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野ゆりあ步兵

      白日里看着还算乖巧几分,晚上苏兮就又浪翻了天。

      “半夏!”苏兮手中把玩着扇子,吊儿郎当的冲着半夏喊道:“给本少爷拿个麻袋过来,快点!别耽误了我的大事儿!”

      半夏闻言忙不迭的找了个麻袋过来,她小心翼翼的递给苏兮,“小姐,你要麻袋作甚?”

      “套头!”苏兮漫不经心的回了两个字,“行了,今晚不用你伺候,快去睡吧。”

      她得去和某个给她找麻烦的人好好的说道说道去。

      这婚约……

      她怕他有命定,没命成!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先把他害自己禁足的仇报了。

      半夏还没弄懂套头是什么意思,就被苏兮给推了出去。

      没了半夏在面前碍眼,苏兮换了一身黑色男装,将一头青丝束起,一派英俊好儿郎模样。

      将麻袋装好,苏兮就甩着扇子,慢悠悠的晃出了门。

      苏兮凭着自己的记忆,从各家屋顶上一一越过,最后来到了萧润寒的润王府。

      身为盛京第一女纨绔,苏兮自是连萧润寒的居所都打探的一清二楚。

      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苏兮很独定的认准了萧润寒的寝室。

      她悄悄的推开门进去,结果里面空无一人。

      大晚上的,一个病秧子能去哪里?

      正想着,她好像隐约听到了一阵水声,她顺着声音寻过去。

      一双白皙拿着帕子的手正缓缓扬起,擦拭自己的肩膀。

      目光所到之处,那人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莹白如玉,差点晃瞎苏兮的眼。

      苏兮立刻后退一步,发出了细弱的声响。

      “浮生?”萧润寒的声音响起,语气里夹杂几分不悦,“本王说了,沐浴不用人伺候,你进来做什么?”

      苏兮的手捏上了身上的麻袋。

      正犹豫着要不要套上去。

      得不到回应,萧润寒转过脸来。

      苏兮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上前,打算套住萧润寒的头,只要他看不到自己的脸,那就都不重要。

      就在苏兮要成功的时候,萧润寒的手却捏住了苏兮伸过来的手腕。

      苏兮神色一僵……

      妈的,被抓住了!

      萧润寒一个用力,苏兮没控制住身体,直接被萧润寒给拉到了浴桶里。

      苏兮栽倒在浴桶里,被水呛了一下,然后挣扎着出来。

      一抬头,苏兮宛若落汤鸡的小脸就对上了萧润寒那双充满冷意的眸。

      一瞬间,空气凝固成冰,尴尬到了极点。

      “那个……”苏兮心知不妙,急切的道:“我……我可以解释的!”

      “解释?”萧润寒声音极冷,他一手搭在苏兮身后的桶壁上,一边逼近苏兮,“大晚上的,苏姑娘这是不甘寂寞,想要来与本王洗个鸳鸯浴?”

      明明是病弱不已的人,可这样逼近,依然带着一股子属于男人该有的滚烫气息,那眼神,也是越发危险。

      这样的姿势实在太过暧昧,苏兮着急的想要从萧润寒的手臂间逃出,可那空隙根本就容不得她跳出去。

      她脸色一沉,再度把自己没入了水中。

      水很干净,能清晰的看到水下的景物。

      苏兮:“!!!”

      看到了长针眼的东西,苏兮一个用力推开萧润寒,身体同时向上,便离开了浴桶,在空中旋转几圈,落在旁边的地上。

      “流氓!登徒子!”苏兮愤愤的道。

      萧润寒脸色也难看至极,隐约还带着几分被看光了的愤怒。

      他一抬手,抓起旁边衣架上的衣裳,快速的裹在了自己修长的身躯上,下一刻,他便出了浴桶。

      两个人目光对视,瞬间空气里火花四溅。

      “流氓?登徒子?”萧润寒眼神讥诮,口中的话也充满嘲弄,“苏姑娘深夜到访,来观赏本王沐浴,当真是好兴致。”

      苏兮理亏却还倔强的开口:“你以为本少爷想看你?浑身上下没有几两肉,弱小的和白斩鸡有什么区别?”

      “你说什么?”萧润寒神色冷凝,寸寸目光凝成冰,“你再说一遍!”

      不管是什么男人,都不能容忍旁人说他弱小!

      苏兮抖了抖,坚决不去。

      她是谁?

      她可是盛京第一纨绔,让她说她就说,她不要面子的吗?

      看着那全身湿透,湿衣服将身材勾勒的玲珑有致却满脸倔强的女子,萧润寒的眸光突然又闪了闪,他后退一步,猛烈的咳嗽起来。

      他的身体突然弯曲向下,身体蜷成虾子,看起来格外痛苦。

      苏兮也顾不了许多,直接上前,扶住要倒下的萧润寒,“你怎么了?”

      在月光的映衬下,萧润寒苍白的面色入了苏兮的眼,他控制不住的咳,好像一个不注意,就能咳的背过气去。

      萧润寒不答,只是神色越发痛苦了。

      “你……”苏兮有些慌张,连和萧润寒靠那么近她都没有注意到,她伸手轻轻拍打萧润寒的后背,“你别咳的那么吓人,我们的婚约还没掰扯清楚呢,你可不能把自己给咳死了!”

      萧润寒费力的掀了掀眼皮,困难的看了苏兮一眼。

      为什么这话他听着感觉那么不对劲?

      没掰扯清楚之前不能死,那掰扯清楚之后就可以随便死的意思吗?

      想着,萧润寒咳的更厉害了,脸色也更苍白了。

      “九皇叔?九皇叔?萧润寒!”苏兮喊着萧润寒,却得不到回应,随后她脸色一凝,似是做出了极大的决定,然后一手捏住了萧润寒的脉搏。

      片刻之后,她神色骤变,一把将萧润寒推开,冷笑道:“九皇叔还真是好演技啊,差点被你骗过去!”

      那脉象明明强健有力,健康的很!

      萧润寒被推的踉跄一步,他一手捂住胸口,当着苏兮的面吐出一口鲜血来。

      苏兮:“???”

      什么情况?

      他的脉象明明……

      苏兮想不到其他,只能先移到萧润寒的身边,再度扶住他。

      “咳咳……”萧润寒咳嗽一声,又吐出一口鲜血。

      苍白的唇瓣染上鲜红的血,血珠又从唇瓣上滚落,竟有几分说不出的妖冶之美。

      就在苏兮不知所措的时候,萧润寒猛地伸手在苏兮身上点了两下,也没有起身,就这么靠着桌子腿,不停的大喘气。

      苏兮瞪大眼,“你……你……你放开小爷!”

      这病秧子竟然点了她的穴道!

      可恶!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