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app破解版当下

      “啥东西?”一听说有吃的,张小七就来了兴致,连打水的事情,也不提了。

      “是耗牛肉干,我出来的时候和寨里的番兵换的,比这边的牛肉有嚼劲,想家的时候,我就拿出来啃一啃,你们试试。”

      韩五说着说着,自己先拿了块肉干啃了起来,接着又将袋子递给张家兄弟。

      走了半天路,大家也正饿着呢,张平安和张小八就不客气了,接过了袋子,各拿了一块,咬了一口,味道真的不错。

      “好吃,这牛肉真有嚼劲,比我们这里的牛肉好吃多了。”张小七许是饿的狠了,拿着袋子,放开了就吃。

      “小七哥,我们那的牛都是现杀的,自然味道好,不像这里卖的牛肉,牛不是病死就是老死的。”

      “小七,不要太过分了。”张平安有点看不下去了,人家客气,但也不能真不拿自己当外人吧,抢过袋子,直接还给了韩五。

      “张大哥,小七哥爱吃就吃呗,区区一袋肉干又算啥。”韩五毫不在意,把袋子又递给了张小七。

      “小五够意思。”张小七开心的接了过来。

      “小五,这毕竟是你从家乡带过来的,留着好歹让你有个念想。”张平安一脸尴尬的说道。

      “噗哧”韩五忍不住笑出了声,“张大哥,开封乃天子脚下,天下财富集散之地,啥都有卖,只要你有银子,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开封没有的,回去我去集市上,找找就是,没啥大不了的。”

      “真的吗?”张平安认为韩五是不是故意这么说,好让自己安心。

      “张大哥,荔枝知道吗?”

      张平安等人都摇了摇头,他们平时东阿县城都没去过几次的,完全没有听说过这种东西。

      “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韩五摇头晃脑的念道:“当年唐朝官家的媳妇儿,想吃荔枝,都得派人八百里加急,快马加鞭的从外面运,但是在开封,只要你有银子,荔枝不算啥,想吃多少吃多少,荔枝树,人都给你拔了,连根带着土,直接从外地运过来了。”

      韩五看张平安兄弟都一脸迷糊的样子,可能觉得自己说的例子,没啥说服力,便道:“开封就是天上人间,世上若有天堂便在开封,只要有银子,吃、喝、玩、乐,你要啥有啥,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开封没有的。”

      “这么厉害吗?”张平安忽然对开封心生好奇,想去看看天上人间,到底是什么样的。

      “嗯,小五下次去开封,我请你吃耗牛肉干去,一定要吃个够,这耗牛肉比起我们这的牛肉好吃多了,够嚼劲。”张小七吃的正欢,还不忘插嘴回应韩五。

      “小七,你怎么把这袋子耗牛肉干都吃完了。”张平安一脸头疼,这兄弟真的是不知道啥叫客气,真没拿自己当外人啊。

      “吃的多,力气大,区区一袋耗牛肉干而已,小五又不是外人,自家兄弟,这算什么,下次去开封,我请你们吃到饱,小五你说是不是。”

      “对,小七哥说的对,我韩五是真心拿你们当自家兄弟,区区一袋子肉干而已,张家大哥,你别太见外了。”韩五听了张小七的话,反而转过头,劝起张平安来。

      韩五的确是真心实意的,拿自己三人当兄弟一般看待,这点张平安感觉的出来。

      一路之上,行镖的各种规矩,韩五毫不藏私的,一一教给了自己兄弟,虽然这里有周总镖头的吩咐,但是韩五教的尽心尽力,顺带着连军中的一些规矩,也都说的明明白白。

      张平安知道,这些东西都可以算做是不传之秘,一般行伍人家,也只会传给自己子孙,不会轻易告诉他人。

      张平安点不好意思,起身对几人说道:“你们先歇息片刻,我去周围林子里看看,要是有什么野物,我就打两只过来,打打牙祭。”

      “张大哥,你赤手空拳的,又没带弓弩怎么打野物?”韩五一脸疑惑的问道。

      “我哥可是一身好本事,飞石打猎,从不走空,小五你今天有口福啦。”张小七一脸得意说道。

      “飞石打猎吗,想不到张大哥竟然会这一手绝活,小五到是要跟着去见识见识。”

      “同去,同去。”张小七嚷嚷道。

      “小五,不用留人看镖旗吗?”张平安一脸无奈的看着两人。

      “没事,看到镖旗,镖队会停下休息的,踏白不是还要侦查敌情呢吗,我们几个去周围看看,有没有不长眼的土贼?”韩五一本正经的开始胡说八道。

      张平安拿几人没办法,只好一起同去。

      至于什么飞石打猎?从不走空?张平安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有这种手段了。要真有这本事,自己还去给人李员外家放牛干嘛。

      不过躺了几天,醒来以后,张平安发现,自己的力气、准头、感觉这几点,倒是比以前大有提高,不过猎物,比以前更难碰到了。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张平安发现,自己忽然有了净街虎的本事,那猎物还没见着自己人呢,都躲了个干净。

      唯一,一次飞石能够使的痛快的,反而是碰到李老虎那伙人。

      希望这次,可以碰到点猎物吧,张平安暗暗的在心中,向着路过的诸天神佛祈求。

      韩五带着张平安一行人,就在林子边缘转悠着。

      韩五嘴上说的天花乱坠的,但是也不敢真的离开太远,若是真丢了镖旗,周总镖头的规矩,可不会和他开玩笑。

      “怎么这林子里这么安静,啥猎物也碰不到,碰到几只鸟吧,还没看看长啥样呢,都自己跑了,真是奇怪,我走镖这么久,从没遇到过这种事情。”转悠了片刻,韩五满脸疑惑的说道。

      张平安内心焦急,万一车队要是来了,韩五倒是不在乎,可自己兄弟三人刚来,要是正好被人逮着了,那总归是不好的。

      张平安等的不耐烦的时候,“叽叽喳喳”一阵鸟鸣,从远处传来。

      张平安前面也听到过几次,他看不上那点肉,便懒得去搭理,现在既然没碰到啥大的猎物,那就只能打几只雀鸟吧,哪怕肉少点,也比没有要强。

      张平安这样想着,便主动朝着鸟鸣的方向走去,约莫三十步,大约可以看到,树梢上,停着一堆雀鸟,张平安不敢在靠近了,前几次的教训,告诉他,在近一点点,哪怕半步,这树上的鸟儿,一定会毫不犹豫,逃的远远的。

      张平安大致瞄了下距离,深吸一口气,双手挥动,飞石连出,羽箭一般朝着远处飞去,惊叫声中,乌泱泱的,飞起一大群,羽毛如雪飞舞,叽叽喳喳声中,又一只只掉了下来。

      “打中了,又打中了,大哥好厉害。”张小七兴奋的,像个孩子一样欢快的叫着。

      “张家大哥,真是好本事,这真是神技啊.......”韩五也被张平安的手段,震住了,不知道改怎么表达,只见眼光过处,飞鸟应石而落,羽毛纷飞,下雪一般。

      张平安顾不得,这两人的大呼小叫,直到将手中的飞石,都打完为止,才停了下来,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刚才只是一呼一吸之间,他已经尽自己所能,用最快的速度,将手中飞石,打了出去,目测结果还是不错的,应该能够收获不少。

      “直娘贼的,那个撮鸟,敢戏弄洒家。”一声雷鸣般的暴喝,从林中想起,紧接着一道身影,从树林中窜了出来。

      张平安望去,好一个威猛的大和尚,身长八尺,腰阔十围,落腮胡须,剪的短短,钢针也似,脖子上,一串黑铁铸就,拳头大的佛珠,直裰褪下围在腰间,满身的花绣,正挥着禅杖,冲着自己四人,破口大骂。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