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嫁侯门

      第二日清晨,烈日当空!

      吃饱喝足正在闭目养神的熊二突然一跃而起,身体不断变大,古铜色玄光也是闪烁不止,如临大敌一般死死盯着后方修炼室的方向。

      与此同时,城主府前厅的方向也传来了一道有些惊慌失措的呼声:“殿下,殿下,快点起来了,大事不好了,万妖山脉的封印出现波动,斩妖军的几位将军已经先一步赶了过去,我们是不是也要出去躲躲!

      哎!熊二爷您这是怎么个意思,一大早上起来就锻炼身体么,不过是不是有点用力过猛了,我可告诉你,咱们城主府新来的这一批家具可是从墨家特别定制的,你要是打坏了我就从你今年的分红里扣。”说完王小二紧张又有些心疼的看着没有丝毫变化的大理石地面,就连万妖山脉破封的事也不在意了。

      听到王小二这混蛋要扣自己的分红,熊二一双豆大的熊目瞬间睁大,躬身微屈差一点就要冲过去,锤死这个王扒皮。

      他不爽王小二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个混蛋这两年共总是找着各种理由,克扣自己应得的那份分红,要不是自己干了个北城巡防官的兼职,怕是饭都要吃不起了。

      “咳咳咳!熊二,不用这么紧张,是我!”左千秋带着一脸僵硬的笑容慢慢的走到了熊二身后,看着一脸愤怒的熊二,他熟练的拍了拍对方毛茸茸的熊头。

      熊二回头看着左千秋脸上僵硬的笑容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下意识的脱口而出:“左小九,你这是怎么了,不会是吃错药了吧!快点把你那恶心的笑容收回去,真是难看极了。”

      左千秋闻言,刚要微微一笑,却发现自己根本笑不起来,最后只是摇了摇头,从怀里掏出一块秀帕围在脸上,勉强遮住了半张脸。

      与此同时王小二也发现了左千秋的异样,小心翼翼的问道:“殿下,您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昨天风月楼的那几个小娘们表现得不好,放心等会我就去找孙大娘聊聊,在我们镇北城竟然还敢和我们的城主大人耍小心思,我看她们的生意是不想做了……”

      “咳咳咳!够了,还是说说万妖山脉的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封印已经完全破碎了么?有没有通知附近的鹰犬卫!”他此时实在懒得和王小二开玩笑,当务之急还是了解清楚万妖山脉封印的事情比较重要。

      “额!还没有通知盛京方向,因为冯将军传来话说,这一次应该又是灵气暴动导致封印出现间隙,这种事情几乎每年都会出现,只不过这一次闹的动静比较大,所以几位将军才都赶了过去,探查一下具体发生了什么!”王小二摸了摸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道。

      “小胖子,你还真是会大惊小怪,宗文涣那个老东西走的时候可是说过,十年内不用担心封印出现问题,我看你这家伙真是越来越欠揍了。”熊二身上的古铜色光芒渐渐褪去,一双熊掌却是不断揉搓起来,一副要暴打王小二一顿的样子。

      “熊二,你带着王小二去一趟万妖山脉,看看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如果真只是一场普通的灵气暴动导致的,你们也就顺势留在那里,协助斩妖军入山剿灭其中的妖族,绝不可以出现霍乱人族边境的情况。”左千秋声音虽轻,但却杀气腾腾。

      王小二眼神中闪过一丝恍惚,这一瞬间他仿佛看到了那位当朝武帝的风采,果然左氏一族从古至今就没有一个简单的。

      “左小九,你不会真的走出那一步了吧!我劝你还是要三思而行,那条路一旦踏入,将再无挽回的可能!你……”

      “放心,我还没有那么傻,只不过是得到了一瓶淬体丹,我试试能不能越过经脉阻塞,以肉体推开武道门户。”

      “你自己小心点吧!既然如此我就带着王小二先去了,你自己注意安全,尽量不要离开镇北府,最近各方势力的来人越来越多,身份也越来越难以探查清楚!”

      说完熊二直接一只手拎起王小二向府外跑去,一路上王小二凄惨的声音响彻云霄,惹得镇北城的老人纷纷感慨:“王大人又克扣熊将军的工资了!”

      左千秋看着他们逐渐远去的身影,嘴角的笑容愈发的僵硬了,笑了一夜,换做谁也很难在笑的出来。

      随着熊二和王小二的离开,左千秋也将自己关在练功室,并通知下人除了每日将食物放在门外,不允许任何人进入其中打扰自己,就开始了自己的服丹闭关之旅。

      十二天一晃而过,当练功房的房门打开时,左千秋身上的气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幸亏熊二和王小二都不在府中,不然一定会怀疑他被什么来历不明的魔头附身控制了!

      左千秋站在观星台上,面无表情的看着东方那一轮红日缓缓升起,就如同他现在的情况一样,那道紧紧封闭的武道大门悄然露出了一条缝隙。

      这十三天,他每一日吞服一颗魔丹,每一夜都经历喜、怒、忧、惧、爱、憎、欲七情,生、死、耳、目、口、鼻六欲中的一种幻境,其中的痛苦外人根本无法理解。

      要知道在系统的介绍中,天阴破脉丹自第七代魔帝练成至今,尚未有一人能够全部撑过,甚至一直以来都被无情魔宗用来惩戒弟子,就足以说明此丹的可怕。

      而左千秋能够扛下来,凭借的完全就是他那一份对武道的执着,或者说对摆脱现状的渴望,当然这也造成他在第七个夜晚,经历欲之幻境时深陷其中无法自拔,最后要不是武帝留在他识海中的一道武道印记骤然复苏将幻境直接碾碎,他怕是已经死在幻境之中。

      红日的光芒照射在左千秋的身上,慢慢驱散了他身上的寒意。

      十三天的经历让他短时间内失去了对情绪、表情的控制,来自何大春的八层金刚不坏童子身现在也只剩下了一丝,他体内缓缓流淌,属于何大春的精纯内力已然不复存在。

      “天赋平平,不足以让你们费力为我开经拓脉么?老头子那你说的还真是没有错啊!不过我是不会放弃的,时间还长,这个时代才刚刚开始!”感受着体内若有若无的内力,左千秋对着议论红日呢喃自语。

      天阴破脉丹的药力也被他完全吸收,武道九品自此一蹴而就。

      只不过也是这个时候他才明白为什么那位练出这份魔丹的七代无情魔帝,会信心十足的表明如果有人能够挺过这一十三重幻境炼狱,必然可以一夜之间成为一流高手。

      能够帮人另辟蹊径贯通一十三条奇经诡脉,加上庞大的药力,足以让一个初通内力的人晋升一品,只不过短时间内很难在进一步就是了。

      但是这一切换到左千秋的身上就完全不一样了,庞大的药力加上来自何大春的八层金刚不坏童子身的精纯内力才勉勉强强让他进入武道九品的门槛,可想而知他的天赋确实是很一般,甚至还不如一个普通人。

      ……

      据左千秋在盛京城藏书阁的记载中了解到,在亘古大陆,百家、万族对各大境界都有着自己独特的称呼,但是大道殊途归同,经过通天殿的天地玄黄四榜排名,所有人对杂乱的境界也有了一个还算公正的划分和统一名称,不过在各大势力中的榜单中还是习惯以自己的称呼排序。

      以大周为例,大周因以武为尊,故在大周皆以武道九品称之。

      九品到七品,皆为武者筑基的阶段,故此三境被称为开脉,又名百脉通六品成。

      六品到四品,武者练铜皮、淬铁骨、铸金身,故此三境被称为铸天梯,又名天梯一成宗师现。

      三品武道宗师,这一境界也是登入地榜的基本要求。

      二品大宗师、亚圣、诸子,这也是当今世上各大势力最顶尖的高手,也是天榜的门槛。

      至于一品圣人境界,因为灵气的限制,至今还没有人能够突破,这也是大战尚未开始的重要原因。

      同样因为灵气尚未完全复苏,以至于东方瀚海水域、北域万妖山脉、南疆无边老林、西陲神秘天渊,以及一些古老秘境封印都只是有了一丝送松动,但短时间内还看不到破碎的原因。

      不过左千秋不知道的是他的情况其实很特殊,正常来说以何大春八层的金刚不坏童子身的境界就算再怎么削弱也不至于让他堪堪抵达武道九品的境界。

      而之所以中间的转换率会变得这么低,真正的原因就是天阴破脉丹也就是七情六欲魔丹贯通的那一十三道奇经诡脉实在偏门,加上缺少了正统十二正经、奇经八脉的支撑,导至他一身精纯内力在转化时行功路线发生了偏移,大部分都用来冲击全身堵塞的经脉了,至使大部分都消散于经脉骨骼之中,可以说能让他达到武道九品都是个不小的奇迹了。

      呼!

      长呼了一口气浊气,左千秋面无表情的从观星台扫视了一眼万妖山脉,看着被大周忌惮不已的妖族祖地。

      有了内力后,风水山势也变得不一样了,对此左千秋很想轻笑一声,但是脸上却无法做出任何表情,此时的他就像是面部瘫痪了一般。

      就在他转身离开的观星台的一瞬间,那道冰冷无情的机械声再次在脑海中响起。

      “叮!恭喜宿主抵达武道九品,试用期结束!”

      “叮!签到系统正式开启,请宿主耐心等待!”

      “叮!签到系统更新中,系统暂时关闭,请宿主耐心等待!”

      一连串的声音结束后,任凭左千秋怎么呼唤,系统都不在给与回应,可能是系统也没有想到会有人在得到签到系统三年后,才正式将他激活,导致他差一点能量枯竭,这也是为什么三年来左千秋从未通过签到系统得到什么好东西的原因。

      ……

      武道之门开启,他也是时候看看万妖山脉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身为镇北城的城主,要是那面出现问题他必然首当其中,第一个被问责,到时候大周九皇子的身份可保不住他。

      大周分道、州、府、城、四级,同时以中央集权统治天下。

      武帝雄踞大周中枢盛京城,俯瞰天下,以三十六道主钳制天下,牧守万民。

      三十六道主,身份各有不同,即是封疆大吏,也是一方宗派世家之主。

      三十六道之下,又有三百二十四州主,每一位州主之下,又有少则十数个,多则三十有余的府主。

      府主,皆为一门之主,门人弟子不在少数,可谓之豪雄,府中诸城,皆为府主所执掌。

      而镇北城因为宗文涣大将军的原因,独立于大周政治体系之外,不受道州府掌控。

      随着宗文涣的离开,镇北城本应该重新被纳入体系之内,不巧的是左千秋这位大周九皇子来了,所以这件事又变得不了了之,什么时候重回大周体系也成了一个未知数。

      虽是如此,但即便在这北境偏远之地,所有人都知道武帝的名号,知道自己是大周的子民。

      而大周之所以可以掌控这北俱芦洲万里山河,靠的可不是诸子百家、左道旁门的俯首叩拜。

      两百年前灵气悄然复苏,百家传承、左道旁门传承有如雨后春笋一般纷纷现世,很怕慢了一步就会被人覆灭一样,致使北俱芦洲陷入了长达百年的门派征伐,因此当时出现了一种可怕的现象,几乎每一天都有宗派、王国成立,每一天都有宗派、王国覆灭,那一百年也被称为‘诸宗之殇’!

      直到百年前,万妖山脉封印突然出现一道缝隙,为了抵御万妖入侵,北俱芦洲的各大宗门才开始放下彼此的成见,联合起来抵抗万妖侵蚀。

      而其中紧邻万妖山脉的镇北城中的左家,更是趁势而起,以武道为基,融合了兵家部分传承,开创了‘军中武道’一脉。

      加上周太祖惊才艳艳,一身武道修为惊天,凝聚一国之势,成为纪元初期北俱芦洲第一个登上二品大宗师的武道强者,仅用了三十年的时间就一统北俱芦洲,斩了妖族的四位妖王,重新封印了万妖山脉。

      之后更是用了三十年的时间整顿王朝,其为政开明,发展生产,与民休息,与诸子百家,左道旁门交好。在军事上,修整武备,停止了抵御万妖时期的大规模用兵,让天下子民得到了片刻休息。

      直至儒家那位夫子,在雍和宫中骤然暴起,出手重创了周太祖。

      要不是当今武帝,天赋惊人,悄无生息的突破至武道二品,再度镇压了大周的内乱,更是悍然奔袭万里,将儒家夫子击成重伤,逼其逃入中央大商帝朝,大周王朝说不定就一世而亡,哪还有入境以一国之力镇压一州的恐怖景象。

      也是那一年,大周开始驱逐儒家传承,断了夫子一脉传承,同年世人才知道那位儒家的夫子,竟然是大商帝朝商帝的亲叔叔,而其出手的目的据说是因为周太祖想以王朝大势冲击武道一品,一统亘古万族。

      所以说大周统辖天下靠的从来都不是什么诸子百家、左道旁门,从始至终真正为大周弹压天下、主宰政务、巡边守城的一直都诸府下辖的镇城军。

      这些军队,绝大部分都是由盛京城派下来的副道主、府主、城主收录而来,所修的正是大周军中流传的‘军中武道’。

      这种武道最为酷烈,境界提升迅速、却太过伤身,少有能够突破三品的,而且罕有能够活过百岁之人,且无有更进一步的可能。

      然而却也异常强横,相传,即便是兵家体修,鬼谷剑修,道家天宗雷修,同阶都无法匹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