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晚上看视频

      张仪行将归秦,临行的时候本待去找鲁班道别,但是一代匠神已经悄然离去,这一次的离去不再牵涉任何的政治因素,而是真正的归隐,回到他来时的地方。

      原来鲁班早已知天命,只是在这等待,见到了自己最爱的孙女,也把她托付给了自己满意的孙女婿,不再有牵挂。

      这位百岁的匠神在完成一生的发明创造后,最后为华夏族群的天下一统,贡献了自己的智慧和绝世技艺。待完成此生这最后一项工作,这项可推动统一进程的工作。一代匠神就此完成了凡世肉身的修行,得道回归。

      在临近楚秦交界的路口,偶遇一行人众,马驮车拉有点搬家的意思。走到近前,两拔人兴奋的欢呼起来,有一种胜利大会师的气氛。

      没错,从宋国举店搬迁的小慧带着伙计们在也入秦的路上,刚好走到这里。随车负责押运的人乃是未来的天下第一战神——白起。

      张仪见到白起,两师兄弟开心的不得了。在张仪的内心里,这个小师弟不仅仅是兄弟感情。眼下又成为站在同一个立场上的战友。为了同一个目标而入世搏杀。

      在天下,在江湖,在明争暗斗,人心险恶的官场。张仪终于不再是一个人在战斗了,有小师弟下山相助,秦国东出纵横,指日可待。于公于私,于天下,都是一个无可挑剔的完美安排。

      白起的情商很简单,他自小就是个孤儿,没有人管,也没有人可牵挂,来去自由。但是他自从儿时在白家村遇到了小慧,他的情感世界里开始有了牵挂的人。小慧聪明漂亮且天真善良,和他在白家村见到的大多数女孩子不一样。

      自从逃难到白家村,父母离世之后,他就一个人住在破窑洞里面,因为远离人群,他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没有人关心他,也没有人在意他的存在,

      在见到小慧之前,他的世界里只有他的羊群和那些随时会危胁他和他的羊安全的野兽和坏人。

      小慧的出现,让白起的生命中有了颜色和活力。白起仿佛从千年的沉睡中苏醒了一般。开始能感觉到血液的流动和阳光的温暧,他也一直很奇怪,在他不到十岁的年纪里,他仿佛有着千年的灵魂和感知。他对小慧的新切感来自灵魂深处,小慧的一频一笑就能牵动他的神经敏感性。

      而那时候他并不知道,小慧对他也是一样的感觉,一样的一见如故,十几年前,小慧随鲁班离开楚国后,再回去寻找,但是白起已经被鬼谷子带回神域开始了学艺和修行,从此再没有他的消息。

      白起的失踪让年少的小慧也如生命中阳光忽然被乌云遮挡,她的少女情怀尚在懵懂状态,也从此处于停滞期。

      白起自被鬼谷子带走后,进入了十年多的一个休眠期,而在这之前他的意识深处,一直被跨越时空的一种状态左右着他的思维和情感。

      其实只有在他随师傅进入到禹王神殿后才清楚的了解到自己的真实身份。而在这之前和在他离开神殿之后的这几十年里,他并不知晓,他的本体意识一直是在两千年的跨度之间切换着。

      白起——秦国的一代战神,“天下第一”的排名在华夏几千的战争乱世中,他一直是无人可以企及的高度。

      进入到禹王神殿后,白起被师傅安排了单独的石室修行。这里就是当初张仪曾经在这历经时空转换的地方。在这安静的坐下来后,白起的意识开始慢慢的进入到了一个无我的境界,此世的杀戮业障,血雾迷漫,重重阻挡,白起在混沌状态中几经冲突,慢慢清晰起来,他看到了后几世所经历的千劫万难,最后在2000多年后的现世代停留下来。

      张世强孤零零一个人走在城市深夜的街道上,身上穿着一件裉了色的旧军装,从部队复员回来已经快一年了。没有工作,也没有收入,整日无所事事,不知道前途在哪。

      当了五年特种兵,回到地方,他不太喜欢与人勾通,也不太善于各种交际活动,看到满大街的灯红酒绿,让他感觉既新奇,又有些不适应。长年远在深山的半封闭军旅生活,已经把这种孤独的习惯,融入到他的骨髓里。

      在一家酒吧门口,他停了下来,掏出一只烟,坐在门湔的台阶上,这里氛围让他一直感到莫名的兴奋,门外的安静和门内的喧嚣,让他有种很熟悉的感觉,这种感觉就象他这个人,游走在一个静与动的边界点。

      门前的霓虹灯照在张世强孤单的身影上,他立起了衣领。光打在他他本来就冷峻的面孔上,空气里原有的冷清,加上形单影只的张世强,只是更增加了些许的寒意。

      酒吧的门开了

      里面的喧闹声立刻传了出来,嘈杂激情相混合着,一个打扮时尚的女孩儿从里面晃晃荡荡的走了出来,看上去像是喝多了酒,紧随着女孩儿的后面,跟出来两个男子,想上前搀扶或是搂抱女孩儿,都被她努力的甩开了。

      听女孩儿的声音有些含混不清。张世强还是坐在台阶上,回过头看着出来的这几个人,但是凭着多年来在特警部队与毒贩打交道的经验,他判断这个女孩儿是服了迷幻药之类的毒品。

      女孩儿的反应很明显是在极力的用意识去抗拒身边这两个人的纠缠,但是身体已经不能控制。

      女孩儿被两个人连拖带抱的拉下了酒吧的台阶,并开始招手叫出租车。

      张世强看出来了人物关系的不正常,慢慢的站起身来,向台阶下面的三个人走过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