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天堂视频在线网站

      且不说那边以朱公子为首的阴谋三人组如何如何,这边白清儿蹲下身子,哭的那叫一个伤心欲绝,似乎要把所有的委屈、所有的愤怒、所有的失望、所有的痛苦一股脑儿全给哭出来。

      光头三毛立马一个头两个大,要说咱三毛哥也是个有原则的混混,这点从他非要自欺欺人假摔一下,再跳起来光明正大找苏尘茬就可见一斑。

      对女人他从来不屑用强,至于口花花什么的,三毛哥认为这是小情调,男人都喜欢的调调,不解释,你们懂的。

      所以这会见白清儿哭得伤心,小脸上梨花带雨,又凄美又断肠,三毛哥的心便有点揪揪的,哪怕明知这美妞如此撕心裂肺定然不是因为被自己欺负的,可他心里还是挺不好意思的。

      这美妞一看就是正经好姑娘,如此娇滴滴的美人,那跑掉的无耻小子也真是狠得下心,畜生啊!

      好白菜都被猪拱了,三毛哥心里很为白清儿抱不平,对苏尘的鄙夷唾弃更深了几分。

      他挠了挠自己那颗闪亮大光头,试着安慰:“美女,那啥,你别哭啊,我们帮你看清楚那小子的真面目,你应该高兴才对啊!”

      白清儿不理他,依旧哭得痛不欲生,声音都哭得有点沙哑了。

      得了,这还没完没了了,看来此地不宜久留,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三毛哥尴尬一笑,腆着脸说:“那啥,美女,我们不耍流氓了,我们走,这就走,马上走,你一个人保重啊!”

      白清儿只顾着哭,根本没空理他,这会她已经无力去思考,也不想去思考这些人要不要耍流氓的问题,她只觉得若是就这样哭死了,也未尝不是一种解脱。

      三毛哥又看了看她那哭得快要背过气去的样子,心里顿时觉得有点过意不去,毕竟真要说起来人家哭姑娘哭成这样,他责任很大。

      正想着要不要再安慰几句,好挽回自己的光辉形象,他忽然又听到身后众混混杂七杂八的尖叫声怒吼声……

      “三毛哥小心!”

      “卧槽,是你!”

      “三毛哥快趴下!”

      ……

      搞什么飞机?叫劳资小心加趴下,难道有炸弹不成?B84还是B85啊?

      三毛哥纳闷不解地转过头,打算看个究竟。

      怎料他刚一回头,就赫然看到一个红红的长条状物体带着劲风呼啸而至,在他眼不断放大。

      这尼玛什么鬼东西?炸弹不应该是圆形的吗?来不及细想,三毛哥本能地于千钧一发之际伸手护住脸。

      他心里刚刚闪过一丝庆幸的念头,还好我及时护住了脸,英俊的……下一秒,这红红的长条状物体就跟他手背来了个零度角无缝隙亲密接触。

      然后三毛哥果断抱着手原地起跳,嘴里发出史上最惊悚的恐怖惨叫声,十指连心,真特么疼啊,这欲仙欲死的销魂滋味,谁拥有谁知道。

      白清儿惊呆了,她睁大了眼睛,泪珠儿淌在眼眶边打转,小嘴微张,一脸震惊到完全不敢相信的痴傻表情,似乎还透着一种诡异莫名的欢喜。

      众混混傻眼了,这无耻的小子不是个软蛋窝囊废吗?他怎么又回来了?他居然还敢回来?

      三毛哥觉得老疼老疼了!

      等他像只袋鼠一样跳了几圈后,才好不容易顺过气来,忍着刺骨的剧痛先是向地上袭击他的东西看去。

      好吧,这偷袭他的物件赫然是街头混战利器红板砖,他栽得委实不冤。

      然后三毛哥继续忍着钻心的剧痛,抬头看向场中不知何时多出来手中拿着另一块红板砖的……

      “卧槽,是你!”三毛哥目眦欲裂,跟活见了鬼似的。

      这突然出现的人可不就是那个刚才已经跑掉的,被他视为万年渣男软蛋王的无耻小子吗?他他他……

      三毛哥瞅了瞅已经青紫一片,红肿得老高老高的手背和手指,一口钢牙咬的咯咯作响,心里面那个气啊!

      终日打雁竟叫雁啄了眼,这杀千刀的贼小子凭地歹毒,居然下得如此狠手,亏劳资刚才还善良地放他一马,真特么农夫与蛇恩将仇报啊,没什么好说的了,今天劳资不把你打成喇叭花,你就不知道三毛哥我是干啥的!

      三毛哥等着抽筋的剧痛,闷哼一声,暴跳如雷歇斯底里怒吼:“都愣着干嘛?没看见老子挂彩了吗?给我上!一起上干他丫的!”

      众混混如梦初醒,嗷嗷叫着挥拳向苏尘扑去。

      白清儿惊呼一声,捂住小嘴,小脸上再也没了凄苦,心中万载寒冰顷刻间融化。

      他没有丢下我,他不是懦夫,他……

      白清儿脸上羞红了,她居然把他想成那种人,还对他说出那么绝情的话,他应该很伤心吧?他……会不会生我气啊?我真是太过分了!

      白清儿心底涌起深深的愧疚,那么正直勇敢的苏尘哥哥,怎么可能丢下她一个人跑掉呢?可她竟然选择不相信他,真是不可原谅的错误。

      白清儿你记住了,以后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要选择相信苏尘哥哥,无条件相信他!

      白清儿郑重地在心里说出这句话,又开始为苏尘担心起来。

      虽然苏尘哥哥手里有板砖,而且对方领头的三毛哥貌似已经失去战斗力,可他们还有三个人呐!双拳难敌四手,何况这些人都是身经百战的流氓混混,她又怎能不为苏尘捏一把汗,心里替他担心的要死。

      不过白清儿也知道,打架什么的她半点经验都没有,完全帮不上任何忙,如果她冒冒然冲上去,绝对是瞎添乱,只会让局势更加难堪,所以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安安静静待在一边为苏尘哥哥加油祈祷,然后照顾好自己,不让他分心,能全神贯注迎敌。

      苏尘冷笑一声,不理会另外两名混混即将落到他身上的拳脚,操起红板砖向卷毛仔脑门抡去。

      他心里恼恨这厮唯恐天下不乱阴坏阴坏的行为,手上力道不免大了些。

      只听“哐当”一声,红板砖一点儿不客气径直拍在卷毛仔头上,瞬间见红了。

      这货只来得及痛呼一声,就眼冒金星一头栽倒。

      这家伙头真硬。

      苏尘暗暗吐槽一句,甩了甩被反作用力震得发麻的手腕,转过身盯着逮住机会揍了他好几下的另外两名小混混,转转脖子,活动活动背后的筋骨,脸上泛起冷笑,身体都是血肉做的,他又不是钢筋铁骨,被打中的地方当然疼了。

      白清儿心疼不已,却尽量保持不让自己出声。

      两混混瞅见他手里沾血的红板砖,瞳孔一缩,又瞥了一眼倒在地上呻吟不止的卷毛仔,不禁心中发寒,同时打了个激淋,不约而同退后一步,气势明显不如刚才了。

      点子扎手,死道友不死贫道啊!这是他俩的真实想法。

      双方交战不过一回合,己方就折损一员大将,剩下两员大将也都要露出惧意,优势已经不那么明显了,身为已经处于半阵亡状态的光头三毛哥心里面那个怒啊,恨不得把苏尘生吞活剥、红烧清蒸、外加下油锅,七百二十度无死角全方位爆火猛炸。

      此刻三毛哥心里十分十分后悔,后悔他刚才为什么要一时心软放这小子走,如果狠狠揍他一顿,扁得他找不着北,不就什么事都没了吗?

      说不定这会他都已经坐在小妞怀里玩奶了,而不是现在这副身受重创饱受疼痛折磨的凄惨模样。

      血与泪的经验教训告诉他,在这个操蛋的世界里不能做好人,不能心软,尤其是不能对敌人心软,否则,谁试过谁知道……

      三毛哥悟了,在苏尘的倾力帮助下,他悟了,今天这生动的一课对他来说有重大意义,注定让他永生难忘。

      当然这都是后话,并且这世上买不到后悔药。

      所以此时此刻三毛哥只能无奈压下漫天怒火,冲两混混怒吼:“你们特么的都是吃干饭的吗?打架都不会打了?还要老子教?冲上去抢他板砖啊!”

      三毛哥吼完,又急忙忍着疼蹲下去查看卷毛仔伤势,这货流了那么多血,别一不小心挂逼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