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井空美女图片

      旅行,对八十年代初的国人,绝对是难得的机会。

      由于粮油票证和收入的限制,普通人几乎没有什么有离开自己生活的城市去外地的可能。

      如果出现这种情况一般只有两个原因。

      要么是夫妻两地分居的去探亲,要么就是身负公务的人去外地出差。

      所以这个时代的人,对出远门充满了憧憬和向往。

      一旦机会来了,都特别的激动。

      出门之前,老早就会在心里盘算着。

      这事完了去哪儿哪儿玩玩,去哪儿哪儿买点东西,反正公私兼顾。

      这大概就是我国最早的旅游雏形了。

      只是话虽如此,真要是踏上旅程,往往也就开始遭罪了。

      排队买票,加塞挤车,滚滚人流,诸多不便,这是当时的普遍情况。

      抢座位,上厕所,找旅店,去餐馆,也免不了人生地不熟的受气。

      可以说上了路,一天到晚,自始至终就没一件让人省心的事儿。

      许多时候往往一个小疏忽,就能给自己带来大麻烦。

      哪怕是像京城和津门这样离不了多远的城市也一样,两地奔波中该受的罪躲不开。

      这就叫做“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时难”。

      不过这毕竟说的是国内老百姓的情况,外宾就完全不一样了。

      人家住的是条件优越的涉外宾馆,出门不是坐飞机,就是火车软卧。

      那消费能力比咱们高出去不是一星半点儿。

      特别是像汪大东这样有钱有身份,受大领导邀请前来的外商,更是不可同日而语。

      无论出行还是住宿,官方都会予以特殊照顾。

      说白了,即使票源或者房源有限,再难订也得给他优先安排了。

      所以实际上,米晓冉这次陪同汪大东和赵汉宇做市场调查,可是一点罪也没受。

      虽然行程比较急,他们在京三天,在津四天,几乎一直在马不停蹄的跑。

      不但把两个城市最热闹的商业区几乎都转了一个遍,而且还抽空拜访了一下津门商业相关部门的领导。

      可吃得好、住得好,又有专车接送,反而让米晓冉感到相当的愉快和充实。

      甚至对于米晓冉个人来说,还极大的开阔了眼界,增长了见识,有着不菲的收获。

      以至于她归来时,从里到外都大变样,连对人生的态度都改观了。

      这话没有一点夸张成分。

      因为一个人的成功,往往离不开名师指路,贵人相助。

      很多人一辈子只能自己摸爬滚打,多数情况都是因为刚踏入社会,一切皆有可能的时候,没人告诉他该如何正确的选择。

      反过来,如果这个时候他能够遇到一个远超自己境界的人,提供的一些宝贵的建议、

      那也许人生的结果就完全不同了。

      宁卫民就是这样。

      他要是没有康术德的指点,恐怕今天还没完成原始积累呢。

      别说猴票攒不了多少,价值千亿的字画连边儿都沾不上。

      根本抓不住老天给的穿越大礼包,只能留下无奈、痛苦和懊恼。

      张士慧也是这样。

      多亏遇见了宁卫民,他才得以摆脱深陷泥潭的处境,走上了康庄大路。

      要不然,别说成为先富起来的人,别无遗憾的娶媳妇成家了。

      搞不好欠一屁股债,跑到花城做殊死一搏,还未必能回得来呢。

      同样的,米晓冉能先遇到赵汉宇,再结识汪大东,还受到邀请陪同他们走上这么一趟,那也得说是运气。

      因为别看就几天的工夫,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这已经足够米晓冉在耳濡目染中受到他们的言行影响,产生灵魂的触动了。

      这即来自与汪大东和赵汉宇闲聊时,对西方社会方方面面的描述和介绍。

      也来自于他们带她领略到的西方先进国家的生活方式和富庶程度。

      更来自于他们办正经事时,一丝不苟的工作方式,雷厉风行的办事效率,细致入微的评估方法,以及沉稳老练的交际技巧。

      这一切都统统让人大开眼界,让米晓冉看到了另一个尤为陌生,五光十色的新世界。

      而这种影响和启迪是潜移默化的。

      让米晓冉不知不觉中,就被汪大东的幽默、狡黠、机敏,以及闻广博的学识和丰富的人生经验所折服。

      并且因此开始和国内的一切做对比,她无法不为共和国落后的面貌感到害臊,也无法不为自己过去坐井观天的无知感到自卑。

      于是对现代的、强大的西方世界,自然而然滋生了更多的仰慕和渴望。

      甚至重新思考自己的人生方向。

      她很有点不甘心再浑浑噩噩的活着,不愿回到过去那样平淡的生活中。

      最关键的一次谈话是在返京的途中。

      当时他们一起来到餐车里去吃他们的晚餐。

      由于这趟车的软席乘客寥寥无几,所以餐车大部分餐桌都空着,只摆着花瓶和菜单,很适合聊天。

      他们要了一个辣子鸡丁,一个腌大虾,一个冷盘和酒。

      菜不算多,可三个人吃,已经富富有余。

      正是这个时候,汪大东举起酒杯号召大家,为了调查的圆满结束干杯。

      随后就宣布了最终决定,他愿意投资,在国内尝试开办一家西式快餐厅,而选择的城市是津门。

      “津门?为什么?为什么不是京城?”

      米晓冉听见就叫了起来,她真的感到奇怪极了。

      “您不是说京城的餐饮环境要比津门好嘛。津门可没有任何做西餐的条件,面包质量不厚,牛肉也不容易买到。甚至没有您喝的咖啡……”

      而赵汉宇也同样不解。

      “舅舅,京城可是首都啊,难道您忽略了这件事的意义?所有政令都出自京城,在京城办店才有可能覆盖全国。您过去不是一直强调经商要有战略性眼光吗?”

      “是的,你们说的都对。”

      汪大东点点头,不急不躁的说。“可搞餐饮是种高风险投资,在共和国开快餐店还没有人做过,我必须得谨慎行事,综合考量啊。”

      顿了一顿,他更详细的解释道。

      “快餐业最突出的特点是方便、经济、清洁。而这个行业的兴旺主要是建立在生活形式的改变上。只有外出吃饭的人多了,在家里吃饭的人少了,才是适合这个行业的社会状况。”

      “这一点其实内地的情况普遍不好,无论京城或者津门都一样。内地人们还习惯老少同堂,为了节省开支在家吃饭。其实很不利于我做投资。”

      “唯一可取之处,是内地青年人有充分的好奇心,渴望休闲品味的提升。我注意过,进口的东西总是更受人们的青睐,哪怕一包进口香烟,一块进口糖,也能引发无数人的兴趣。所以从这方面来考虑,津门的劣势反而成了优势。”

      “两个城市现在人口差不太多。但京城有莫斯科餐厅、新侨饭店两个俄式菜馆。还有能制作欧洲风味香肠的春明食品店,朝鲜风味的延吉餐厅,以及东南亚菜色的京侨餐厅。甚至还有义利食品厂提供较为优质的面包。而津门只有一家德国餐厅起士林。这样来看,我办快餐厅,就是第二家。消费市场还是比较大的。”

      “另外,两地政府对我投资一事,重视的程度也不一样。京城那边毕竟是首都,对我这几十万美元的投资不是很看重。但津门这边诚意很高。这里商业部门比较重视,扶植力度也比较大。而餐饮业的关键,恰恰就在选址,我想津门的领导一定会在这方面尽力帮忙的。有了合适的地点,我的快餐厅也就成功一半了。”

      汪大东的话的确有道理,赵汉宇听了基本上安心了。

      他发现舅舅还是那个精明的舅舅,于是嘴角露出微笑,点了点头。

      但米晓冉毕竟对快餐行业了解不多,半是好奇,半是怀疑的还在刨根问底。

      “啊?您就这么决定了呀。您不觉得风险还挺大的吗?就靠一个好地址和新奇的口味?那要是大家都不爱吃呢。您就这么有信心?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却没想到汪大东被她逗得哈哈大笑。

      “密斯米,谢谢你的好意提醒,没想到你是一个这么谨慎的姑娘。既然如此,为了你的好心,我就再跟你说说。其实照我看来,东西方文化差异性和经营理念的差距,才是我能把快餐店经营成功的信心和把握来源。”

      “第一,内地讲究百年老店,祖传秘方,总是吃老本儿。而西方世界则要求日新月异,求新求变。我举个例子,祖传秘方的百年老店最好的一个例子就是狗皮膏药。”

      “信不信由你,在美国,狗皮膏药是很抢手的一样东西,狗皮膏药其实是很好的一样东西,我自己就常常用,腰酸背痛的时候用它非常好,可它是祖传秘方,永不改进。”

      “药虽然好,但贴在肉上搞得到处都乌七八黑,难看得不得了,贴上去要拿下来就要了命了。可是它死不更改,一百年前是这样,今天还是这样。”

      “但是你看可口可乐,它在早期最成功的是玻璃瓶的包装,后来因为铝罐的进步,它就把它最值钱的包装抛弃了,换成铝罐。现在还有汽水机打得散装蜡纸杯汽水,它就是求新求变。”

      “这么跟你说吧,我要开快餐店的话,不但要求员工都必须微笑服务,就连桌椅的尺寸,我也要按顾客感觉最舒服的尺寸和颜色去做。菜色我会不断研究推出新品,但只会留顾客最喜欢的几种,凡是销售量达不到标准的都会自我淘汰。”

      “第二点,内地在开店时讲究只此一家,别无分号,你要吃就到这儿来,排队排得再长我也不管你,你爱吃就来。西方商业理念则是一本万利,连锁经营。翻译过来怎么讲呢?我认为是一个基本,一万种利用。”

      “这点完全不同于内地,像我开店,只能我有,不能你有,纯粹靠自己发展就会很慢,是把自己局限住了。而西方的连锁经营是我开了这家店,我知道怎么赚钱,就拉着你来做,他来做,最后让大家都赚钱。然后从中收取一定费用。这样就会靠大家的力量,迅速壮大起来。”

      “你觉得有了这两条大方向,我还会输吗?输给那些菜单上的才几乎一半没有,服务员从来不笑,巴不得你不来光顾的餐厅?”

      毋庸置疑,答案是肯定的。

      此时米晓冉已经豁然开朗,不由自主抚掌大笑。

      “我明白了,您是要把能利用的最大化,使利润达到极致啊。这其实是最有效节省成本的办法。可以说是变相的薄利多销。嗯,我看您这两条确实不错,我现在真的相信您的计划没问题,投资一定能成功了。”

      为此,汪大东也不能不夸上一句。

      “密斯米,其实我也看出来了,你真的很有商业天赋。这几天接触下来,我不得不说,你是我在内地所见过的,最出色的好姑娘。你不但很漂亮,也很聪明。而且还有很强的自尊心和上进心。我觉得有必要要建议你,出国看看……”

      这话一说,米晓冉大为吃惊,像是听见了什么胡言乱语一样。

      “啊?什么?您的建议让我出国?”

      “为什么不?趁着年轻去多学习一些有用知识难道不好吗?”

      “我……我出国能念书?”

      “当然可以,上大学呀。我知道内地的求学环境不好,能够上大学的人很有限。但国外完全不同。人人都可以上大学。相信我,出去看看,你的未来会很有前途,远比你在国内埋没了才华要好得多。”

      “您这简直是开玩笑,对我来说出国可没那么简单……”

      “可也并没有多复杂。你的外语基础很好,现在内地已经有了托福考试,你应该去试试,语言关对你不难。而且如果你愿意,我就可以做你的担保人,并且资助你一部分学费,就算是对你救了丹尼的回报好了。关键是,你自己怎么想?是否愿意重新认识自己,迎接挑战,努力发掘自己身上的潜力……”

      这下米晓冉真的愣住了,再也难说出一句话来。

      而赵汉宇则把目光投向她,那表情,真希望她能马上就答应下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