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不穿内衣扔垃圾

      高一下半学期,就这样匆匆的从指尖溜走,孩子们还茫茫然迷迷糊糊的时候,一个学期就这样结束了。

      王晓琴仍然记得,那年春天,气温异常寒冷。而那年的天气就像王晓琴的心情一样,十分的寒冷。

      2月1号,妈妈告诉王晓琴,自己要外地。接下来有很长一段时间可能都不会回家,叮嘱王晓琴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并且给王晓琴留下了一个带着锁的盒子,上面有一把钥匙。

      那天妈妈用前所未有的严肃的语气告诉她:

      “晓琴一定要乖乖听妈妈的话,好好照顾好自己,妈妈给你留下了钱,这是银行卡,密码是你的生日,一定要省着点花,不要乱花钱。一个半月后妈妈就回来了,如果妈妈一个半月后没有回来,你就用这把钥匙用打开这个盒子,但是记住没有到时间之前。一定不能打开这个盒子,听到了吗?”

      妈妈始终没有告诉王晓琴这一个半月他会去哪里,按照道理来说,孩子突然离开妈妈一个半月一定会焦躁不安的,一定会拒绝的,可是王晓琴联想到了自己看到的那个化验单的报告,王晓琴终是忍着即将掉下来的眼泪,他不能让妈妈看出来自己的难过,强自欢笑的认认真真的点了点头告诉妈妈:

      “哎哟,妈妈,你这么严肃干嘛呀,知道啦,知道啦,一个半月不回家嘛,多大点个事?你肯定是想出去玩,不带我,又放心不下我一个人在家对不对?你还不放心我吗?我上小学就会做各种各样的饭啦,我自己会做饭会照顾好自己的,我会好好上学,我也一定不会乱花钱,我在家等着你早点回来,”

      妈妈紧紧的抱着王晓琴,哽咽不能自语,最终还是狠了狠心,放开了王晓琴的身体,自己背着行囊坐火车独自北上求医。

      王晓琴经理其实隐约的已经猜到了,妈妈这次去一个半月,并不是去旅游而是去看病。他其实都知道这个世界上哪有妈妈会抛下自己的孩子,独自一个人去旅游一个月呢,她故意说妈妈出去旅游也不过是想替妈妈掩饰他无缘无故离开的理由,让妈妈少一些愧疚。

      自从那天在化验单上看到癌症这个词之后,王晓琴就上网搜索了很多关于癌症的信息,他知道,癌症,如果做完手术不复发,妈妈还能陪自己一些年,可是如果手术失败,王晓琴自己都不敢想,离开妈妈的孩子,这日子有多难熬。

      妈妈自从离婚之后,就一直独自一个人抚养着自己,妈妈自己一直都是坚强勇敢强大的,在羽翼未丰的弱小的自己的面前,妈妈总是展开自己的双臂将自己保护在他的羽翼之下,自己从来没受到任何伤害,可是如果失去了妈妈的庇护,自己又当如何呢?

      王晓琴隐隐约约猜到这个盒子里怕是妈妈的遗书,妈妈以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一定会遵循着他的嘱托,一个半月后再打开。妈妈是真的不知道,其实自己早就什么都知道了。

      看着左手的钥匙,右手的盒子,王晓琴始终是在犹豫,究竟是打开还是不打开?

      此时的王晓琴是犹豫的是矛盾的,他需要一个朋友来倾听她所有的故事,它需要一个朋友来开解她,或者说是需要一个人来替他做决定,可是这件事情他该找谁去说呢?

      若是换做以前,他竟然会毫不犹豫的找乔小娇,因为乔小娇是他最好的朋友,最真心的闺蜜,可是现在,晓琴苦涩的笑了一下是啊,可是现在因为韩帅的关系,乔小娇和自己越走越远,

      这件事情说给韩帅听吗??本来面对韩帅,王晓琴就有些自卑,倘若再告知了他这件事情,二人又该如何相处,王晓琴不知道。

      但他知道这件事情他是不会告诉韩帅的。

      犹豫了很久的王晓琴,最终还是到储物间里拿出了一把锄头,用塑料纸紧紧的缠住了盒子,抱着盒子,跑到院子的桂花树下挖了一个大坑,将这个盒子小心翼翼的埋到这个坑里。

      他不停的告诫自己,不管这个盒子里写的是什么,不管自己此刻的心情究竟是多么慌张多么慌乱,就按照妈妈说的话做一切都要听妈妈的话。自己答应了妈妈,照顾好自己,一定要按照与妈妈的约定来执行。

      妈妈一定会健康的回来,妈妈一定会在一个半月后微笑着面对着自己说,“晓琴,妈妈回来了,”

      然后自己一定会非常激动,非常开心的跑过去抱着妈妈,然后大声的说,:“妈妈你去玩的也太久了吧,我好想你!”

      王晓琴小心翼翼,认认真真的在这里埋着盒子,也许他悲伤的心情连老天爷都感受到了吧,突然间狂风大作,暴雨倾刻而下,雨水哗啦啦的打在了王晓琴的头上,脸上,发丝上。

      而这一刻的王晓琴脸上早已是湿漉漉一片,他根本就分不清楚,究竟哪些是自己的泪水,哪些是这些雨水呢?

      趁着下雨,王晓琴在雨中无声的哭泣,他不敢哭出太大声,因为他知道,如果他哭出声音来,周围的邻居肯定会听到,也许这些自己在这雨中大哭的事情就会被妈妈知道,所以她不能哭出声,他只能在雨中无声的默默的哭泣着。

      他其实挺感谢这场大雨,因为有这场大雨的掩饰,就算自己现在哭成泪人,周围的邻居也不会看得出来自己究竟是在哭还是在淋雨,可是他知道自己在雨中短暂的待一会儿可以,时间久了一定会引起别人的怀疑,那么总会传到妈妈的耳朵里。

      为了不让妈妈担心。王晓琴埋好了盒子连忙冲上了楼,直到关上了房门那一刻,王晓琴才发觉自己全身的力气都像被抽干了,他靠着门缓缓的蹲坐下来,泪水早已覆盖了整个脸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