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ngapp第一页

      当天晚上,李燕歌就事发了。

      刘芳芳回宿舍后,立马就把下午所见所闻跟同寝室的舍友们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

      那堪称戏剧化的一幕,让舍友们吃了个大瓜外,也是迅速的传了出去。

      同一层宿舍楼的师姐们,全都知道大一出了个了不起的新生,不仅能自己作曲排练,还受到一个国外大导演的赏识,邀请其为电影制作配乐。

      而李燕歌所在的寝室楼层,也是在薛克和方援朝这两个大嘴巴叨叨下,闹的人尽皆知。

      到最后,整栋宿舍楼的学生,无论大一、大二还是大三的,都知道三楼大一新生中出了个厉害人物。

      一些心里好奇的人,更是直接下楼想要看看这个厉害新生是谁。

      一直到熄灯前,李燕歌寝室内都是人满为患,好多人都想看看这个厉害的新生长什么样。

      送走最后一批同学,看着方援朝和薛克在那鸡贼的偷笑,李燕歌有点无奈的叹了口气,最早的时候本是想安稳的混个大学四年,可随着搞了个摇滚乐队,以及今天下午的事件后,恐怕未来几年的大学生涯都会是人们的焦点了。

      李燕歌说道:“老薛,明天红浪漫歌舞厅我就不去了。”

      “行,你就放心去吧,那几首歌我们早就排练的熟透了。”薛克拍了拍胸口。

      “我明天也不想去了。”郭雅志突然说了句。

      薛克一惊,“老郭,你这是什么意思?可别这时候扯后腿啊!”

      郭雅志想了想,道明缘由:“老薛,你也知道乐队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我想着就没必要去了。”

      “那也不行啊!我们宿舍六个人,说好了一起同进退的,老李是有事不能参加,你怎么也不想去了?”

      薛克眉头一蹙,尽管郭雅志说的很在理,乐队五个人就行了,而且现在田振南的萨克斯吹的也是有模有样,完全可以去掉一个人。

      “好了薛克,老郭不想去你也别逼他。”

      李燕歌是知道郭雅志心思的,上辈子他也是这样,跟着走了几趟穴后,就跑回来专心练二胡没去了,如今只不过是时间提前了一点而已。

      “那现在少个人怎么办?还有你不去的话,没人会弹电子琴了。”

      “不行你再找一个人先临时凑数。”

      “这……那好吧。”薛克想了想,心里倒还真有一个人选。

      …………

      第二天上午。

      李燕歌早早地去跟辅导员请了假。

      汪辅导员昨天就收到了唐主任的通知,加上今天早上传出来的风声,也是大手一挥,在他的请假条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拿到了请假条,李燕歌顺利的出了校门,这回他没有吝啬,到了路口直接拦了辆黄色面包出租车。

      说起来央音距离故宫不算远,步行的话全程也就3.7公里的路,可是考虑到昨天跟贝托鲁奇约好了上午九点到,他想着走过去未必来得及。

      此时的北京城汽车不多,加上这会儿已经过了上下班的早高峰,路上的行人不多,没十分钟就到了故宫的午门。

      看着敞开的午门大门,周围人潮涌动,几个遮阳伞下面,有数台摄影机架在那。

      导演贝托鲁奇在那调动群演,李燕歌瞥见他在那,也是不好这时候上前打扰,站在一处阴凉的地方,准备等等。

      就在这时,宁瀛走了过来,笑着说道:“燕歌来了。”

      “宁小姐。”

      “我比你大几岁,叫我宁姐就行了。导演还在那边安排群演,要等一会儿才行,你别着急。”

      “我不着急的宁姐。”

      李燕歌笑着点点头,看向导演那边,好奇的问道:“宁姐,今天剧组拍什么?”

      宁瀛随口说了句道:“今天是拍摄一场少年溥仪亲生母亲去世,想要骑着自行车跑出宫的剧情。”

      一听到是这场戏,李燕歌脸色古怪起来,左右扫了几眼,没看到记忆中的那位“大导演!”

      “你看过这本书?”宁瀛见他脸色有样,还以为他看过《我的前半生》这本书。

      “嗯,以前看过一点。”

      李燕歌心道:何止是书看过,连你这部还未拍完的电影,我都一幕不落的看完了。

      “看过最好,导演需要的配乐,你完全可以从那本书中寻找灵感。”

      “我知道了宁姐,回去后我会重新再看看的。”

      就在两人交谈的时候,不远处一个穿着清朝古装的女人迈步走了过来,她一脸急切道:“宁姐,我找你好一会儿了,没想到你在这啊。”

      看到来人是扮演女主角婉容的陈充,宁瀛疑惑道:“怎么了小充,找我有什么事吗?”

      陈充说:“尊龙那边有点事需要你过去一下。”

      “怎么搞的?”宁瀛眉头一皱。

      “不知道,好像是说衣服的问题。”

      “我马上过去。”

      宁瀛转头准备跟李燕歌说点什么,就听他道:“没事的宁姐,你先忙,我一个人转转。”

      “行,小陈麻烦你帮我带一下他,我等会儿就过来。”

      “好的宁姐。”

      宁瀛急匆匆的走了,她是副导演,加上又是导演组唯一的中国人,很多事情都需要她来调和。

      人走后,陈充看了眼身边的男孩,落落大方的伸出手:“你好,我是陈充。”

      “你好陈小姐,我叫李燕歌,很高兴见到你。”

      李燕歌笑着与她握手。

      对于这位陈小姐,李燕歌很熟悉,小的时候跟父母去毛纺厂看露天电影的时候,就有一部由她主演的《小花》,当时这部电影在国内引起过很大的反响。

      只是那会儿李燕歌还小,只觉得电影好有趣,根本没在意去看故事讲得是什么。

      陈充看李燕歌好像不认识自己的样子,心里既高兴又有点难过。

      高兴的是自己终于摆脱了《小花》带给她的影响,难过是在于两年没回国,在剧组待了差不多两个月了,除了一些上了年纪的工作人员,年轻一代的人鲜少有认出她就是七年前靠《小花》这部电影闻名全国的女演员。

      “不知道李先生是做什么的?”

      “我是央音的学生。”

      “央音?中央音乐学院?”

      “对。”

      “那你怎么来这了?”

      李燕歌实话实说:“我是过来准备给电影制作配乐的。”

      “给电影做配乐?!”陈充一脸惊讶的看了他一眼,二十左右的年纪,竟然就能来给电影做配乐?

      她近两年一直在国外拍戏,可是很清楚这部电影的投资有多大,光制作费就高达两千万美元,这还不算后期的宣发,如此规模的大片,居然会邀请一个还是央音学院的学生做配乐,这太出乎人预料了。

      李燕歌也知道自己这话说的有多惊人,随即笑了笑道:“只是宁姐还有导演给了我一个机会,具体能不能被选上,还得等我之后写出来才行。”

      “哦,是这样啊。”

      听他这么说,陈充心里才好接受一点。

      她准备再问问的时候,突然身后有人叫道:“陈充!”

      “陈…陈导!你怎么来了?”陈充回头一看,顿时惊讶道。

      一个头发乱糟糟,满口烂牙的中年男人,大笑着走了过来,“哈哈,我这不是马上要拍电影了吗?正好过来取取经,看看国外剧组跟我们的剧组有什么不同的。”

      霸王别姬!

      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

      道士偷欢!

      大唐李白传!

      看到来人的面孔,李燕歌的脑子里一下子浮现了多部电影,其中印象最为深刻的不是评分最高的霸王别姬,而是那部“血馒头!”

      当年李燕歌看这部电影的时候三十多岁了,说实话他看的还是蛮有滋有味的。

      作为经历过第五代导演最辉煌时期的李燕歌,对于陈恺歌这代导演,先天就有好感,所以在光环的笼罩下,对于《无极》这部电影的评价还算高。

      特效、画面、音乐、美术等各个方面,几乎都是无可挑剔的,唯一值得让人吐槽的,恐怕就是剧情了。

      这点李燕歌很有同感,早年看陈导的《大阅兵》《黄土地》《孩子王》等早期作品,在剧情上都绝对算是非常棒的,没有华丽的服化道,但凭借精雕细琢的剧本,不仅好看也令人深思。

      本以为斥资上亿拍的大片能有不同之处,可谁知道除了服化道外,再也没什么可夸的了。

      那边陈恺歌与陈充叙旧之后,注意到旁边一直默默不语的年轻人,好奇的问道:“陈充,这位是?”

      陈充介绍道:“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央音的学生李燕歌,是受邀导演和宁姐的邀请,为我们这部电影做配乐的。”

      “哦?”

      陈恺歌一听,顿时眼前一亮,能被这么大投资的电影受邀制作配乐,足以说明这个年轻人的实力。

      一想到自己马上要拍的电影,想着结个缘,以后难免有需要对方帮忙的时候,遂热情的伸出手:“你好,鄙人陈恺歌。”

      李燕歌握了握手,笑道:“你好你好,陈导的大名简直是如雷贯耳,我很喜欢看你拍的《黄土地》,没想到今天能有缘相见,实在是不胜荣幸。”

      听此,陈恺歌心里很高兴,不由自主的说道:“哈哈,李先生太客气了,我也是没想到今天能遇到一位未来的音乐大才子。”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