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k4pp手机看片福利盒子

      众人骤然慌了,一个七八岁深宫后院长大的小女孩,独身一人被恐怖的人群洪流席卷吞噬,下场可想而知。

      徐皇后面色惨白,虽身为皇后,终究是个女子,声音中带着哭腔,若非徐妙锦扶着,几乎站立不住,“快……快……快……”

      说不出话来。

      黄昏理解徐皇后的失态。

      这可是宝庆。

      太祖六十八岁时才生下宝庆,对其疼爱异常,驾崩时甚至因为担心宝庆无人照顾,而免了宝庆生母张美人殉葬。

      朱棣来到应天后,对宝庆也是个宠溺有加。

      她要是出了事……

      以朱棣的铁血手腕,今儿个众人除了徐妙锦两姐妹,其他人都别想活命。

      甚至徐皇后的后位都要受到冲击。

      先进入早食店,冷静安排,道:“娘娘和锦姐姐,你俩带着与弼他们从后门离开,先去徐府等我们的消息。”

      对其中一名侍卫道:“你去保护娘娘。”

      又对另外三人道:“我们循着人流去找公主,希望没事。”

      这时候不能自乱阵脚。

      众人立即行动。

      黄昏和三位大内侍卫立即到街上。

      四人很怕在那些横陈的死伤中看见宝庆公主的身影,却又害怕找不到,如果这里面没有宝庆,那么她必然在远处被京营士卒拦下而乱成一团的人流中。

      想一下就觉得头皮发麻,在那种情况下,宝庆几乎不可能活下来。

      洪流拍在京营士兵不知道用什么手段形成的“堤坝”上,无数人被拍死在上面,更多的却是被江湖践踏而死。

      不得不说,京营和应天府衙准备充分,将洪流拦下之后,立即分流疏散,旋即又有大队人马从远处冲来控制火势。

      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绝望。

      长街上并没有宝庆的身影。

      来到人群洪流被阻断的地方,这是最惨烈的地狱,数百人被阻挡在这里,除去已经分流离开的人,现场留下了七八十具尸体。

      几人的心不断下沉……

      满目疮痍。

      尸横遍野形容此刻或者有些过,但也差不到哪里去,几十具平民尸体摆在地上,有些甚至已经不成人形,着实触目惊心。

      黄昏终于知道京营是怎么堵住洪流的了。

      上百名京营士卒手持盾牌形成厚重人墙,形成坚不可摧的堤坝,同时,京营士兵将长枪架在了盾牌前面威慑洪流。

      这完全就是拒马阵!

      手无寸铁的百姓,撞上披甲持盾架枪列阵的军队,后果可想而知。

      当然,架枪本是用来威慑,但大明的京营实在太弱鸡,有一些士卒被洪流吓破了胆,在即将撞上的一刹那竟然没有收枪。

      于是洪流最前面的一波中,甚少有二十来人被长枪穿成了糖葫芦,后面的人见状恐慌,竭力后退时,又形成一堵墙,这才阻断了洪流的继续席卷。

      但后果却是更多的人被踩踏至死。

      不得不承认,京营和应天府衙的应对极为果断而且正确,这样会死不少人,可任由人群洪流席卷下去,死伤只会更恐怖。

      两相权害取其轻。

      黄昏和三名大内侍卫此时如打扫战场的老兵,在尸体堆里挨着挨着寻找,不敢遗漏任何一具尸体。

      有京营士兵上前喝道:“尔等那人,还不速速离开,休要误了性命!”

      一位大内侍卫掏出腰牌上前,和京营士卒小声说了几句,没敢说实情,只说重要人物走散了,那士卒闻言后点点头,“那你们快点。”

      黄昏越来越紧张,最终长吁了口气。

      没有发现宝庆!

      和三位大内侍卫碰头,小声道:“庆幸的是,公主并不在这里,应该是侥幸逃离了洪流,我们必须尽快找到她。”

      三个大内侍卫精神一振,只要公主还活着,一切都还有挽回的余地,其中一人小声道:“要不要让京营帮忙?”

      黄昏沉吟一刹,“先别。”

      这个时候不用指望应天府府和京营士卒,他们在为这场惨变的善后绞尽脑汁,哪有心情和精力帮着寻人。

      最重要的是,不敢。

      今夜的应天府有点反常,总感觉这场大火来的诡异,京营作为京畿安防力量,除开维持秩序和治安兵力,其余兵力绝对不能擅动。

      谨防发生更大的乱子。

      黄昏又继续道:“我们分头行动,一人负责一个片区,我先去徐府知会娘娘一声,不管找没找到,一个时辰后都在正阳门外碰头。”

      无人异议。

      时间紧迫,四人立即分开行动。

      黄昏心中有不祥的担忧:先前的混乱中,宝庆很可能被人趁乱拐了,超过一个时辰找不到她的话,只有惊动朱棣。

      经历过这场大变,街上的人早就惊惶四散,此时冷冷清清,只有众多的京营士卒和应天府兵丁、捕快从四方汇聚过来奔向火场。

      黄昏回首看了一眼,火势越来越大,竟然有控制不住的架势。

      这火来得确实诡异啊。

      直奔徐府找到失魂落魄的徐皇后,简单明了的说公主虽然失踪,但至少还活着,这是个好消息,娘娘您先回宫。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朱棣不可能不知道,必然会担心徐皇后的安危。

      徐皇后回宫,吴与弼则和唐赛儿暂时在徐府。

      安排好后,黄昏急忙出发。

      游走在他要搜寻的片区,不放过任何一个女孩子身影,也不放过任何有异常行为的行人,可在偌大的应天城要找一个人谈何容易。

      街上人已经不多,还有一些看热闹的人,其中主要是火场周围的商户和住家,担心火势控制不住蔓延,站在坊子外面远观。

      只要情形一个不对劲,都是要收拾细软逃命去的。

      如此情形下,那些繁华的花灯此刻便显得极其的冷清,而且讽刺……去岁人看花灯忙,今年花灯看人悲。

      如此寻寻觅觅,黄昏找寻了大半个时辰,眼看正阳门在望,也没看见宝庆的身影,心中只能暗暗祈祷,希望那三个大内侍卫能找到。

      站在正阳门前的广场,周围人来人往,人心惶惶。

      黄昏内心忧郁。

      完了。

      只有惊动朱棣。

      应天城这下又要鸡飞狗跳草木皆兵甚至血流成河了!

      这场大火来得很诡异。

      那么巧,恰好就在自己和徐皇后等人旁边?

      说不是阴谋,谁信。

      可是又有谁知道徐皇后会微服出来赏看花灯呢?

      正阳门大开,此时又有数百京营士卒从门中出来,显然朱棣也知晓了走水的事情,派出部分驻防大内的京营士卒来处理灾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