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公趴在妈妈上面

      鼎绪拥有的守护灵噬魂虫,有着模仿的功效,杀死人可以吞噬对方的灵魂记忆,身体随之模仿,与生前无异,只不过每次吞噬只能维持一次,属于消耗性的星技。

      他遇到自己喜欢的皮囊便忍不住将其杀掉,然后模仿成本人融入他的生活中生存一段时间,老天觉得这还不够,给予了他天生的神力和坚实的肌肉,但鼎绪非常讨厌他的外表,相对于此,他更喜欢那种瘦小薄弱却有着英俊外表的皮囊,青华是他所见最满意的一例。

      他将摔晕的青华放倒在地,来到青华面前,一只手托起脸庞,像欣赏一幅美丽的画卷般细细品味着,“真好啊,真英俊。”鼎绪一脸满足,痴迷的盯着看了许久,随后手掌握拳,准备一击将其击毙。

      “让我来代替你吧。”鼎绪甚至有一种痴迷的喜欢,想变成青华从此脱离星魔教去享受青华的人生,只要有这一身外表,就没有能吸引他的存在,最初加入星魔教也只是因为组织允许他寻觅自己喜欢的猎物并变成,这条自由的规则无论在世间哪个地方都是没有的,他感谢着星魔教的自由,甘愿在其包庇下生存,为之办事。

      在最开始接到任务时,他在半路截下五亓兄弟,虽然他们联手给鼎绪也造成了一点损失,但是也只是微乎其微可以忽视的伤痕,鼎绪清晰的记得他们一个个在最后露出的绝望是多么的可爱,以至于他没有能压抑住自己的本能肆无忌惮的将他们五个人的尸体糟蹋了一遍。

      现在他终于找到自己心目中梦寐以求的皮囊,近在咫尺,重拳随之回下,手上没有想象中触感,反而觉得有些冰凉。

      地上的青华化成了一滩水,反将鼎绪的手臂包裹,形成一根根水刺试图扎入鼎绪的身体。

      “不。”鼎绪看着消失的青华,回头寻望,头上又是三发水箭,射在鼎绪的身上,可一切攻击都无法破开鼎绪强壮的身躯。

      鼎绪抬头望去,只见青华跃到一旁的大树上,不断射出水箭清理着想要越线的赏金者们,海域中的蛇扛不住龙的层层撕咬,身体已变得虚幻,好像随时变会消失一样。

      青华在最后的时刻恢复了意识,做出替身转换身形,他清晰的意识到他与这名七星魔徒之间的实力差有着不可弥补的差距,眼下只有先清除其他赏金者,做好他能做到的本职工作。

      鼎绪挎着大步来到大树下方,刚想爬上,树干上湿滑,手根本无处发力。鼎绪暴躁的一拳击打在树干上,可大树的粗壮坚实也超出他的想象,一击下来,大树纹丝不动,就连树枝也没有一丝颤抖。

      眼看自己最心爱的猎物到手飞了,眼下就在自己眼前自己却碰不到,鼎绪有些抓狂,一拳接着一拳不停歇的砸在树干上,仿佛要将树干击毁般。

      青华不顾树下的鼎绪,施展星力万清水箭,铺天盖地的扫荡着赏金者们,箭如同长了眼睛般,每一箭都巧妙的避开骑士队的成员,一只只射向赏金者的要害之处。

      赏金者们不仅要正面面对骑士队的进攻,此时又加上青华高空中源源不断的骚扰,无论哪一方面分了心都是能要命的存在。

      冷钦一刀一刀劈断射来的水箭,贾鸣狼挥动着血殷爪,张巧儿用皮鞭旋转着抵御着飞箭,瑞尔用短剑掩护着自己和侏儒。

      “要么撤退,要么突进去黑森林,这样卡在中间不是办法。”瑞尔向“同伴”呼喊着。

      “你定。”张巧儿又一鞭扫开一排水箭,大量的运动不仅仅是星力的消耗,体能上也渐渐支撑不住了。

      “那就继续保持后退,我们放弃这次任务来日方长。”瑞尔劝说着伙伴,在他的生存观中,只有活着才有未来的意义。

      可就在下定决定时,一群身穿黑袍的人不知什么时候将战场包围,一半在赏金者背后出现,一半从黑森林中走出,威胁着骑士队的后背。

      树上的青华停止了手中的弓,看着将一切团团包围的星魔教徒,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一刻他们变成了瓮中之鳖。

      星魔教徒毫无打招呼之意,催动着星力全力朝骑士队与赏金者们发起进攻,一时间三方势力纠缠在一起,可之前被消耗了太多精力,此时星魔教徒正是全盛之力,试图歼灭着战场上的一切。

      博道城和楼文魁也注意到身边的骚乱。

      “星魔教。”博道城只是看了一眼,黑袍上标志性的星星是他们独一无二的表现。不一样的怒火在心中燃气,作为星云帝国最具有权威正义性的代表,下水道的星魔教竟敢在自己的面前大肆旗鼓的出现,这无疑是不将他放在眼里,不把整个星云帝国放在眼中。

      同样,楼文魁也见不得自己的同类遭到偷袭,这浑水摸鱼之事也让他不舒服。

      两人分散开来,同时赶回战场中央。

      “联手。”二人异口同声的发出指令。

      残缺的骑士队与赏金者们联合在一起,缩成一个球行,将后背隐藏起来,正面面对来自阴影处的星魔教。

      “鼎绪,别再那锤树了。”单麟书摇着扇子从星魔教徒中走了出来,和教徒不同的是,他并没有身着黑袍,反而是穿着一身白褂,上面印着六颗黑色的星星。

      鼎绪回头看了一眼单麟书,“那你给我想办法将树上的那个人给我抓下来杀了,我要他的皮。”

      “别着急,将这里的人杀了,那树上的还不是囊中之物。”单麟书轻松的摇着扇子,看着前方被包围的骑士和赏金者们。

      “星魔教。”博道城看着嚣张的单麟书,“我要把你们统统清除,永远的消失在这个世界。”

      “我看你还是先保证自己能活下来吧。”单麟书不屑的摇摇头,收起手中的扇子,做出攻击的手势,“一个不留。”

      楼文魁双拳对击,“一群蝼蚁也敢造次,不过是白送的‘饭后甜点’罢了。”其余赏金者也打起精神,准备联手作战。

      “蝼蚁也有蝼蚁的作用啊。”单麟书身上亮起灰色的星力,他将星力星星点点洒落在周围附近,躺在地上的尸体,无论是赏金者们的还是骑士兵都如同僵尸般重新站了起来。

      “骨言令,尸兵临。”这种可以操纵尸体变为无意识的不死兵种,站在了星魔教徒的面前,“你们要面对的是源源不断的蝼蚁呢。”单麟书大笑着,指挥着尸体的进攻,这样的尸兵无法运用星技也只能保持前身的身体强度,可重要的是他们不怕疼没有情感,只会按照命令当肉盾吸收火力。

      赏金者们与骑士兵看着曾经在身边的伙伴的尸体,一步步靠近自己,却没有办法出手。

      “他们只是尸体,不要犹豫,是敌人,你们甘心他们的尸体被敌人操控吗?挥动你们的双手,将星魔教的人在此处杀尽。”博道城激励着自己的士兵们,“如果他们在天有灵也不希望看到这一切,进攻。”说完他头一个站了出来,挥动双剑将一名骑士兵的尸体砍断,使得无法行动。

      看着领队英勇杀出,后面的骑士们也呐喊着跟上,与星魔教徒扭打在一起。

      楼文魁也不甘示弱,“伙伴们,不要让这些当兵的抢了分头,让他们看看我们赏金者的血气。”领着赏金者们也加入到战场中。

      “幼稚。”单麟书嘲笑着他们口中的大义,“就让你们彻底的迷失在此地吧。”说着藏到了人影的末端。

      青华在树上观察着,幸好都是三四星的魔徒,六七星的魔徒并不是随地的白菜般数量众多。他又拉起深蓝色的龙弓,箭雨铺天盖地的重回战场中。

      看着青华在树上支援,鼎绪不甘心的重新撞击着大树,力度比之前的更大,出拳的速度比之前更快,一下一下精准重复的打击着同一个部位。

      博道城又一剑劈开一具尸体,对着楼文魁喊道,“拥有这样星技的家伙,一般近战都并不强劲,我为你劈开一路,你去解决掉他。”

      “不用命令我。”楼文魁不悦,却向深处走去,“不过我看那个小白脸并不顺眼,就让我把他的头拧下来当下酒菜吧。”向树上的青华大喊,“小子,还不把我的蛇放了?”

      青华这才意识到,解除深海领域,此时的蟒兽身体透明,好像随时就会消失般,它重新回到楼文魁的体内,只见楼文魁身上墨绿色的光亮化成坚硬的铠甲,一把墨绿色的蟒兽长枪出现在他的手中。

      “空间裂波斩。”博道城一剑挥出,一道看不见的剑气撕裂着大地一路劈开直临单麟书的面前。

      单麟书撑开扇子施展一道灰色屏障抵消了捡气,楼文魁单枪直入,似蟒蛇般冲到单麟书的面前,枪头似蛇头,张开嘴要将单麟书吞入口中。

      单麟书扭转身体,从地下凭空出现三具骷髅代替他被破坏成残片,不停后退的同时弯着腰用扇子在地上不断点出一具又一具的骷髅兵来阻断楼文魁前进的道路。

      “你以为凭借这样的东西就能阻止我吗?”楼文魁挥动着枪杆,骷髅就如同纸片般的脆弱,一碰就碎。

      但单麟书只是重复着相同的行动,很快地上的骨头便残存大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