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测的3d网游

      “还真是应了那句话啊,山水有相逢,这世界真小,当年的一别,没想到这么快我们又见面了。。。他们是谁啊,你的主子吗?”

      “老大,他们是谁啊!须臾少爷怎么了,为什么会变成一只鸭子?”

      “老虎,他可以将人变成动物,应该就是恶魔榜单上的逍遥叹了,创传闻逍遥叹身边有三位女子,其中一位就是善于用毒的弱水,也是恶魔榜单上的名人,只是。。。人数上好像多了一男一女,可能是这段时间新增加的人员。”

      “能用出那种诡异法术者,也只有逍遥叹了,只是你们是怎么认识的?从来没有听你说过啊!”艾默笙?虚锦涛看着来人,预感到情况有些不妙,人的名,树的影。

      “逍遥公子,过去的种种,是我不对,自从被逍遥公子抓捕入狱后,我思前想后,深深意识到,自己之前的行为该下地狱,受极刑,但没有大彻大悟,如何会有幡然悔悟的领悟?以包大人的个性,都能给我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逍遥公子,你难道不能给我一条生路吗?”虎牙是怕了,逍遥叹现在就是他的噩梦、魔障,只要不能突破,这辈子自己也就这样了,修为不可能再提高了。

      “生路?那就要看你的态度了,老虎啊!别放弃反抗啊,就不好玩了,你看,我们就几个人,弱女子居多,你们几十个人,个个都是五星强者,大部分又在中后期阶段,怕什么?我们这里还有未进入星境。。。”逍遥在离虎牙等人五米开外的距离,坐在一块凸起的地面,翘起二郎腿,一副痞子模样。

      逍遥叹等人现在所在的地方在一座山林外的空地上,旁边有一条十来米宽的大河,河水不深,一人高左右,河水清澈见底,偶尔能见到水里的小鱼儿在嬉戏。逍遥叹背对着河道,山的另一面依然时不时地传出来厮杀声,龙战二人也还未离开队伍。在逍遥叹按照原定计划准备离开山林时,无意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近前一看,确认见到的身影是被自己抓入大狱的虎牙,按照大宋律法规定,以虎牙的罪行,现在不应该出现在这里,而是应该被秋后问斩才对,因此便在这空地中提前布置了陷阱,故意让弱水引对方来,没想到果然中计了,没办法,谁让对方队伍中以兽人族占九成,当时权勿用曾经和自己说过,兽人族中大部分成员都是在用下半身思考,很难经受得住色诱。于是,三十来人中,只有十人没有被施法,成为小动物,其他人员,包括应该是这个队伍主心骨的那位须臾傲世间,成了阶下囚。

      “逍遥公子,你的能力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你既然知道了我们队伍的情况,也故意让人引诱我们来这个位置,自然是已经有了一些布置,何况,就是什么也没有布置,就单单是须臾殿下现在成了一只小动物,我们也不敢乱动啊!他要是死了,我们也别想活着离开地老天荒,他可是我们的命门所在。”虎牙苦笑道,对于护卫长耶鲁禅的眼色,他直接无视了,领教过逍遥叹的能力,他可不敢乱说话,实话才是现在唯一的正确的选择。

      “哪一位?”逍遥叹回想一下,之前好像有一位穿金戴银,浑身珠光宝气的少年,一时忘了是哪一只小动物了。

      “是。。。”“虎牙,你可要想清楚了,敢出卖殿下,后果。。。”迪达斯旺呵斥虎牙,忽然感觉身体不舒服,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吞噬,低头一看,瞬间魂都没有了,就这么几呼吸时间,身体一下子被掏空了一个大洞,并且以肉眼可见速度在侵蚀,想要求救,发现已经无能为力了。其他人,包括小动物,都以恐惧的眼神看着这一幕,虽然虎牙之前见过,但再次在自己面前发生,让他一直压在心底的死亡感再次涌现,逍遥叹这是在杀鸡儆猴啊!

      “老虎,他什么时候出手的?我怎么一点痕迹也没有发现。”耶鲁禅手紧握兵器,以掩饰心中的恐惧,他上过战场,见过太多的血肉横飞,原以为自己已经可以坦然面对死亡,在见到迪达斯旺从一位豹兽人强者,瞬间成为一摊液体的情景,让他感到死亡是如此之近。

      “耶鲁队长,逍遥公子与敌对战时,有几样手段:一种你们已经见识过了,就是那种可以把人变成他口中所说的动物,我曾经问过大祭司,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和我说,到目前为止,历史上没有任何一位存在,有过这种怪异的法术,他应该是首创,应该有破解之法,但以目前的了解,暂时还无法破解。”虎牙见逍遥叹面色正常,没有反对的模样,便大胆说了出来。

      “逍遥,真的无解了吗?”龙战咽的口水,很想说大神,收我为徒吧,把这个法术传授给我吧!

      逍遥叹保持沉默,也在思考着自己的还有底牌吗?

      “就这样吗?应该还有其它的,不然,老虎你也不至于这么怕他。”耶鲁禅早就看出来了虎牙对逍遥叹的神情,他读懂了,逍遥叹对虎牙来说,就是一座不可逾越的大山,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第二种你们一样也见识了,就是那种可以将人瞬间化为液体的能力,其实那是一种毒,被他放在暗器中,而他们暗器又让人防不胜防,细小者如针,没有任何的星力波动,以为对星力有敏锐的直觉,就可以发现,那是不可能的。”虎牙没有细说其实那毒应该是煞力,一方面是说出来在场的没有几个人会相信,另一方面是怕自己还未出口,逍遥叹就已经让自己先尝滋味了。

      “第三种,是法阵,他会的法阵很多。。。”

      “法阵?哈哈哈,我就是因法阵而被大王赏识的,就他,会法阵,虎统领,你这说笑吧!”赵文龙对虎牙的话嗤之以鼻,在自己面前说法阵,不是在鲁班面前班门弄斧嘛!

      “众生平等!”逍遥叹也解释,直接用事实说话。

      “哈哈哈!众生平等,你是在逗我们开。。。虎统领,你做什么?知道我是谁吗?”赵文龙感觉左手一痛,低头一看,左掌已经被斩,虎牙的刀上还有血滴流下。

      “在说话,你就不用在为离开担心了。”耶鲁禅见赵文龙还敢威胁虎牙,手起刀落,直接让赵文龙的左手齐根而断,没有星力,这是星境强者最害怕的事,但现在发生了,为什么?他还是知道一些,虎牙曾经和自己说过众生平等这个阵法,第一次亲身经历,让他明白其中的虎牙没有说谎。

      “小子,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没有任何的星力,你做了什么,快,快解除限制,我们现在还是队友啊,他们才是敌人呢,你怎么可以敌友不分?我们人少,可别便宜了他们,到时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你就哭去吧!”关山月发现身体的异常后,顿时不高兴了,开始大喊大叫,要不是龙战拦着,已经袭击逍遥叹了。

      “不是害怕我的修为吗?放心,在个众生平等里,所有人的情况都一样,包括我这个施术者,来啊!一起上吧!我接着就是了。”

      “别听他的,逍遥公子的第四个能力是计谋是一环连着一环,他已经提前在这里布置了,那么现在所做的事情,都是之前已经计划好的,否则他如何敢让自己陷于险地?”虎牙提醒其它蠢蠢欲动的兽人族人员,虎牙的话让兽人族人的情绪冷静下来了,确实,将心比心,没人会将自己置于险地,尤其是逍遥叹现在还是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更加让人不敢乱行动了。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我们就无能为力了吗?就这么认为宰割了?我不服,没有打过怎么知道自己打不过。”利武捕手握兵器,一个箭步,向逍遥叹攻来。

      “没错,我虎人族只有战死的勇士,没有逃跑的懦夫,杀。。。”乌亭順也大吼一声,举刀向逍遥叹攻击。

      “佩服你们的勇气,可惜,想要杀我的人多着呢,你们还要排队等候才行,现在你们首先要考虑的,是自己如何来到我面前,老虎说的没错,没有相应的计划,怎么半路截住你们,这空地上阵法很简单,迷阵加几个幻阵,希望你们不要起内讧哦,自己人杀自己人就没意思了,不是吗?老虎,现在说说吧,你们保护的那位须臾殿下到底是哪一位?在哪里,不说的话,我不介意让自己往恶魔榜单上再进一位,反正已经下不来了,那就接着往上爬着呗!”逍遥叹话未说完,只见利武捕和乌亭順二人相遇,瞬间就出手,显然当对方是自己的敌人了,招招不留余力,频频出杀招,恨不能在下一刻让对方见不到第二天日出。

      “唉!殿下,对不住了,是他,这一只鸭子。”虎牙向一只鸭子告罪道,上前就是要抓住,可惜鸭子好像知道自己接下来的命运,在空地上乱跑,于是,在这远离城池的区域,发生了滑稽的一幕,一人在追着一只鸭子,口中还念念有词的说着得罪了殿下之类的话。。。

      “那么,现在,须臾公子,你现在是我的俘虏了,说出你的目的吧!忽悠、讲笑话的下场,你刚才应该清楚了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