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在线看片a?免费

      重重复复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云舒云卷之间竟然已到快放寒假的日子。

      莘梧跟着延宿学习画画,进步的很快。那天淞惊看过莘梧的一些涂鸦之作后,虽在绘画这块是个门外汉,但对于莘梧在这方面的天赋也是赞不绝口。离寒假将近一个月的时候,莘梧便跟着延宿顺利进入学校的艺术班。学艺术可比学文化难过多了,莘梧开始很少的逃课去天台上看淞惊了。淞惊平常也很少注意到天台上那抹红色的身影,倒是阳昌对此感到有些许寂寞。

      “好久没看到小梧在对面天台坐着了。”课间阳昌趴在桌子上闷闷不乐的说,淞惊正奋笔疾书的手顿了顿,随即又写了起来,只是速度慢了几分,

      “她经常在对面天台坐着?”淞惊不动声色的问。

      “是啊,每次我跟她挥手她都对朝我做鬼脸。又好笑又可爱。”阳昌咬着笔回想着那时莘梧的鬼脸,一种名为开心的情绪洋溢在嘴角。

      淞惊斜睨了一眼阳昌,突如其来的酸涩的感觉郁结在心中,说不清道不明的烦躁。他索性丢下笔,问“你元旦打算怎么办?”

      阳昌不解,“什么元旦怎么办?”

      “我该说你什么好,你不想趁机表白吗?”凇惊扶额,心里开始对于把自己的阿梧交给这样一个一根筋的生物的决定有些许动摇,似乎那个小画家都要比眼前这个单细胞生物要靠谱的多。

      阳昌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大大咧咧的性子,如果不是凇惊这一点拨,他还真没想到当初凇惊提出元旦去看烟花这一提议是另有玄机的。想到凇惊为了给自己创造机会,阳昌不禁有些感动。

      “真不愧是一起长大的好兄弟啊,以后我会好好照顾阿梧妹妹的!你就放心把她交给我吧。”阳昌拍着胸脯向凇惊保证,信誓旦旦的样子倒有几分滑稽好笑。

      凇惊可笑不出来,他的眉头微微的蹙起,那种没由来的酸涩感又又一次将他席卷。“你这样毛毛躁躁的我可不放心把我们阿梧交给你。”

      阳昌嘿嘿一笑,想继续和凇惊扯皮此时却打起了上课铃,便又老老实实的装模做样的假装学习了起来。

      凇惊六岁的时候,家对面搬来了莘梧一家。那个时候的莘梧就比同龄的孩子高上一节,可惜比他矮一点点。妈妈喜欢女孩子,对门的莘梧长的白净可爱又乖巧安静,自然非常讨得妈妈的欢心。莘梧的爸爸妈妈都很忙,也乐于将莘梧交给邻居托管。那时凇惊妈妈就牵着瘦瘦小小的莘梧告诉他,这是他的妹妹,以后要照顾好她,不能让妹妹受委屈噢。所以从六岁开始,小大人凇惊的身后就总是跟着这个看似文静的小跟屁虫了。

      说莘梧看似文静,是因为莘梧在人前确实是乖巧安静如娃娃一般的小姑娘。但是凇惊想不到为什么,文静的莘梧在遇上阳昌后,就会化身成一个蛮不讲理凶巴巴的小魔女。

      莘梧和阳昌第一次见面就开始追着阳昌打了。

      淞惊还记得那天,因为妈妈不在家所以自己不能丢下莘梧一个人在家。只好带着莘梧一起去找阳昌玩。阳昌和淞惊从小一起在小区的沙地里玩到大,每次相约的地点也是在这个沙坑里。

      那时候的阳昌就是个混小子,一点也不懂怜香惜玉(虽然好像现在也不是很懂),也可能是不知道男女有别。和莘梧刚见面便冲这个白白净净的小女孩丢了一把沙子,当时就把莘梧给吓懵逼了。莘梧呆了几秒后,眼里就开始掉金豆豆了。那个时候淞惊秉承着母亲的教诲,不能让妹妹受委屈。便也抓了把沙子冲阳昌丢过去。阳昌来不及躲,便一把抓住在一旁委屈不已的莘梧当挡箭牌。沙子落得莘梧一身,那时候的淞惊也还只是个孩子。手忙脚乱的不知道该怎么哄这个从天而降的妹妹,可偏偏一旁的阳昌似乎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趁着莘梧哭的间隙,直接扯下了她头上的星星发卡,嚣张的跑远了。

      淞惊有些无奈,一旁是从小玩到大的好友,一旁是委屈的妹妹。他不知道是应该为了妹妹和好友决裂,还是为了好友委屈妹妹?

      就在淞惊纠结的时候,一向文静的莘梧却停止了哭泣。她似乎明白了在这个没有大人的时候,她的眼泪完全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她随意的抹了抹眼泪,便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去追阳昌。

      “我和你势不两立!!”一向小声说话的莘梧冲着阳昌大声吼到,又很快的追上了没想到她会反击的阳昌直接把他推到在地。

      那时候阳昌还没发育是个小矮子,比他小两岁的莘梧在身高上已经超过了他一小截。仗着身高优势莘梧把阳昌很轻易的推到地上,抓起一把沙子直接灌进了阳昌的衣服里。阳昌杀猪般的叫声响彻天际,倒很是凄惨。

      一番行云流水的动作把一旁的淞惊看呆了。也就是在那天,莘梧和阳昌的梁子就算结下了。只要两人碰到一起,必然会先吵上一顿,吵到兴起便就开始动手。而小大人淞惊总是在一旁劝架,好像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他总是在两人之间纠结选择。既不能委屈了妹妹,也不能伤害了好友。真是让人头疼。

      想起以前的事,淞惊嘴角有了一丝笑意。后面渐渐懂事的阳昌便开始打不过莘梧了,虽然阳昌做事鲁莽,但终归还是有几分绅士风度的。正所谓好男不跟女斗嘛!

      后来淞惊问过阳昌,为什么一见面就那样对莘梧。阳昌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那个时候小梧看起来特别可爱,我想那个时候我就她一见钟情了。为了引起她的注意,我故意拿沙子去欺负她。哪想到那丫头这么凶,直接把我打翻在地上。这不是女魔头吗?”淞惊轻笑,他觉得他一直都在阳昌和莘梧之间选择做决定,而这次撮合莘梧和阳昌在一起就是最好的解决方案,他又何乐而不为呢。阿梧应该也喜欢阳昌吧,不然为什么只对阳昌露出那一面呢?这也算是一对欢喜冤家了。

      可是,他心里就是开心不起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