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性高爱潮视频

      走出别墅,东方烈突然看到天空中有个巨大的人影。

      他心里一沉。

      此时,东方已经微微泛白,清晨刚刚来临。

      在朝阳的第一道金光刺穿下,无比巨大的皇帝阴影变淡了很多,但面积仍然十分惊人,沉沉的压满了半边天。

      东方烈知道,那是一个象征,

      狂妄的表达着皇帝本人对整片领土、以及这片土地上生存的人们的掌控与监视,也表达了他的地位。他永远高高在上,他就是天空。

      如此狂妄而巨大的力量,以至于从来没有人敢与他抗衡。

      除了我。

      ……

      突然东方烈身上冷得直起鸡皮疙瘩。原来清晨的冷风一直吹来,而此刻他还是**的,只围了一条桌布,

      他一路小跑起来,先是从窗前取走了那串风铃,不知道为什么,他特别喜欢风铃的声音。然后急急离开了别墅。

      他在一家平民的屋子外,晾的衣服里偷了两件。

      现在该去哪儿?他琢磨着。

      突然感觉手腕发痛,低头一看,吃了一惊。

      只见一条紫色的锁链正在爬上他的手腕,紧紧的缠住。

      “喂!喂!怎么回事!”东方烈叫道,无论他怎么甩,也无法将那魔法形成的锁链甩掉,他又被绑住了。

      契约不是已经被取消了吗?这是怎么回事?

      一张魔法卷轴在他面前展开,上面写道:

      “由于宠物契约解除,自动引发了本条约的成立——魔女的愿望契约。”

      东方烈忍不住恨恨的骂了一句:“阴险的魔女!”

      原来,宠物契约的全文他并没有看完。在契约上有一条约定,如果宠物契约被解除,代价是自动签署一个更严格的契约。

      魔女们就是通过这种方式,来确保契约得到有效执行的。

      眼下这个新的契约说了什么呢?契约内容是:完成任意两名魔女的愿望。

      好像也不是很可怕,东方烈寻思道,如果魔女的愿望很简单呢?

      他伸手在“魔女的愿望”几个字上点了一下,顿时有新的文字展开,

      “以下是一些最新的魔女愿望……

      多情魔女:希望能够帮我找到一个如意的丈夫。……”

      看到这一条,东方烈摇了摇头,这条他肯定办不到。

      难点并不在找丈夫这事上,关键在于,这个许愿人,是多情魔女。

      她会不断的爱上有魅力的人。多情两个字不是白叫的。想要让她长久的锁定一个人作为永远的爱恋对象,完全不可能。

      无论她现在真诚的爱着谁,三分钟后也许她就会爱上街角碰到的另一个人。没有一个人能让她坚持走完恋爱和结婚整个过程,

      说不定婚礼前一天她也会跟什么人跑了。

      东方烈再看第二条愿望:

      “面具魔女:把自己变成一具英俊的新鲜尸体,献给我。”

      我靠,这个愿望更离谱了。东方烈想道,什么样的人会自愿满足这样的愿望啊?

      如此看来,愿望契约比宠物契约难了许多。如果他想要撕毁愿望契约,代价会是生效一个更难的契约。

      东方烈明白自己掉入了一个大坑中。

      怎么办?可能必须要硬着头皮,想办法去完成两条相对简单的愿望。

      他又看了下面一条愿望,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需要聪明孩童的新鲜心脏,越多越好。”

      许愿人的名字被涂黑了。证明这个魔女有隐藏自己的能力。从她想要的东西来看,这是一个邪恶的家伙。

      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聪明的孩童,东方烈心里就猛的一跳,他不愿意再继续看下去了。

      他开始思考自己原来这个身体,名叫诺曼的年轻人,他的身份和经历是什么。他是谁,是怎么来到魔女的别墅的?

      东方烈的身体开始努力回忆——

      在五天前,也许更久,诺曼手牵着一个小女孩,正在商品大街上闲逛,他们吃着甜食,女孩好奇的四下张望,不停的问着各种问题,

      突然,一个带着奇异香气的女人擦肩而过。

      诺曼手里的甜点掉在了地上。他毫无抵抗力的转向了那个女人,那就是缠绵魔女。

      接下来,诺曼似乎丢了魂,眼睛直盯着魔女走路婀娜的身姿,两耳听不见任何声音,一直跟着她,最终消失在人群中。

      女孩的声音在街道上回响:“哥哥?你在哪儿?诺曼?……快来找到我啊……我害怕……”

      东方烈从回忆中醒过来。他想起了这个叫诺曼的年轻人有一个妹妹。

      被独自丢下的妹妹,她怎么了?已经过去好几天了,他必须马上回家,

      自己失踪的这几天,这可怜的女孩是怎么过的,她会饿吗?会出什么事吗?

      凭借着记忆,东方烈花一小时找到了“自己”的家。

      啊,这么简陋吗?东方烈望着破小的房屋,心里这么想道。

      他刚刚从魔女别墅那豪华得不切实际的地方出来,再次看到贫民屋,十分的不适应。

      他推门而入,开口喊道:“我回来啦!”

      可是没有人回答。

      这个小住宅一共就两三个不同的房间,转眼他就找了个遍。他心里产生了一种不妙的感觉。

      家里没人,而且,感觉上没人已经有几天了。

      难道,诺曼跟魔女走失那一天开始,妹妹就没有回来过?

      他把风铃随手挂在窗上,开始聚精会神的查看这房子里的一切。

      厨房里没有任何吃的,锅具都是冷的,相关的回忆开始鲜活起来。他看到妹妹哭着对他说:“哥哥,我饿!已经没有任何吃的了!”

      东方烈叹了一口气,自己这个家,是有多穷啊。这才是自己以前穿越时会碰到的正常状态。

      小客厅里,只有简简单单的小桌,他记起了妹妹在桌前,兴高采烈的叫:“哥哥,12乘以13,等于156!我心算出来的!”

      看来是个很聪明的孩子呢,东方烈心想。

      妹妹的卧房,床上是整齐的。没有异样。家里没有入侵的痕迹,当然,这么赤贫的条件,引不起任何盗贼的欲望。

      什么线索也没有,该怎么办?

      突然东方烈眼珠一转,想到了一个关键词,聪明的孩童?

      无疑自己的妹妹是非常聪明的,正符合那个隐藏魔女的需要。妹妹失踪会与她有关吗?如果落入魔女之手,那麻烦可就大了!

      想到这里,东方烈十分紧张,他连忙再次轻点契约的腕链,只见魔法卷轴展开。

      他不确认是否可以通过愿望契约来联系那些魔女,

      但如果真要满足某个魔女的心愿,联系对方总是必不可少的,他用手触动了那个本应是名字的“████”部分。

      一阵涟漪从空气中传播开来。片刻后,一个声音从卷轴里传出来:“什么人在呼唤我?”

      这是一个经过伪装的声音。除了对方是一个女的,什么都听不出,判断不出对方的年龄、口音。

      东方烈开口说:“你需要聪明孩童的心脏?”

      那个伪装过的声音反问:“你有货源?”

      “你想用来干什么?”

      “不能问。”伪装的声音干脆的回答。

      “还有别人给你提供这种……货源吗?”

      “人贩子图鲁死后我的货源就断了。我现在急需更多的进货补充。”

      人贩子!东方烈感觉有了一条线索。

      他继续追问:“所以,你最近没有收到新的货源吗?”他想确认的是,妹妹有没有可能在对方手上。

      “已经一段时间没有新货了,”那个声音不耐烦的说:“你的问题太多了,去给我找到聪明的孩童来,或者给我提供新的人贩子,我都可以为你勾销契约的一条束缚。”

      说完卷轴就直接关上了,相当于对方挂了电话。

      虽然听不出对方的口音,但从说话的口吻来看,对方相当高傲,而且使用了一些书面词汇。

      东方烈推测,对方有贵族或上流社会的生活方式。所以,这个黑暗的匿名魔女,是来自上流社会?

      对方两次提到了人贩子,说明失踪孩童与人贩子的关联性很强。

      东方烈感到事不宜迟,他马上赶到了城中的治安官大厅。

      这里是个乱糟糟的地方,大量的平民人头挤挤,在大厅的门外吵闹着,

      在这里,每天治安官要处理大量的打架、偷窃、各类犯罪事件。

      大厅外有一块看板,那上面挂着许许多的悬赏告示。跟魔女别墅里看到的那些一样。

      平民们被拦在大厅门口,吵闹着,对大厅里的官老爷们喊话。

      有的人叫道:“邻居杀了我的猪!我要求抓他进监狱!”有人叫道:“请让我探一下监,在妹夫死之前我想见见他,求求你了……”

      东方烈拨开人群,用力的挤进去,伸手抓住一个看上去像是公务员的家伙,叫道:“我的妹妹失踪了!”

      公务员不耐烦的拨开他的手,“有金币吗?去外面贴一张悬赏吧,会有赏金猎人帮你找的。”

      “什么?”东方烈瞪大了眼睛,“我是来报案的,你们不负责查找失踪人口吗?”

      公务员拍了拍门外那张看板,让他看看纸张有多厚,那些新的悬赏会直接贴在旧悬赏的上面,新的遮盖住旧的,那些纸层层叠叠,都有几寸厚了。

      “失踪的人不计其数!”公务员吼道,“有钱的话就悬赏试试运气吧!治安官是没办法一一去找的!”

      东方烈感觉难以置信,旁边的人马上把他挤到了一边,“你没什么重要的事,让开!老爷!大人!请听一下我的情况……”

      东方烈被推出了人群,气得大吼,“女孩失踪了还说我没重要的事?这事没人管吗?!”

      “在这个世界,儿童失踪往往不被认为是大事。”旁边一个人接话说。

      那是一个穿着劲装的男人,皮肤很黑,腰上插着匕首和长剑,嘴里在嚼一根小树枝。“失踪和死亡在这个城市太司空见惯了。儿童死了或是消失了,一般都不重要,再生一个就是了。”

      东方烈听了这话,非常生气:“儿童失踪不重要,那什么才是重要的事?”

      “家里的主要劳动力死了,才是严重的事。”那个黑皮说,“还有,富人或贵族家里出的事,是最重要的。”

      这就是黑暗的魔法世纪的社会真实情况。

      东方烈打量了一下那个黝黑的男人,“你是赏金猎人?”

      “没错,你有金币的话,我可以帮助你。”

      东方烈当然手头一个子都没有,今天早晨,他连衣服都没有一件。

      “抱歉,没钱帮不了忙。”猎人一眼就看穿了他的窘迫。

      他拍了拍屁股准备走开,“我还有别的案子要忙呢,一个漂亮小伙子被一个富商太太杀了,谁能相信这种事呢,尸体居然还撒了保鲜剂……”

      那男人本来只是自言自语,东方烈却像是被触动到了:“保鲜剂?”

      猎人狐疑的回头:“怎么,你知道些什么?如果情报确实有价值,我可以付你钱。”

      东方烈沉声说:“也许我真的知道些什么,但我要先见见那个撒保险剂的女人。”

      其实东方烈什么也不知道。但是,他不止一次的看到,魔女对尸体的要求,是新鲜!

      他有一种预感,赏金猎人口中的事件或许会与魔女有关,没准还与人贩子有关。

      猎人说,“要见撒保鲜剂的女人不难,”他朝一边摆了摆头,“她已经被关进去了。”

      赏金猎人果然有他的路子,在大量平民被拦在治安大厅门外的时候,猎人跟守卫打了声招呼,带着东方烈,直接进入了阴暗潮湿的牢房。

      “这个案子值50个金币。”猎人一边走一边说。

      “50个金币!”

      50个金币可是很大一笔钱。2个金币够一个做苦力的男人养家了。

      “别动心的太早了。”猎人说:“只有证明富商太太是无辜的,她丈夫才愿意付这笔钱,但这是不可能办到的,因为这女人的罪行证据确凿。”

      “怎么说?”

      “这个富商,对太太频繁出轨一无所知。我已经访谈了几位人证,他们都证明了太太晚上会偷偷溜出去,去一些不太光彩的地方……”猎人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