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区二区三区在线观看

      刘长远没有办法,拗不过三人,也只好顺从她们的心思,周紫晨坐在副驾驶,张锦绣和邓禹坐在了后排。

      刚开始他还小心翼翼的,可是后来熟练了,什么档位、灵合、刹车整的明明白白的,紧张的心情也轻松了,驾驶技术也熟练了许多。

      古人讲的话确实有道理,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开车也是同理,本来普通司机就是熟练工种,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

      等到了杜台天刚擦黑,弟弟长江听到刹车声,出来看了一下,发现哥哥是开着小车来的,对这个一奶同胞的哥哥,越发的不认识。

      一同下车的三个女人,有两个再熟悉不过,另外一个也是见过面的。通过这一段时间的锻炼,他的性格有很大变化,和大家打了招呼。

      然后问哥哥这车哪儿来的?刘长远自然也将之前的经历说了一番,给他羡慕的不行,说那台摩托车将来就是他的啦!

      张锦绣和邓禹进了超市,而周紫晨说到姑姑家去看看,来一趟不去家里,又该受埋怨了,说有了对象忘了亲姑。

      刘长远也没阻拦,人家走亲戚是应该应份的。他进到屋里问了一下生意的状况,王映霞说比以前差一点,因为小市场又开了起来。

      刘长远说:“我也不打算开了想兑出去,也不用太过招摇,不用整个纸贴出去,把风传出去就行,有合适的价格就兑,给不到价钱就继续开”。

      王映霞说:“大哥,那我和长江就要失业了,你到时候能给他找个工作,可别不管我呀,我还指望你给办户口呢”!

      刘长远故意逗她:“映霞,你若是和我有亲戚的话还行,比如是我的兄弟媳妇之类的,我豁出这张老脸,也让你有份工作,将你的户口也落到城里”。

      这一席话将小丫头说的不知如何回答,一旁的刘长江:“哥,不要问映霞了,我们俩也唠过这件事,她也默许了,以后你的兄弟媳妇儿就是她啦”!

      王映霞脸上一红,点头也默认啦!刘长远说:“你们进展的挺快呀,就是和你们开个玩笑,探一下虚实。

      将这个店兑出去,到隆兴开个大的,能有五百多平,将来陆续开N个这样的店,你俩就是店长或经理”。

      这时候,梁学志从楼上下来,这些天这个家伙下班后一直呆在这里,四姨家也没有人,吃住全部在这儿,也没说给伙食费。

      他揉着朦胧的睡眼,见刘长远回来了,和他打了招呼,问道:“天都这个时候了,怎么还不做饭哪”?

      刘长江说:“这天天忙的脚不沾地,你是什么都不帮着干,还得侍候您这位大爷,这回可出头了,我哥说要把这个店兑出去”。

      这梁学志一听慌了,忙说道:“我说长远,你们全都走了,我可咋整啊,不能不管我呀”!

      刘长远说:“你都多大了,还要我帮衬着你,二十岁的生日都过完了吧,你要觉得不能干,回家干点别的来钱道也行”。

      梁学志说:“不是不能干,而是工资太少,去了吃饭什么都没有了,如果吃点好吃的,还得管家里要钱”。

      刘长远说:“你看这个地方的人,下班后谁不干点副业,靠那几百块钱的工资,怎么养一家老小。

      再者说了,如果自己做着吃,一个人五十块钱吃的挺好,你要是天天吃食堂,两个月工资都不够一个月吃的。

      再有,你尽快的从这个寝室搬出去,我要将店兑出去,人家家属站就得将房子收回去,那是管人家借的”。

      梁学志说:“我看这店的生意不挺好的吗,继续开着呗,别往外兑了,多少钱要不我兑下来”。

      刘长远说:“兑给别人至少三万,你要是想兑那就两万五,我可要现款不赊账,因为欠我干妈的一万多块钱,还没还上呢”!

      给梁学志吓的一伸脖子,虽然他家祖上解放前是县城有名的大地主,大洋和金元宝也许有点,但全在他奶奶的手上,他们是见不到的,此时的农村谁家有这么多的钱。

      他摇了摇头,说道:“需要这么多钱哪,我可兑不起,以为就是三两千块钱呢,咱屯老张家开个小卖店才三千多块钱”。

      刘长远说:“他们进的那是几样货,都是残次品充当好的来卖,再说他是自己家的房子,又没有房租费”。

      正在两个人在一起攀谈时,刘龙两口子和二焱两口子来到,周紫晨则拉着她的小表弟走在后面。

      刘长远忙起身迎接,并让弟弟拿来几个凳子,来到晚上睡觉的床前坐下,并拿来香烟和饮料,还给小家伙拿了两袋小食品。

      梁学志见来了这么多人,他也插不上话,就拿了一把挂面,又拿了两个鸡蛋和一小挼青菜,上楼下浑汤挂面去啦!

      刘龙说:“长远哪,几日不见鸟枪换炮了,骑摩托车都够让人羡慕的,你居然整了一台新型212,真是让人忌妒的紧。

      听紫晨说你要把这个超市兑出去,我和焱哥合计了一下,准备将这个摊子兑下来。

      两个老娘们,一年种稻田地,也就三两个月的活,其余时间不是打麻将就是逛街,就是去消息钱。按照你现在的经营状况,一年怎么也能剩个十万八万的吧”!

      刘长远说:“十万八万那是没问题,可是这种店不要让它再有第二家,那样的话竟争可就激烈啦”!

      二焱这时也开口了,“不是我吹牛逼,我要不吱声,看他谁能开的起来。咱就捞干的说,多少钱能兑吧”?,

      刘长远说:“咱们也不是外人,紫晨也在这儿呢,我打算在隆兴开个五百多平的,自己又不在猪厂上班了,怕兼顾不过来。

      我也不瞒二位大哥,哪天的毛利润都有个七头八百的,纯利润肯定有五百块钱,我当初总投资两万多,又压了一些货,我也不说价,你们看着给吧”!

      刘龙笑嘻嘻地说:“一着急忘了恭喜你升任赵总的大秘,那可是个灸手可夺的职务,说不定哪一天找你帮忙呢!至于价格的事,我们出去商议一下再告诉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