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跟豆奶视频差不多的

      姜童一边介绍一边穿过了红色的大门,“这是鸟居,是人间和神仙住的地方之间的结界。”

      “结界是在你刚刚进来的地方哦!”余念轻声提醒道。

      “我说的是……”姜童没说完就停下了。“你你你,你怎么飘在空中啊!”他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余念凑近他的手机一看,上面满屏幕的“保护主播”的弹幕。

      “放心啦!这里是神仙住的地方,哪有什么妖怪!”她对着直播间的摄像机打着招呼。

      姜童已经被吓的迈不动腿了。

      “别吓着客人!”老妇人的声音从神社内传来。余念没好气的飞了过去,“你什么时候能让我离开这里啊!”她的语气一点也不客气。

      老妇人并没有回答余念的话,知道她不会真的生气才对着姜童说,“小友,来参拜山主的?”

      尽管姜童看着余念腿还在打着哆嗦,但还是咬牙说,“是,是啊!”虽然很害怕,但是他还是是不是的偷偷瞄向余念这边。

      余念静静的看跟着他完成了所有参拜动作,然后跟着他一起下了山。姜童全程都没在说一句话。

      直到他走出鸟居,余念才问,“你真的要离开了吗?”

      姜童的身子一抖,结结巴巴的说,“是…是啊…我要离开…这里了。”

      “其实我也是来游玩的。”余念直接告诉他自己的事情。

      “那你?”姜童反应过来,心中的害怕也少了不少。

      “我被控住了,她们不让我下山。”余念继续哭诉着说。

      姜童不知道怎么滴,胆子也大了起来,他拉着余念,“走,我带着你下山。”

      他牵着余念的手往前走,余念就漂浮着跟着他。走到了余念之前荡秋千的地方,然后被一股拉力又给拽了回去。姜童没能抓住她,奇怪的问。

      “怎么啦?”

      余念身子往前探了探,“我飞不过去了。”看来被人带着也出不去。

      姜童又折返了回来,“你跟我从地面上走。”“好。”余念落到了地上,然后咬牙坚持着往前面走去,她的动作很慢,这也是一直以来都是余谷抱着她飞的原因。

      走到结界时,她再次前进不了了。姜童拽着她的手往前拉,可是根本拽不过去。

      “其它的位置你试过了吗?”姜童不死心的问。余念点头,“这里是一个圈,我根本就出不出去。”

      两人这一番无用功之后,都已经累着喘不过来气了。余念凑到了他的手机旁边,独自上面的弹幕。

      “童童,不要把什么奇怪的东西放出来啊!”余念读完就生气了,“我才不是什么奇怪的东西,我是人好不好。”

      她又继续往下面读,“这个妖怪明显是被封印在这个神社的”“童童要离她远一点啊,只有害人的妖怪才会被封印…”她越读越小声,然后暴怒,“我才不是妖怪,你们才是,你们全家都是妖怪!”

      姜童尴尬的把自己的手机从支架上面取了下来。

      “他们都是瞎说的,你不要介意啊!”姜童和友善的对着女孩说。

      “对了,我有手机,你要不要给家人打个电话报一下平安?”姜童把玩着手机,然后突然眼前一亮说。

      “家人么?”余念看了一眼自己的背后,“我已经没有要打电话的家人了。”

      “额,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没事!”余念并没有说自己一直跟着余谷在一起这件匪夷所思的事情。姜童为了安慰她急忙给她讲自己旅行的趣闻。

      天色渐渐暗淡了下来,月光清晰的洒在地上,“啊,已经这么晚了,你早点回去吧!”

      姜童这才看见手机早已经没电关机了,他急忙从背包里抽出充电宝的线连接上。姜童一直在跟余念聊着自己旅行的经历,一下子就忘记了时间。

      “嗯,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他吩咐道。可他抬头一看,余念已经歪着头睡着了。这么一看怪吓人的。他感觉有一丝阴气不知不觉吹过来他的身上。

      就在他准备给余念披上自己带的衣服时,突然余念动了,只见她缓缓的朝着神社飘了过去。良久,已经看不到她的身影的姜童才反应过来。卧槽,今天经历的这叫什么事啊?

      等到他回到旅社打开手机一看,他的云友群里不知道讨论了好几翻了。有人说他是找的演员故意演给大家看的,然而当时开的是全景摄像机,根本就没有威亚之类的东西存在,所以这种说法站不住脚。也有人直接说这可能是鬼怪神明的最好证明,有很多人已经连夜订了机票,就等着明天亲自过来看看。他直播的对象是大陆,所以这边还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件事,只有个别在这边读书的大陆学生看到了,不过他们也都要读书,一时间也过不来。不过可以想象,明天一定会有许多人来这里的神社参观。

      早上,余念再次从从这张床上起来,余谷继续抱着她去洗漱。既来之则安之,余念已经有些习惯这里的日子了。今天还是那位巫女给她端来了食物,她一边点香一边张嘴等着余谷来喂她吃饭,她们以前经常这样做,早就已经非常熟练了。

      老妇人再次走了进来,她放下了一套衣服,然后对着余念说,“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你先做好准备,这是到时候将要穿的衣服。”

      余念一瞥嘴,“我才不要,要穿你穿……”

      “你难道想一直待在这里?如果你愿意的话也不是不行,我可以让你做一名正式的巫女。”这是老妇人跟余念说的最多的一次话,说完她就直接离去了。

      我们斗不过她。“我知道,我就是故意说出来气气她而已。”余念安抚着余谷,自从余谷完全化为守护灵以来已经很少有事物激起他的怨气了,只要余念在他身旁,他的心态就会一直平静。这也导致两人之间心有连心,很多时候不用询问都知道对方的意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