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成人VA片

      大帐宽阔,四下通风,有光透过,一片明亮。

      但此时却人头攒动,刀兵挥舞撕裂筋肉,拥挤间利刃染血屠戮,一名名精壮的黄巾力士被削掉脑袋,砍成肉泥混血。

      这场战斗没有丝毫悬念,当彭脱踏入军营时,他的性命便身不由己了,只能说其太自负。

      以为豫州夺权成功,便意味着李唐是软柿子,以为李屠夫低声下气,就看着好欺负,真是勇气可嘉。

      如今深陷贼营,还刀尖上跳舞,一再挑战大统领的底线,臧霸很想问问,你认识梁小姐吗,老子都没机会认识,你是怎么认识的。

      想要在数十万军营中拿其统帅,不是不可以,前提是人家没有防备,或者是那种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忠人,但脑生反骨的李子民,他可能在此列吧,他可能会俯首受死吧,有这个可能不是吗。

      其实李唐完全可以在彭托等人进入大营之前,将其驱逐或者斩杀,但是他为何还要放人进营呢。

      只能说李子民此人心思复杂,就是要多事,就是要借着机会,斩杀这些心怀异诡的使者,让黄巾看看自己也不是什么软柿子,什么人想捏就捏的。

      当初被人翻手夺权,被张经那个使者冷嘲热讽,甚至被麾下兄弟误解,李唐可清晰的记着呢,自己从豫州仓皇出走,其中狼狈至今他还历历在目。

      那张曼成是怎么用所谓的大义和阴谋诡计从自己手中夺取豫州的,心中焉能不有所恨。

      正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但睚眦必报的李贼,感觉十年太久,一年太长,今日便先收点利息。

      他不但报了当初被人夺权之仇,还借此机会试探了麾下统领的心思,试探各部是否真的归心。

      这一点上,他承认自己有些多疑,对麾下某些将领不是很信任,想要借此机会试探其中道道。

      李屠夫麾下各部统领多是黄巾出身,除了典韦太史慈徐晃这些属于后来投戝,其他人如臧霸黄邵周仓昌豨等皆是豫州老贼。

      甚至连李唐自己,曾经也是黄巾中的一员,当初豫州那么多统领毫不犹豫的与张曼城混到一起,其中的教训不是很远,这种情况下心中有疑也在所难免。

      .......

      洛阳,南三十里,伊水县城。

      城府高大,张曼成孙观等黄巾将领,聚集议事厅内。

      案牍上,一颗染血的人头赫然摆正,血腥气弥漫下帐中气氛凝重。

      “欺人太甚!”

      张曼成面色难看,他环顾众将道:“两军交战尚不斩来使,如今我们身为友军前来支援,那李唐竟然下此狠手,欺我军中无人乎?”

      “彭脱乃大贤良师特使,如今被李贼所斩,此恨难消!”

      虽然知道彭托嚣张跋扈,此行可能会惹怒贼首,但没想到对方会冒天下之大不韪,直接斩使。

      这是不把大贤良师放在眼里,视百万黄巾义士为无物,视造反大业为什么。

      李屠夫嚣张,此气怎能咽下,若不有所作为,必备那小贼轻视,于大贤良师也无法交代!

      大贤良师派彭托南来,不远千里赶赴洛阳,是有秘密任务的,如今任务没能完成,却丢了脑袋,这让人如何不气。

      世人只看到彭托愚蠢,带百十名黄巾力士便敢入贼营弄险,却不知道其中的风险与价值。

      若彭托此行顺利,则白得洛阳城外数十万大军为己用,破洛之功则归黄巾,风险与收获自然值得冒险。

      但现在吗,确实遇险了,因为此时的李屠夫,已经不是当初在豫州束手束脚的那个子民了。

      其已经成长为一方巨匪,以前的黄巾将领归心,途中新招募的人才多矣,这种情况向下他还有啥顾忌的。

      贼军的嚣张,让张曼城心中怒火勃发:“我欲起兵为其报仇!”

      “不知诸位以为如何?”

      听到张曼成的怒语,帐中诸将腹诽不已。

      即是使者,为何携带悍卒刀兵进营。

      这也就算了,最后更是在人家帅帐刀兵相见,其不死谁死。

      不过张曼成终究是一方渠帅,纵使诸将心中腹诽,也不敢言明!

      “张帅,李统领明目张胆的将彭使首级送来,必然做了万全准备!”

      帐下孙观出列:“轻易起兵,恐有不测。”

      “而且洛阳城外有雄兵二十万,人多势众,我等这点人马....”

      他言明厉害,不想将事态扩大,也不赞同现在与李唐敌对。

      “二十万?”

      听此言,张曼城更是气炸了肺:“他李唐只不过是个毛都没长齐的小贼,能力不及狗屎,有何耐敢言二十万?”

      “依吾看,有十万人顶天了!”

      这个时代管理千把人都已经很费力了,能管理数万人的更是大才,更遑论二十万!

      李唐前身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毛贼,在张渠帅看来,若不是侥幸胜了汉军,恐怕没人知道其是个啥。

      事实上也如张曼城所料,李屠夫确实没有能力管理好二十万人,若不是一众手下人才在分担压力,贼军早崩溃了。

      自从洛阳贼军达到二十多万众,在没有攻城这种绞肉机消耗后,贼首便有意识的开始控制营中人数。

      不在强征周边穷苦百姓,而是着重吸收一些自愿来投的义士。

      二十多万人,实在是戝首能力掌控的极限,也是他现在的上限。

      若不是有当初豫州统军经验,说不定现在的贼军会更加混乱,更加不堪。

      除非愿意像其他黄巾一样,随便裹挟放任自流,也不想着如何有效编制把控,那百万人亦无不可。

      冷兵器时代人数一般都代表着战斗力,但兵甲才是王道,没有足够的兵与甲,最终也只是一群乌合之众。

      更重要的还有人才,完备的基层及上层将领,才能有效发挥出其中优势。

      人多了,贼军大营每日吃喝拉撒就是个大问题,更别提其中物资调配消耗之情况。

      种种问题,暴露了乌合之众的不足,戝将也愈发感觉麾下人才匮乏,同时对这个时代的大能,也更加看重。

      数十万贼军,实在是个庞大的数字,也让一众黄巾将领敬畏和怀疑。

      渠帅心中怀疑,其他戝将可就难说了:“张帅,就算只有十万人,我等也未必是其对手!”

      “是啊,张帅,李统领势众不可妄动!”

      “若起冲突恐难善了......”

      议事厅内,黄巾各部将领你一言我一语,统一口径皆不同意轻起战事。

      这些出身豫州的黄巾统领,当初也跟李唐混过一段时间,所以多多少少不愿兵戎相见。

      李唐纵横中原腹地,如今又在京畿重地驰骋,岂是易与之辈,其中厉害好多人早就领教过了。

      张曼成看着手下众将一口一个李统领,他心中怒火积蓄,更加坚定了心中意志。

      努力平息胸中恶气,开口道:“李贼目中无人,擅杀上使,此事不能干休。”

      “诸位且回营中点齐兵马,随本帅去会一会那贼斯。”

      .................

      洛阳,东南二十里外,伊水河畔!

      两部大军相互对峙,张曼成麾下三万黄巾严阵以待。

      军阵横列,旌旗招展,军中武器八门,服饰各异,排列着整齐的队伍,手持利刃。

      虽然武器杂乱,服饰有别,但这些都是在豫州,经过数十场大战磨练出来的老贼。

      堪称百万黄巾中少有精锐,一般城卫官兵未必是其对手,这也是张曼成的底气所在。

      这些老贼原先都是李唐手下马仔,也是其野心初始的起点,可惜最后为他人做嫁衣。

      河岸平原,徐晃麾下两万新兵青壮同样列阵,长矛如林刀盾紧随。

      统一的黑色战袍,于无声中,透着冲天肃杀之气。

      相比于黄巾穷酸,徐晃新军武器装备要豪华多了,这要归功于匠营的兄弟。

      随着时间推移,不但军中新兵在持续增加,就连匠营中打造刀兵盾甲,也多有富余。

      一众新兵也鸟枪换炮,配备了长矛刀盾,并且统一服饰。

      同色服饰,统一兵器配备,可以更好增强士兵集体意识,与集体依附和荣誉感。

      清一色的着装,对军队士气也能产生激励作用,其中内韵妙不可言。

      微风细细,伊水荡漾,不时有鱼儿倾吐泡泡,于水面撒花。

      贼军阵前,徐晃手中战刀高举,迎着刺眼的日芒,狠狠的挥下:“退,或者死!”

      “死,死,”

      两万营兵杀气冲霄,呜汪汪的黑色海潮涌动,缓步向黄巾大阵逼近!

      他们步伐整齐,刀枪齐备,怒吼声震荡云霄,好似百战精锐。

      徐晃无疑是个能人,经过一场场攻城战磨练,不但能力突飞猛进,麾下士卒也能列着整齐军阵。

      西侧,张曼城目光闪烁,望着缓缓压迫而来的两万贼军,一时间举棋不定。

      黄巾贼将沉默以待,士卒紧握刀兵,也感受到了沉重的压力。

      “轰隆隆!”

      马蹄雷动,陡正北方尘烟四起,大股骑兵奔腾!

      “止!”太史慈一勒缰绳,胯下追风良驹人立,三千黑骑止步。

      “踏踏!”

      他策马掠阵,目视远处的黄巾军,高声厉喝:“传大统领,令!”

      “司隶所有黄巾,当据守各地关隘,不可越界!”

      “擅入洛阳者,死!”

      “死,死,死!”

      黑骑兵高举战刀,目光眺望远处的黄巾军,跃跃欲试。

      他们中,除了老贼,其他人都不是黄巾出身。

      而军中战旗,早已被唐字深深烙印,就连一些老贼,也在不知不觉间与黄巾渐行渐远。

      他们已经成长为,天下另一股义军,另一股势利,不受张角节制。

      这些人,只尊大统领令,张角是谁,他们跟本不在乎,也不想鸟他。

      此刻的贼军是强大的,洛阳城外二十万刀甲齐备,且经过惨烈攻城洗礼的乌合之众,绝对是当前局势中数一数二的力量。

      他们或许没有大汉的体量,也没有黄巾那样四面开花的局面,但二十多万的兵力,却是实实在在的,甚至若能占据司隶,攻破洛阳,一跃成为天下第二大势利,也尤为可知。

      贼军嚣张,黄巾阵中张曼成的脸色同样不好看,他听到对方目中无人的言论,心血起伏,随时可能暴起。

      然而当看到对方身后列阵整齐的骑兵,以及那一身奢华的装备时,他不得不忍下心中怒气。

      相比于贼军人手长矛刀盾的奢侈,他麾下的黄巾简直就是一群乌合之众,或者说穿着与装备太过寒酸,以至于莫名其妙的低了一头。

      论战力或许不好说,但论装备绝对是贼军占据上风,张曼城也想弄些好的武器装饰一下脸面,但没办法,谁让李贼率先攻入司隶,并且搜刮了各地府库,自然人比人气死人。

      甚至对方命令他退回驻地,不可擅自越界,他都得忍着,因为形势没人强。

      “欺人太甚!”他怒骂一声发泄心中郁气,旋即策马转身,怒吼道:“撤,全军撤离!”

      “回伊县!”

      “回城!”

      黄巾将领们闻令不由舒了口气,纷纷下令回城,面对李唐麾下两万贼军他们便感到了庞大压力,此时加上远处数千黑骑兵,一时间有些心惊胆战感觉。

      撤军的同时,张曼成回首望了一眼,恨恨道:“今日之辱,他日百倍还之。”

      他不相信李戝能够一直逞凶,待各部黄巾集结,便是其受首之时,到时要亲自拧了那颗脑袋,当球踢。

      贼军看似势大,但他们猖狂不了多久,所以张曼城决定忍一时.....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