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宝app官方

      海水的粘稠程度较之于几分钟前又上升了一个层级,即便潜水服重量不轻,但进入水域后也仿佛是“石入沼泽”,下沉速度极其缓慢,不得已,曲竹只能将身子再度靠近崖壁,用之前爬上来的方式重新爬下去。

      水底的景象于先前也有了很大的变化,不但所有鱼类都消失了,就连藻类和吸在石缝里的水生菌类都一同不见得踪迹。越往下潜,水的颜色就越奇怪,7、8米的深度就看不见顶上的光亮了,取而代之是放眼望去的一片碧绿。

      这种感觉就似乎潜的不是海水,而是因太久没清理苔藓横生的池塘。

      奇怪的情况还不止如此:海水间本充斥着大量无形的暗流,但于此刻,这些暗流竟是以波纹的形式表露了出来,折折叠叠,时上时下,就好似一条条水鳗,发散着深绿色的幽光在黏液里拱来拱去。

      这次下潜到底的深度比前两次短了许多,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曲竹先前能在呼吸面罩里的氧气耗尽前就浮上水面,但由于周围的液体发生了变化,他现在这深度的能见度是出奇的低,明知道那口棺材就放在附近,他却连其丁点儿轮廓都看不见,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在心中记了下崖壁所处的方位,他缓缓挪动步子向外摸索。

      尽管潜水服里的氧气含量是无限的,但考虑到还有半小时就要到12点了,曲竹也不能很磨蹭的行动,于是在小心翼翼了一分来钟基本确认附近没有什么陷阱后,他的动作就大胆了起来,不过在黏液里他也没法跑动,因而所谓的“大胆”也不过只是把步子放大了些。

      约莫找了近5分钟,他才终于在离崖壁大概6、7米远的地方找到了棺材,但此时的棺材与前两次有了很大的差异,不但顶板不知所踪,而且其中还静静躺着件与周围场景格格不入的东西。

      一把手枪。

      【名称:断绝念想(1/1)】

      【类型:剧情相关】

      【作用:自尽】

      【特效:能在任何环境下击发】

      【是否可带出剧本:否】

      【备注:来来回回循环了这么多次,无意义的挣扎估计已经让你感觉到厌恶了吧?现在解脱的机会来了,只要你拿起这枪对准自己脑袋扣下扳机,一切就都会在“噗”的一声后烟消云散了】

      “想要诱使我自尽吗……”曲竹拿起手枪仔细端详了一番,“从备注上来看似乎这么做就可以完成任务2了啊……”

      “但为什么我总感觉……这其中有问题呢……”

      这枪的弹匣与枪体是连在一起的,曲竹摆弄了半天也没发现有什么办法能把这枪的弹匣给卸下来,不过从物品信息来分析这枪里的子弹应该就只有一发,所以做出选择,曲竹只有唯一一次机会。

      从备注里的文字含义来理解,只要玩家用这把枪自尽就可以脱离轮回了,虽然也不知道任务2完成后还有没有任务3,但至少用这种方式能够确保任务2完成,对于一心求稳的玩家而言这样做是当下最好的选择,不过对于部分好奇心较重的玩家,他们或许更愿意尝试下继续活着会发生什么。

      曲竹的选择为后者,但从严格意义上来讲,他也不单单是因为好奇。

      他觉着系统从一开始就在暗示他——要活下去。

      第一次重生下海前他曾拨打通了一个号码,对方很显然就是另一个他,而那时听见呼救声后曲竹还感觉很是莫名其妙,现在回想起来,那通呼救的含义其实可以简单提炼为三个字——

      求生欲。

      无论是“他把号码拨过去”还是同对话过程中表现出来的“对方把电话打过来”,其主动执行者和被动执行者本质上都是他自己,所以这个暗示信息的作用对象无疑只可能是他本身,但先前死亡全是剧情杀,他也没法避免,因而“求生欲”这暗示信息真正针对的很可能就是他眼下这次可以靠自己主观意识做出选择的事件。

      除此之外,系统在棺材里给他提供呼吸面罩实际上也应该是暗示的一环,如果希望他死,根本就无需放置这些能起到一定辅助作用的生存工具,换言之,正是因为系统也希望他能活下来,所以才会在后两次重生时给他提供这种东西,鼓励他推开棺材游上水面。

      “就算什么都不考虑,将心比心下我目前的角色,他应该也不希望生命就此终结吧……”

      将枪抬高对准天空,曲竹猛地扣下了扳机!

      噗——

      当他再度睁开眼,映入视野的是乌云密布的天空,此刻空中暴雨倾盆,刺骨的寒风将脏水一瓢接一瓢地浇在他的脸上。

      “我这是……又重生了?”

      费力用手把身子撑起,曲竹抓了抓头发,他发现自己现在的位置就在那个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荒岛上,不过此时岛上的树没了,沙滩椅和遮阳伞也没了,潜水服也没见着,手机、地毯之类的玩意儿更是全都没了踪迹,整个岛上除了个顶板半开的棺材,只剩下被雨水浸湿的黄沙以及其中嵌着的碎石。

      “我勒个去,终于不是在海底棺材里复活了吗……”

      自我安慰了一句,曲竹挪步到了那口他同样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棺材旁,用手握住顶板支楞出一截的边缘,他轻轻一抬,发现这玩意儿的重量居然变得和泡沫差不多轻。

      棺材里铺满了五颜六色的便签,每条便签上都有许多字迹娟秀的蝇头小楷,曲竹大致看了一遍,发现文字间记录的事情都是些日常生活中常见的小事。

      吃饭、喝水、上厕所……许多便签上记录文字的含义都差不多,但颜色却是变化个不停,并且每张便签在角落部分都有个独特的形状,一遍看下来,上千张便签中曲竹竟是连一个重复的形状都没看见。

      “能做到这种程度还真是不容易啊……”

      剧情发展到这一步,他终于猜到事情是怎么一回事了。

      捡起一旁轻如薄纸的顶板,曲竹翻身重新躺进了棺材,而后他从内部将顶板合上,直至看不见任何光亮……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