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叉美女动态图片

      风吹渐黄的叶子飘过走来的脚背,唐人街上,还是如之前人来人往,王如虎穿过牌坊,走过长街,隐约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越往里走,两边的店铺的人交头接耳嘀嘀咕咕不知说着什么。

      转眼,龙记茶餐厅前方,围了不少人,见到高大的身影走来,连忙散开,脸色多有些奇怪。

      王如虎心里顿时泛起不好的预感,拔腿朝小巷里跑去,周围看着的人,顿时一个个又围上来,指指点点。

      “这个阿虎好像就是住这里。”

      “哎呦......不知道哪个女人怎么样了?”

      “不知道,应该没死吧。”

      “说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我来说,刚才我全部都看到了,好像抢什么东西。”

      “那你怎么上去帮忙。”

      “上去干嘛?不吃饭了啊,一帮洋鬼子无法无天的,看架势就不好惹,女人真是看不透,也不看对方是谁,直接冲了过去。”

      叨叨絮絮的市井言语声里,走进巷子的王如虎看到地上一滩血液,心里不安放大,不过转念一想,这个时候兰姐该是在上班的。

      到了院子,龙叔坐在檐下拿着冰敷脸,疼的呲牙咧嘴,见到他回来,撑着从地上起来,挤出笑脸。

      “阿虎回来了啊。”

      “龙叔,楼里发生什么事了?那滩血谁的?”

      “一帮蟊贼,光天化日的跑来抢劫。”老人愤愤的说了句,随即又摆了几下手,“没事的,不用那么看我,已经报警了,正好我要开店,你来店里帮忙。”

      老人过去拉他,王如虎伸手将他拿住,撩开袖子,臂膀到处都是淤青,“谁打的?说实话!”

      又指去巷里的那滩血:“谁的?”

      龙叔抖着肩膀,耷拉脑袋,慢慢坐去檐边,“不知道她今天怎么回来那么早.....还买了很多和酒,很高兴的样子.......本来挨几下就算了.......跑来帮我,还逞强跑去抢回东西......”

      王如虎心里咯噔跳了一下。

      “兰姐呢?”

      气氛微微的窒息,他嗓音低沉,一字一顿:“那滩血是兰姐的?她在哪儿?”

      “私人医馆,就在这条街后面......”

      话没说完,王如虎转身就跑,那里他去过一次,说是医馆,其实比小型医院也不差,里面多是华裔医生,一路冲过去,打听了李兰的名字,寻着门牌号过去,远远就见,一个黑人正坐在外面走廊,脸上还带着伤。

      看到王如虎,连忙从长椅上起来,恭恭敬敬的不知从哪儿学来的礼,抬手抱拳躬身,用着撇脚的华语喊了声。

      “师傅。”

      王如虎看了看他,目光挪去微开的病房,里面还有一个他认识的女人包扎着伤口,坐在床上,看着另一边遮挡的帘子,偷偷的抹泪。

      “里面是兰姐?”

      女人陡然听到话语,转过脸来,王如虎已经推门进来,抚动的帘子下,能看到医生的身影轮廓正在进行救治,抿着嘴唇坐去那女人病床边。

      “怎么回事?”

      “龙叔不让我告诉.......”

      那边,看着帘子的眸子,转了过来,凶戾的落去女人脸上。

      “说。”

      “......一群洋鬼子.......他们冲进来,就问你住哪儿.......龙叔问他们话被推倒在地,我下去帮忙......也被打了.......后来.....后来......”

      那女人声音有些哽咽,眼眶湿红的掉下眼泪,看着那边病床围着的帘子,压抑不住委屈,哭了出来

      “......后来,兰姐回来了,今天下午她是请了假的,说是要给你做一顿好吃,还让我也一起帮忙,感谢你让大伙都赚了一笔小钱......”

      “哪里知道遇上这样的事......她看到那些洋鬼子从你房里出来......手里还拿了东西......肯定很贵重的.......不然洋鬼子也不会拿,那时候她就被打了,又冲上去跟他们抢。兰姐被其中一个人打了一棍子,打在头上,棍子都打断了。”

      女人还在哭着,王如虎目光直直的看着洁白的墙壁,压着膝上的双手曲紧,沉默的坐在那里,直到那边帘子拉开,戴着口罩的医生出来,看到面前坐着的身影愣了一下。

      “你是病人家属?”

      “她怎么样了?”沉默里,王如虎目光冰冷的抬起。

      那医生示意他出来到外面说话,关上病房门,随后拉下口罩,吐了一口气,看着面前高出他两个肩膀的大汉。

      “.......命是保住了,就是头遭受重创,流血过多,大脑缺氧了一阵,那就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就不清楚了,有条件的话,最好能给她转院,去芝加哥医院,那里能更近一步的观察后续可能出现的问题。”

      “我知道了。”

      王如虎道了声谢,也朝一路护送过来的黑人托里谢了声,走进病房,看着洁白的病床上,绷带缠裹脑袋的女人,脸上惨白一片,闭着眼睛好像睡着了一般。

      心跳仪立在矮柜上,滴滴的响着,男人拖过一张凳子,坐去旁边,抚过插着针管的手背,有些出神的看着她。

      另一张病床的女人没见过这种表情,也不知道是愤怒还是伤心,看的直让她心里有些发慌,怯生生的说去一声。

      “阿虎,你别乱来啊。”

      坐在那里的王如虎眨了一下眼帘,那张脸上好像没有任何的情绪,也仿佛并不存在情感,起身替沉睡的女人掩好被角,看了眼窗外,外面街头吵杂,路边的梧桐被风吹黄了叶子,正脱落飘下。

      “麻烦,帮我照看一下。”

      他收回视线,像是对那边靠门病床上的女人说了句,转身走出了病房,黑人托里挥舞双手,追上来说起刚才发生的事,然而前面的男人并没有理会,走出医馆,穿过长街,一言不发的回到茶餐厅,踩着石阶上楼。

      破开歪斜的门扇里,瞥去落床上空荡荡的挎包,腮帮鼓了起来,目光冰冷的可怕,走去两步,身形忽然停下,发怔的看着地上凌乱的衣物,缓缓弯腰捡起被踩踏过的那套西装。

      是兰姐给他定做的西服.......

      隐约间耳边好像回响起笑嘻嘻的声音。

      “.......不合适,还可以拿去改改。”

      “我弟一表人才,身材魁梧高大.......”

      “记得啊,回来的时候,第一个穿给我看!”

      幻听的声音淌过空气,片刻后收敛消失,王如虎安静的站在那里,手轻轻拍去布料上的脚印、灰尘,声音细若蚊蝇。

      “.......好。”

      .......

      长街依旧热闹,阳光划过云间渐渐西斜,照这街道向后方延伸开去,医馆亮起了灯光,滴答滴答的心跳仪声之中,旁边的卫生间里,灯光暖黄,干净的镜面映着须发狂野的男人,拿起了一把小刀。

      拽着凌乱蓬松的头发割了下去,一撮撮发丝飘过眼前,无声的落去洗漱池里。

      沙沙的声响。

      嘴边、下巴一一修整,刮出一层胡渣,呯的轻响,小刀放去池边,随后脱去卫衣,露出雄壮的肌肉,穿上红色衬衣,系好纽扣。

      伸手一扯旁边,有‘哗’的声音抚响,黑色的西装翻转过半空,一只手臂穿过袖子,另只手顺势从另只袖口穿入,两肩一震,西装笔挺的套在了身上。

      墙上镜子里倒映着,一头短短的浅法,干净简单的胡须的男人转身离开。

      走过窗外照进投在地板的光斑,王如虎坐去病床,看着昏睡的面孔,又看去心跳仪上的波动。

      “姐,剩下的事交给我来做。”

      握去女人的手,他坐在落下的夕阳光里,投去墙上的影子,像一头蹲伏的猛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