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泽圆bt

      “夫人,你好,”孙玉清的美,在张苦前世今生,不伦网上还是现实见到所以女人中,可以说是唯二美的,另一个就是张海这一世的母亲雨飘雪,面对孙玉清这么个美女,还是已经成为自己老婆的美女,虽然张海的身体还小,不过张海成熟的灵魂,还是发出一阵渴望,反应到身体上,就是张海咽了口口水。

      “夫君,你好,”看了瓷娃娃一样的张海,还看着自己咽了咽口水,显得更可爱了,孙玉清一把把张海抱到怀里,对着张海的头柔了柔。

      当孙玉清把张海抱在怀里的时候,从孙玉清身上伸出了一粗大的信仰线,然后传来一股相对庞大的能量,当然这个庞大,是相对于别人贡献的信仰力相比的。

      张海从这股能量中,感觉到了喜爱,就像人们对美好事物的喜爱,这样喜爱的情绪力量,当然这只是这一股能量中的一小部分,剩下的大部分能量,是一种忠诚、寄托等等,反正是一种全部身心都放在张海身上的能量。

      像孙玉清这样有主见、要强、在战场上赫赫战功的女性,在思想上也没有逃脱,九州无数年主流思想的洗礼,在嫁人之后,也把身心都放在丈夫身上,这个丈夫还是一个孩子。

      张海在有了本源球之后,就根据前世的网络小说,把信徒给分了级别,分别是泛信徒、浅信徒、真信徒、虔诚信徒、狂信徒、圣灵。

      泛信徒、这一个级别的信徒,就是对自己信仰的神,可信可不信的信仰程度,具体表现出来就是,想起来就就祈祷一下,要是想不起来,就有可能一个月都不祈祷。

      浅信徒、这一个级别的信徒,就是对自己信仰的神,有一定的信仰,不过信仰程度不深,具体表现出来的就是,每天都会祈祷,不过能提供的信仰之力不多。

      真信徒、这一级别的信徒,已经坚信自己的神,并每天都会祈祷,信仰也有了一定深度,也就是每天都能产生一定的信仰之力。

      虔诚信徒、这一级别的信徒,已经很坚定自己的信仰了,平常处处都会把自己的神挂在嘴边,当然也放在心中,这种程度的信徒,已经不会轻易的叛变信仰了,当然他们产生的信仰之力也会更多。

      狂信徒、这一级别的信徒,不但对自己的神疯狂的崇拜,还能为自己的神做一切事情,也不可能背叛自己的信仰了,当然他们产生的信仰之力也更多。

      圣灵、这一级别的信徒,是狂信徒的升级版,也是信徒的最终极,他们自己的身心都奉献给了自己的神,他们已经可以说是神的化身了,他们不会浪费一点信仰之力,他们会把信仰之力都贡献给自己的神。

      信徒等级之间除了贡献多寡之外,还有质量之间的差距,而孙玉清产生的精神能量,已经达到了狂信徒的水平,可见孙玉清内在也是九州传统女孩。

      孙玉清是给张海贡献能量级别最高的一个,要是都按信徒级别来划分的话,孙玉清是狂信徒,雨飘雪、张源、雨白雪、白玉梅还有张海的四百亲卫都是虔诚信徒。

      雨飘雪虽然全身心都放在张海身上,不过雨飘雪还有寒雪宫、还有对张源的爱,所以雨飘雪对张海、儿子般的爱就不纯了,所以没有达到狂信徒级别。

      张源有战神教和一字并肩王,还有对雨飘雪的爱,就更达不到狂信徒级别了,雨白雪和雨飘雪一样,白玉梅有自己的家人、也一样。

      要说谁有可能成为张海的狂信徒,那就是张海的四百亲卫中,张家的那两百亲卫,这两百亲卫因为脑子不好,脑子不好的人心思也就单纯,又加上因为信仰张海,从张海身上得到了好处,使的他们信仰虔诚度快速增强,现在已经快到了虔诚信徒的顶了。

      而另外两百亲卫,在智商和练武天赋上都是上上之选,基本上他们都是天之骄子,他们在张苦身上也得到了大量的好处,使的他们的信仰虔诚度也一直在增强,不过他们增加的速度不快,看这样的情况,要是不出现什么大变,他们是不可能升为狂信徒的。

      孙玉清现在是张海的老婆了,孙玉清贡献给张海的特殊能量,张海通过本源珠转化为本源之力之后,又都返还给孙玉清了,毕竟两个人已经是夫妻了。

      第二天、天还没亮,张海睡的还正香的时候,就感觉到自己被人动来动去,在张海稍微清醒一点之后,发现是有人给自己穿衣服,睡的迷迷糊糊的张海,还以为是雨飘雪在给自己穿衣服呢。

      另张海没想到的是,这次雨飘雪给自己穿衣服,折腾了半天还没有给自己穿好,要知道雨飘雪虽然刚开始,不会给自己穿衣服,常常折腾半天,不过雨飘雪经过近半年的锻炼,现在给张海穿衣服已经很快了。

      张海被折腾的更清醒一点之后,更觉得不对了,雨飘雪平常都是自己自然醒之后,才给自己穿衣服的,在加上这个人给自己穿衣服的折腾劲,这一下子就把张海彻底给吓醒了。

      被吓醒的张海,先挣脱了这个给自己穿衣服人的手,然后连滚带爬缩到床角,然后睁开眼睛朝这个人看去,一眼看到是孙玉清,张海这才想起自己昨天结婚,这个给自己穿衣服的是自己老婆。

      “夫君,对不起,我想见你多睡一会,想给你穿好衣服,才叫你起来,没想到你的衣服这么难穿,”看着吓的缩在角落的张海,孙玉清拿着张海的衣服,尴尬的对着张海说道。

      “夫人,昨天睡的太舒服了,就忘了我已经有老婆了,平常都是母亲帮我穿衣服,我感觉和平常不一样了,我还以为我被偷了呢,”看见孙玉清这个样子,张海扑到孙玉清怀里解释道,张海因为有成人思想,所以在很小的时候,在张海的哭闹之下,就已经自己睡一个床了,而孙玉清是自己的老婆了,张海的成人思想也能接受和孙玉清一起睡了,两个人睡总比一个人睡更有安全感,更何况张海小孩的身体,更需要安全感,所以张海昨天睡的很舒服。

      “夫君,在一字并肩王王府,谁敢来偷你,谁又能偷走你,”张海一扑到自己怀里,孙玉清感觉刚刚的尴尬和不适,统统消失不见了,孙玉清也不知道为什么,自昨天和张海成亲之后,孙玉清就感觉到了从来没有的安全感,有种找到了归宿的感觉。

      “夫人,怎么起这么早,”看见回到正常的孙玉清,张海也松了一口气,作为前世生在红旗下有为青年,哪一个不会察(老婆)言观色,还何况现在娶的老婆还这么漂亮,哄好老婆的张海,扭头看了看周围,无意间撇了一眼窗外,发现窗外漆黑一片。

      “夫君,今天我要早起给公公、婆婆敬茶,我们赶紧起来吧,不然我会给公公、婆婆留下不好的映像的,”招驸马、以前公主找夫君,基本上都是等于驸马嫁给公主,就是偶尔有公主嫁给权贵之家,以公主的身份,也不需要怎么伺候公婆,这次孙玉清嫁到张家却不一样,所以昨天孙善民专门从宫外找了一个婆婆,专门教民间婆媳之间的相处之道,对于从来只爱武装,不爱红妆的孙玉清来说,当然满不在乎了,只不过当孙玉清和张海,完成所有成亲程序之后,孙玉清所有想法都改变了,整夜都在想怎么讨好公婆了,以至于整夜都没有睡,为了给公婆敬茶更是早早的把张海给折腾醒了。

      “夫人,几点了,有必要起这么早吗?你要几点给公婆敬早茶,”虽然现在是冬天,天亮的晚,不过这天也太黑了吧。

      “夫君,具体几点我也不知道,我刚刚感觉得有六点了,到现在得有七点了吧,不过这天怎么还这么黑,应该天开始发亮了呀,到七点要给公婆敬茶,”现在是冬天,天亮的很晚,到了七点天才蒙蒙亮,当孙玉清说到该七点了之后,孙玉清就转头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当看到外面的天色还有漆黑漆黑的时候,孙玉清下意识的抱紧了张海,好像这样就可以去掉自己的尴尬。

      “夫人,你不知道几点了,可以问别人呀,”当听到孙玉清看时间,只是凭感觉的时候,张海都怀疑,外面对孙玉清的传闻,是不是在说孙玉清的双炮胎姐姐,不然孙玉清这么精明能干,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当然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孙玉清没有姐姐,自然更不可能有双胞胎姐姐了。

      “哦,对呀,来人呀,”这么精明能干的孙玉清也变笨了,连找人问时间,这么简单的办法都没有想到。

      “公主、驸马,有什么吩咐,”孙玉清的话刚落,张海和孙玉清里间的门就被推开了,然后走进来了两个张的一摸一样女孩,一起对孙玉清和张海行礼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