之眼探知真相。

      自己恐怕永远都不会知道。

      相处了二十三年的亲人们竟然会是诡。

      想想自己在他们面前讨论如何避免诡异。

      想想自己在他们面前研究击杀诡异的方法。

      想想不久前自己在他们注视下击杀掉诡异。

      想想自己…………

      “这世界还真是让人忍不住迷茫啊!”

      梁凡自语,而后心神开始沉入到拔舌地渊之中。

      现在。

      他要开始审探簸箕山的秘密了。

      是的。

      簸箕山也有秘密。

      梁凡预感,它们可能与村子有很深的联系,甚至就是为此才存在的村子。

      意识来到拔舌地渊。

      化作阴司无常降临。

      当察觉到梁凡的存在,地渊中的十八只诡异开始剧烈挣扎起来。

      奈何舌头被铁钳夹住,任它们如何挣扎也没用,这反而还会加深舌头上的疼痛。

      那是直深入骨髓的痛。

      梁凡巡视。

      发现这些诡异只是初具意识,除了本源自带的杀戮意识,其它就像一个五六岁幼童一般充满了空白。

      梁凡选中一只较为清醒的,松开了它舌头上的铁钳。

      “杀……杀……杀杀杀!”

      这是一只四肢正常,但身体却是卷缩在一起的诡异。

      它的面孔长在头顶浓密头发里。

      落地后一阵扭曲。

      而后嘶吼着冲来。

      梁凡心念一动,地渊黑焱瞬息化作火链将其缠绕,拉进了身前。“诡异?”

      “嗬嗬……人……”

      它果然有模糊意识。

      “你的来历……活多久了…………有什么记忆……”

      梁凡开始询问。

      问题很跳跃,有时是它的习惯日常,有时是簸箕山中的大诡异隐藏地,有时还会隐蔽提起那只藏在地下最深处的大恐怖。

      这只诡异意识模糊,前面几个问题梁凡都得到了回答,只是在那只大恐怖时它突然就疯癫起来,不顾黑焱的束缚向梁凡嘶吼着,恨不得扑上去撕碎了他。

      这是一种规律。

      从簸箕山直接影响到它。

      不让它透露有关大恐怖的信息。

      这是一种很不好的现象。

      说明目前的地渊还不能屏蔽大恐怖级别的规律。

      到时若是对上,恐怕连诡力都来不及转换就被限制了。

      梁凡停止了对这只诡异的询问。

      它的意识再次紊乱,已经问不出什么了。

      将其夹舌,重新挂到了黑焱之上,梁凡摄来了另一只诡异。

      大眼、

      小耳、

      无口、

      这只诡异很瘦弱,但身上的罪业却是最深重的。

      “…………”

      梁凡重复问题。

      瘦诡看起来很安静。

      似乎也有认真的在听。

      但梁凡却看到它身上的罪业开始沸腾了起来。

      它在酝酿着什么。

      虽然感应不到,但却知是害人的规律。

      “山里…………”

      实力越好大恐怖的规律束缚貌似就越弱,这只瘦诡透露了许多。

      其中就有洞窟诡婴。

      据它交代。

      那是御鬼者突然闯出引发的后果。

      具体原因未知。

      它只知道诡婴原本就存在,但却是在那群御鬼者闯入之后才拥有的意识,似乎要不了不久就要成型了。

      瘦诡很老实的蹲着。

      知无不言。

      但却只有梁凡才知道这家伙是有多狡猾。

      它的规律就是通过对话散发。

      说的越多规律就越强。

      梁凡可以通过黑焱将规律焚毁。

      但却没有那么做。

      因为他想试验一下地渊对诡异们的束缚到底有多强。

      同时也想看看自己在这地渊之中是否绝对的安全。

      这很重要。

      不然哪天突然被某只强大诡异反噬,怕是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规律还在变强。

      已经快要覆盖梁凡的整个意识。

      就在这时。

      噗~

      地渊之中突然腾起一股浓郁黑烟。

      随之而来的是无尽的黑焱。

      以为就要成功。

      瘦诡的狰狞才刚浮现就变成惊恐。

      来不及尖叫,整个身体瞬间便被黑焱焚成了虚无。

      阴司威严不可犯。

      触之必死。

      这是地渊规则。

      瘦诡为其它诡异竖立了榜样。

      用死亡证明了规则。

      一时间地渊里更加安静了。

      其它有小心思的诡异也都安分了下来。

      梁凡目光微移,落在了第三只诡异身上…………

      …………

      一个小时过后。

      梁凡审完所有诡异,意识离开地渊回到了现实。

      共得到三条线索。

      第一条:

      有大群御鬼者闯进过石洞。

      具体原因未知。

      在此期间他们捕捉了大半大诡异,手段高明,诡异们连最基本的反抗都做不到。

      他们的闯入貌似惊动了大恐怖,然后诡婴的意识诞生了。

      第二条:

      整个簸箕山其实就是一具诡异的躯壳。

      来历未知。

      唯一一条规律就是限制山中的诡异。

      强行离开便会遭到抹杀。

      似乎与在地底沉眠的大恐怖有所关联。

      至于第三条:

      簸箕村许久以前就存在。

      用某只吃过亏的话来说就:“村里的人诡很恐怖,他们经常上山捕抓诡异,有的还会生食,是簸箕山中的第二大恐怖。”

      还清晰记得那只诡异提及这件事时的恐惧目光。

      在它的脑门上还有一排牙印。

      据它说就是被某个凶神恶煞的村名咬的。

      而它之所以能够存活是因为味道太苦了。

      不好吃。

      …………

      回忆三条大线索。

      梁凡的眉头越发的紧皱了。

      “唉……线索太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自语一声,梁凡干脆闭眼休息,就这么放松警惕的沉睡了过去。

      也许是忙活了一夜太累了。

      房间里不一会便响起了呼噜声。

      过后不久。

      一丝黑线突然出现在墙角落,无声扭动。

      在探查着什么。

      梁凡在床上沉睡,对此似乎毫无察觉。

      黑线延伸至他的额头,默默注视,而后凭空消散在了房间里。

      梁凡眼皮微微颤动。

      随后呼噜声变得更响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