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乐在线观看

      魏司斗收回思绪,多年来每每想到那一晚他的心里暖暖的受用,又想到‘贼鼠’看向弯刀那种情有独钟的眼神恍若昨日.他暗中轻叹一声,想到后来发生的事,又让他心如刀割.他长长吐一口气摇摇头,甩开脑海他不愿意想起的往事,拿起一块干净的毛巾试擦着刀鞘上的银饰.

      ‘叩叩’这时传来的敲门声.魏司斗以为是纳兰智界,应了一声“进来吧.”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一条缝隙却没看到人进来.魏司斗抬头看向门口.外面天色已黑,窗户上虽然全部挂上厚重的窗帘,但是为了谨慎行事,长长的过道上只挂了一盏昏暗的电灯.魏司斗屋内仅点了一枝蜡烛.他看到门缝的阴影里有一条黑色的人影静立不动.

      魏司斗警惕的拿着弯刀起身来到门板背后,一手猛的拉开门一手用刀鞘挥出.“啊呀.”一声惊呀的娇呼.

      魏司斗看到外面窈窕的身影时立刻收了刀,略有惊讶的看向罗丝.罗丝穿着米白色的束腰连衣裙,傲然的胸膛随着她急促的呼吸一颤一颤,小蛮腰盈盈一握.魏司斗揉了揉鼻子,目光从她的身上移到脸上,罗丝从来没有到他这里来过。魏司斗不确定道:“你……你来找我?”

      罗丝略低头,局促不安的扭动双手,声音如同蚊子叫似的道,“来,我来看看你,魏,你要节哀!”

      魏司斗挠了挠白发,对于罗丝的安慰心里的有一丝感动,何况在地下隔离室里,罗丝明确的说过她喜欢他。只是此时此刻他的心里脑子里全是唐皓的死因,没有心情多想其它的事。

      “看开些吧,日子还得继续过的.”一向胆大明朗的罗丝此时羞涩的如同情窦初开的小女生.

      “谢谢你的关心,我没事.要不到屋里坐一会吧.”魏司斗道。不管怎么说,罗丝是他第一个心动的妹子,现在她又适时的过来安慰,魏司斗心里有些感动,且这份感动中带着一点骄傲.如果‘贼鼠’在的话又得说“呸,又是占了一张小白脸的便宜.”

      罗丝略为紧张侧头看向过道的另一头,昏暗不明的走廊上不见半个人影.她点点头向门口跨了一步.魏司斗让开半个身子请罗丝到桌前坐下,他转身倒了杯水放在罗丝面前道,“我这里没什么东西可以招待你,请喝水.”

      罗丝安静的坐下,金发随意的披散在肩上,烛光下恬静如处子.魏司斗一时也找不到话题,又不好一直盯着她看,心脏呯呯如小鹿乱奔.他随手拿起桌上的毛巾擦试着马头弯刀.

      “这把刀身上定有故事吧,我看到‘贼鼠’,啊不,是唐浩先生十分珍惜它.”罗丝打破沉默道.“我有好几次看到他对着这把刀说话.在他的心里,或许这不是一把刀,而是朋友.”

      这话真是说出‘贼鼠’的心声,以前有一段时间‘贼鼠’就说过,他是老大,魏司斗是老二,马头弯刀是老三,而年纪最大的于锤却是老四.想到于锤,魏司斗不由的攥紧拳头。好一会,魏司斗看向弯刀淡淡的伤感道,“是,他和这把弯刀算得上是一见钟情.为了这把刀,他差一点把命都丢了.”

      罗丝明眸如丝的看向弯刀,放下杯子起身走到魏司斗身边,身体斜靠在魏司斗的肩膀,抬起葱葱玉指放在弯刀上道,“这样惊心动魄的故事能讲给我听一听吗?当然,如果你不想讲也请不要勉强.”

      淡淡的茉莉清香像有生命一样钻进魏司斗的鼻子里,而罗丝软软的身体让魏司斗的身体猛的僵直,脑袋瞬间空白。正在这紧要关头,‘咣当’一声,木门猛的被推开.“哈哈,我看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偷窥(窥觊)我们老大的女人.”一人带着一身杀气冲了进来,寒光一闪扑向魏司斗.

      魏司斗脑袋不听使唤也仅是瞬间之事,这时听到来人用憋足的汉语吼叫道,魏司斗不用抬头都知道来的是谁。当刀光劈过来时他拿起弯刀档下,双目如电的看向吊梢毛冷笑道,“你说我如果用这把刀伤了你,你会怎么样?”

      这把弯刀不知杀了多少尸族,哪怕每一次贼鼠都会放在阳光下暴晒,谁又能保证每一次都擦干净了没有病毒残留.如果被这刀伤了,被感染的机率很大.

      “你敢!”吊梢眉收了手中的短刀,侧身站着不怀好意的看着魏司斗和罗丝,皮笑肉不笑道,“哟,原来是你私下约我老大的女人?啊,莫非你不知道她是我老大的女人!”他咬定魏司斗与罗丝私下有约,有种捉奸在床之感.

      魏司斗淡定的看了一眼洋洋得意的吊梢眉,又看向低头不语的罗丝,忽有一种直觉,罗丝知道吊梢眉会来……或者说,罗丝和吊梢眉是约好的.

      这种想法产生后,一股怒火与愤怒从心底升起来。他感到他被罗丝背叛了一样猛的一拍桌子,怒瞪着吊梢眉道,“谁是你老大的女人?你的老大又是谁?不会是指雷奥吧。你已经不属于外勤组了,还有什么资格叫他为老大!”魏司斗直戳吊梢眉的痛处.当时雷奥说过魏司斗和吊梢眉之间谁胜了,谁就是外勤人员.现在,吊梢眉把弯刀还给他,证明魏司斗胜了.

      吊梢眉被戳中心思,气得全身发抖,怒瞪着魏司斗紧紧的握着拳头咬牙切齿的威胁道,“我劝你乖乖的到老大那里说你年纪还不到二十岁,不愿意出外轨(勤).要不然,我就把你勾引老大女人的事说出去.你说,老大会不会生生的把你撕碎.”

      魏司斗目视吊梢眉,余光却扫视一旁的罗丝.罗丝此时看向吊梢眉扭捏道,“你别胡来,也别胡说.我和魏只是朋友,刚才也只是说了几句话.对吧,魏……”说着微微侧目看向魏司斗,似乎想让魏司斗感激她的维护.

      魏司斗目光暗冷的暼了一眼罗丝,看向吊梢眉强硬道,“想说什么想做什么那是你们的事,凭这点小事还威胁不了我.这里是我的屋子,你们出去,滚出去.”这话不单指吊梢眉,包括罗丝.同时也暗指他知道了他俩合作来威胁他的事.

      罗丝闻言猛的睁大眼睛,一副不敢置信的看向魏司斗,嘴角蠕动几下,轻声叫唤道,“魏,你,你让我滚出去?”

      这么些年来,罗丝单凭年轻美貌,又很会说话,整个基地,不单指这里,一直以来差不多人人喜欢她,顺着她,甚至迁就她.现在居然被一个年轻的男人赶走,一股委屈感油然而升,眼圈泛红,泪如断线之珠,“你,你,我,我错看了你.”说着跺了跺脚捂着嘴巴哭着跑出去.

      吊梢眉看到罗丝跑出去却笑了,阴冷的笑意,道,“小白毛,胆子不小.敢得罪了老大的女人!你等死吧.小白毛.”说着吹着口哨得意的出了门.

      这一夜,魏司斗不知道罗丝和吊梢眉会在雷奥面前夸大其词的说些什么,原以为雷奥会过来问罪什么,谁知一夜无事.

      第二天早上,魏司斗照常晨练,结束后独自吃饭.快要吃完时眼前黑影一闪.这一次,魏司斗知道来的不是魏林泉,因为身形比魏林泉壮实.男人个子不高,脸色黝黑,穿着白色的长袖.锥形小脸上五官平平.他没有坐下站在桌前傲然的盯着魏司斗.魏司斗瞅了他一眼,没说话一如既往的安静吃着饭.

      男人冷哼一声道,“我是A组的老八.老大让我过来告诉你一声,午饭后出外勤,让你准备一下.”

      魏司斗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能出外勤是他一直希望的事.只是,‘贼鼠’身上的疑点还没有得到解决,他必须弄清楚‘贼鼠’留下三个数字的含义!

      男人见魏司斗神色淡然,既没有兴奋也没有害怕.男人暗中还是佩服魏司斗.一般来说,胆大又渴望外出的人得到外勤的名额是激动到忘形;相反,不愿意出去的又必须出去,往往露出胆怯之色.

      男人冷笑一声道,“年轻人,不要过于傲慢.老七之所以会输你一招半式完全是因为他旧伤未好.哼,若是平时的他,你,哼哼!”后面的话没说下去,但意思魏司斗与旁边的人都知道.无非是魏司斗得了便宜.

      魏司斗喝完最后一口粥,把饭盒收拾好站起来,低头平静的看着对方道,“出或是不出外勤,是我个人的意愿.”意思是雷奥也别想命令他什么,说完拿起饭盒走出去.

      “小白毛,你太嚣张了.”男人看向魏司斗的背影隐隐的愤怒道.

      魏司斗洗净饭盒出了食堂,外面的阳光正好.他想着再去一趟哈台山,现在唯一的线索是找到‘贼鼠’的搭档金昌民.只要金昌民没死,哪怕他被尸人咬了,也要把他找出来.

      魏司斗回屋把饭盒放好,除了帽子他完整的换好外出服再次出门,路过操场忽听有人叫道,“小白毛,你是被吓破胆了吧,不敢出外勤了?如果不敢去就跪下来磕个头认个错,爷爷我勉强的原谅你.”说话的正是吊梢眉.

      魏司斗扫了一眼,操场上有十多个穿着短袖的男人正在对练.有几个眼熟,可能是A组的其它外勤人员.吊梢眉挑衅完,其它人也停手纷纷附和.魏司斗没理会他们,现在他的主要精力是找到金昌民.他往大门口走去,走出一小段,听得身后有人高声用某种语言说了什么。魏司斗听不懂全部,但是,有一个重复的汉音入了他的耳朵----zei shu!

      “哇哈哈……”

      操场中的人捧腹大笑,从他们肆无忌惮的嘲笑声中,可知那一句话绝不是好话.他们骂他,魏司斗可以无所谓.若是恶讽唐皓,那是绝对不行.魏司斗面无表情的转身往操场方向而来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