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片福利盒子随机

      “这!”田丰脸上瞬间写满了震惊。

      “主公,就算我有幸能模仿您一样的气势,但我的长相和主公完全不一样啊。”

      “此事你不必担心,我早些年曾在一位奇人异士那边,学过易容之法,足以以假乱真。”许墨微笑着说道。

      他知道这件事已经成了,田丰刚听到会震惊,但他很快就会想通,都不用多余的解释。

      作为一个脑残粉,他阅读理解这件事情的合理性及益处,绝对能理解到许墨都编不出来的那一层。

      果然。

      “懂了,懂了,臣懂了!

      原来主公心中早有大谋,主公的意思是,由我易容成主公的样子,在汝南吸引敌对势力的注意,而主公则趁机潜入敌后,以身赴险,为将来起事拉拢盟友。

      待主公归来之时,就是一呼百应,一统天下之时!”

      “没错,就是这样。”许墨点了点头,在心中为他的理解能力而喝彩。

      “那你想好没有,要不要接下这个任务,事先说好,我不会逼你,易容成我的样子在汝南吸引别人的注意,也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他已经摸清田丰的路子了,正向不一定,但反向操作绝对能成。

      果然,田丰听到说危险之后,立马目**光,重重的点了点头,“主公您都甘愿身赴敌后了,我在前方做一些这种小事,又算得了什么危险!

      我辈之人,又岂怕危险,主公,你尽管安排吧。”

      许墨满意的点了点头。

      ……

      又给田丰强化了两天的思想,军阵走到了一个山间,旁边正好有一个山洞。

      “全军休整,”许墨下令,带着田丰下马走进山洞,“你们退后一里保护,没我的命令,任何人不许过来。”

      将士们对这个命令虽不明所以,但依然领命退下。

      “那我便开始易容了。”

      “主公请吧,臣已经准备好了。”田丰深吸一口气,他已经做好一切准备。

      许墨拿出这两天让人收集,然后自己加工的工具材料,在田丰脸上一阵涂抹。

      半个小时之后,一张与袁绍一模一样的脸,出现在了许墨的眼前。

      “你看看吧。”许墨递过去一块铜镜,感觉自己现在有些像个整容大师。

      “这,这,巧夺天工!”田丰被震惊到了,镜子里那个人除了穿的衣服不一样,完全就是一个主公啊。

      他的手摸着自己的脸,触感真实,但却仍然不敢相信这就是自己。

      这种操作,颠覆了他的认识。

      “这,这原来就是易容之术。”

      田丰喃喃自语,想之前他还简单的以为,这不过是的简单的小把戏,对主公的计划虽然认同但并不看好。

      许墨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成功,他的易容术,脱胎于一个个的武侠世界,但早已经超脱于任何一个武侠世界。

      易容过程中,他使用了一些内力额,可保证这次的易容,至少半年之内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主公,容貌现在是像了,气质我尽力的话也能模仿出一样,但是到时候处理问题怎么办?”田丰从震撼中回过神来,又提出一个新的问题。

      “到时候,小事你就自己解决吧,我信任你的能力,很棘手或者进退两难的问题的话……”

      许墨想了想:“你就跟他们说,‘这还要问我吗?这点小事都解决不了,我养你们有什么用。’,最后实在是需要我解决的问题,我自然有法子告诉你解决的办法的。”

      “妙啊!”田丰点头,“主公,臣懂了。”

      “那主公您准备什么时候走?”

      “自然是越快越好,我现在就准备上路了。”许墨说道:“来,咱们把衣服换一下。”

      “你等一下出去之后,就说‘田丰’已经被你‘袁绍’派出去执行秘密任务了,其余的一个字也不要多说。”

      “臣懂了。”

      “好,那你出去吧,我在这里等着,你们走之后我再走。”

      “那微臣告退了,微臣在汝南等待主公大捷,为主公照顾好后方,不让主公有后顾之忧!”田丰跪在地上,行跪拜之礼。

      许墨拉起他,“你也好要照顾好自己,等回去之后肯定会有很多刺客,你记得加强保卫的力量,我不想看见你出事。”

      田丰万分感动的点了点头,“是,主公,就冲着主公的这份关心,臣无论如何也不会有事,更不会顶着主公的脸,堕了主公的威风!”

      或者就行,堕了也没事……许墨道:“好了,你退下吧。”

      “再会,主公。”田丰整理了衣衫,深吸一口气,退出山洞。

      “呼。”

      许墨长舒一口气,终于是不用听到有人在自己耳朵边上一直喊主公了。

      终于,是能够自由活动了。

      有个假袁绍在前面撑着,那天下所有人都知道袁绍没有死,那他自然也可以改换身份,去完成自己的任务了。

      这个操作最大的风险,就在于易容顶替之人,会不会嘴里把不住风,但是田丰这个狂热脑残粉显然是不会。

      脑残粉,用是真的好用。

      又过了一阵,听着山洞外面,已经没有了人的声音,许墨走了出来。

      目标明确……先去找到刘备。

      方向他已经确定了,他复制一张赵虞身上携带的地图放在身上。

      ……

      隆中。

      许墨找到刘备之后,远远地看了一眼,就直接一路赶到了这里。

      开始四处寻找诸葛亮的踪迹。

      “大娘,我跟您打听个事儿,请问你们这儿有一个叫诸葛亮的人吗?”

      一家农户门前,许墨对着一个坐在板凳上择菜的大娘问道。

      “啊,你说什么?”大娘停下手里的活,抬起头一脸的疑惑。

      “我说,我跟您打听一个人,诸葛亮,您知道他家住在哪里吗?”许墨提高了些音量,又问了一遍。

      “诸葛什么?”

      “亮。”

      “什么亮?“

      “诸葛。”

      “诸葛什么?”

      ……机械朴实的对话,许墨觉得这一瞬间,自己仿佛是穿越到了夏洛特不开心的世界里边。

      算了算了,换一个人问吧……许墨放弃了,说道:“大娘,刚才我说今天这风景很好,您老慢慢择菜吧。”

      许墨转身想走。

      “你这年轻人,怎么净说些胡话,当我老人家耳朵不好使是吧?你刚才明明就说的是,诸葛亮家在哪里?”大娘不服气的看着他。

      许墨:……

      “大娘您听清楚啦,是我的错是我的错,那您可以告诉我,诸葛亮家在哪吗?”

      “诸葛亮?我不认识。”大娘摇了摇头。

      天空中,不知道从哪飞过来两只乌鸦。

      “老头子,这位年轻后生想问诸葛亮家在哪里,你听过这个名字没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