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一本道夫

      正式见过程敏家人后,祁玉便开始以程敏男朋友的身份自居,每天殷勤接送程敏上下学。

      既然关系被挑明了,那么带程敏回家见见祁志伟也是应该的。

      虽然最近几天祁志伟一直在忙着新房装修的事情,但得知未来儿媳妇要来家里吃饭,那必须认真对待。

      所以收到祁玉电话后,马上把手头上所有事情放下,到附近买好新鲜鱼虾蟹回家,小露两手。

      看着面前一桌丰盛的美味佳肴,程敏双眼放光,等祁志伟忙完坐下并动筷后,就迫不及待起筷对付这色香味俱全的饭菜。

      “哇!伯父,你太厉害了,你做的菜好好吃!比阿玉上次带我吃的米其林三星都要好吃。”

      “哈哈哈哈哈是吗?喜欢就多吃点,以后你来,伯父变着法给你做好吃的。”

      被程敏这么一夸,祁志伟瞬间觉得这个女孩非常不错,越看越喜欢。

      “老爸你也太偏心了。之前都没吃过你做这么好吃的菜。”

      旁边祁玉看两人相处得其乐融融,忍不住打趣道。

      “那能一样吗,人家阿敏第一次来我们家,当然要好好招待啦。以后你多带她回来,我保证你能蹭吃蹭喝。”

      “好吧,我还真是您的亲儿子……”

      吃饱喝足,程敏与祁志伟的第一次见家长活动圆满结束。

      就这样,祁玉每天拍拍拖、锻锻炼、写写歌,偶尔跟b哥出去见见世面,有事没事就和石头这个外聘手下联络感情,日子过得好不潇洒。

      本来祁玉还想跟十三妹继续搞好关系,将来为自己所用的。

      但因为可乐杀了咸湿后,被联和发暗花追杀只好跑路。暗恋可乐的十三妹也跟着走了。

      所以没办法,只能等十三妹回来后再想办法招到自己门下。

      另外,祁玉虽然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抽奖了,但他一点都不急躁。因为他知道,该来的总会到来,现在最重要是调整好心态。

      几个月后,洪兴开大会,祁玉第一次跟着b哥来这种高层聚会。

      关公神像前,一张长长的木桌,洪兴十二区部分话事人正在鸡嘴鸭舌地聊着天,等待龙头蒋先生到场主持会议。

      这时一个穿白色西装的年轻人走了进来,跟大佬们打招呼。

      “各位叔父。”

      “阿平,阿坤呢?”

      西环话事人吹水基抬头向阿平问道。

      “我大哥进医院了。”

      原来这个白西装是靓坤的马仔,专门替他过来跟各位大佬解释情况的。

      “又是什么事情那么不小心啊?”

      元朗话事人阿信对阿平的解释不以为然,因为大家都知道靓坤为人没有一句真话。

      “没什么,前几天在家里切芒果,不小心切到手指,血流不停又止不了。”

      阿平无奈地耸了耸肩。

      “我看啊,流血是假的。明知道今天有大事,他就不出现,他那一套我们早就知道,次次都玩这种心计,太老套啦。”

      吹水基毫不给面,直接拆穿靓坤交待阿平的说辞。

      阿平见各位大佬不信,也无所谓地转身离开,准备到小弟专属区域旁听。

      众大佬正在嘲笑靓坤怂货的时候,b哥带着祁玉到了。

      “喂,你们第一天认识阿坤啊?”

      b哥顺嘴跟着嘲笑一下后,就介绍起身后的祁玉。

      “我头马阿玉,外号一拳魔王,你们听过吧?”

      “我们早认识他了,没人能挨他一拳的拳王嘛。阿b你就好啦,手下猛将如云,出了个大头又出一个阿玉,谁不羡慕啊?”

      荃湾话事人兴叔不无羡慕道。

      b哥得意地笑了笑,指着长桌外面一圈的座椅,让祁玉坐下旁听,然后又继续跟其他话事人一起谈笑风生。

      “耀哥。”

      一众小弟对正在进来的人恭敬叫道,众大佬也起身相迎。

      来人正是陈耀。洪兴师爷“白纸扇”,地位仅次于龙头的大佬。

      说起陈耀这个人,相信熟悉“古惑仔”电影的朋友都有一定的了解。他在该系列电影里是洪兴一个特殊的存在。

      陈耀没有属于自己的地盘和小弟,没有固定的堂口打理,但是每次高层会议的时候都是坐在第二把交椅的位置上,说他没有小弟,但是每次出去火拼救人的时候总能找到许多人手来拼命。

      而且整个洪兴社的财务、人事、运营都是由陈耀一手经办的,可见其实力之强、势力之大。

      “来来来,坐坐坐。”

      陈耀先是邀请大家坐下,然后自己才整理一下衣服,慢条斯理地坐下,大佬风范十足。

      陈耀坐下后,身边手下从上衣兜里掏出一张照片放到长桌上,陈耀则是开始介绍。

      “这个呢,叫James的,是旺角扫黄组的头头,从去年12月份到现在,他带队扫黄。我们在旺角的场子被他扫了78次,等于是两天扫一次。相反呢,联和和东星的场子是一点事都没有。”

      “这个世界,有什么东西是用钱买不到的?”

      “b哥,你说得对。他不是不爱钱,而是本来就是东星的人,摆明了扫我们洪兴的场。”

      “哼,干掉他,一了百了。”阿信听到这,气愤地拍桌子。

      “阿信,你说得对,蒋先生也是这个意思。”

      “哇,真有你的阿信,这次又可以大出风头了。”

      吹水基夸张地拍了拍阿信,怂恿他去把这件事解决。

      但阿信脸色却立马变了,搞得好像刚才豪气干云的人不是他一样。

      “话可不能这么说,大家的事情还是由大家来决定嘛。”

      “这件事情呢,会引来很大的麻烦。要是没有人肯去做,我们就抽签来决定。”

      “我呢就只管西环,旺角我就不太熟了。”

      这种风险高、利益小的事,吹水基第一个推脱道。

      “这种事不是不做,只是做了到底有没有好处?你们说对不对啊。”

      兴叔也起哄道,想让大家支持他的意见。

      听到这,祁玉就想起来了。原剧情中,十三妹就是通过干掉这个James,成功上位成为洪兴的区域话事人。

      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若想完成定下的小目标,那么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摆在自己眼前就一定不能错过。

      于是祁玉直接站起来,要把这个机会抢到手中。

      “老大,我想去。”

      作为b哥小弟,做这种决定之前,还是得征求b哥同意,不然以后可能会因此产生矛盾。

      “你算老几,我们说话有你插嘴的份?”

      b哥还没来得及说话,对祁玉这个最近势头很猛的后辈颇为眼红的兴叔就不爽说道。

      “诶,话不是这样说耶,怎么说他也算我们洪兴的人,他有权帮洪兴出力的。”

      吹水基现在只想找人把事给办了,别烧到自己头上,所以力顶祁玉道。

      “基哥说得没错,我既然身为洪兴的人,帮洪兴做事就是我份内之事。”

      祁玉一脸正气凛然,仿佛谁不让自己接这个活,谁就是阻碍洪兴发展大业的罪人。

      陈耀点了点头,认可祁玉对洪兴的一片忠心,然后问道:“阿玉,你真的有把握?”

      “我的身手相信在座的大佬都略有耳闻,除了我,我不知道谁还能在办完这个事后全身而退,不牵扯咱们洪兴一分一毫。希望大家给我一次机会。”

      “好。阿玉,蒋先生说过,谁能够摆平这个条子,砵兰街的地盘就归他管。”

      “谢谢耀哥。”

      “诶,先别谢,做了再说。”

      兴叔看事情已定,略微不爽地怼道。

      陈耀看了看在场众人没有反对意见后,就让祁玉跟自己密谈,面授解决James的失忆。

      对祁玉来说,这个任务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

      说难吧,他之前已经利用隐身衣成功解决过好几个跟他有过节的人渣,对刺杀这种行为有过一定经验,所以他还是比较有信心的。

      说简单吧,他的隐身衣现在穿起来会闪频,很容易会暴露“隐身”这种能力,如果暴露的话,自己之前所做的案件也有可能被发现,所以他并不打算再用隐身衣,至少在修复前不再用。

      而且,那个James和可乐一样,手里有枪。如果不能一击将对方行动力打掉,就很有可能像上次那样,被对方一枪反杀。

      所以,虽然自告奋勇接下来这个棘手的任务,但具体怎么实施,还得谋定而后动。

      其实最笨且有效完成任务的办法就是照抄原电影里的做法,找舒琪过来帮忙,这样就有人可以帮忙顶罪了。但如果那样做的话就失去一次抽奖机会。

      当然,这次行动,祁玉做好了两手准备。

      一方面让乌蝇找舒琪,找到的话他也不介意浪费一次抽奖机会,直接用最安全的做法把任务搞定,毕竟一个区域话事人的作用远远比不知道抽出什么来的抽奖有用。

      可惜祁玉让乌蝇帮忙找人,却犹如大海捞针般,根本无法在几百万人口的香江找到这么一个人。

      另一方面,祁玉自己每天也精心伪装,尾随James了解他的一举一动,尝试找出他的生活规律,并从中找到顺利刺杀的关键。

      随着每天的暗中调查,祁玉慢慢查探出James与东星之间究竟是一种什么关系以及两者联系的方法。

      于是祁玉心里慢慢浮现出一个计划,一个既可以帮洪兴搞定James、让自己成功上位,又可以改变剧情、让自己抽奖的计划。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