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菠萝蜜高清视频在线播放

      云喜回到家里,在打开灯光的那一瞬间,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没有一点烟火的气息,倒有些怀念之前在英国和妈妈相依为靠的日子。

      也不知道回国的选择做得对不对,于私她并不想离开妈妈,但她作为团队的领头,必须要做出利于团队的选择。

      她忙到这么晚也没心思吃饭了,就在沙发上躺着看看电视。

      “叮咚!”门铃突然响了,她边走边问,“谁啊?”

      等凑到门口录像仪上一看,原来是江润止,这么晚过来干什么?

      她打开门,“有什么事吗?”

      自从云喜知道江润止有女朋友之后,就告诉自己一定要和他保持距离,所以她的表情带有些许的不耐烦,两人之间也隔得很远。

      小丫头怎么了?江润止看着她刻意疏远的举动,摸不着头绪,难道是身体不舒服?

      “这是林阿姨做的饭,回来的这么晚,你应该还没吃吧。”他将手中的饭盒递了出去,在高中的时候,云喜就特别喜欢家里林阿姨做的菜,说是有一种妈妈的味道。

      今天下班的时候,他还专门去云喜那里看了一眼,竟然还在拼命地看文件,真是不把自己身体当回事。

      回到公寓后,他就让林阿姨做了几个拿手菜带过来,好不容易等到她回来,又巴巴的给她送过去。

      云喜透过饭盒都能闻到里面饭菜的香味,下意识的就想接过来,可是脑中突然闪过宋薇的脸庞,她将伸出去的手放在门把手上面,有经验的人都知道,这是送客的意思。

      “无功不受禄,江总拿回去吧,我不需要。”

      拿着饭盒的手指缩紧,他盯着云喜的眼睛,意味不明,“怎么了?”

      “江总,是我当年说的不明白吗?而且都已经过了六年了,能不能当做陌生人?”她一字一句说的非常清楚,不讲情面,不识好歹说的就是她了吧。

      每次在她快要忘记的时候,他就出来让她重回那年时光,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云喜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好,陌生人。”江润止嘴唇紧抿,从牙缝中吐出几个字。

      门关上了。

      云喜心中并没有想象中的痛快,反而有些失落。

      手机铃声响起,打破了房间内的平静。

      “云小姐你好,您要找的房子有合适的,方便明天来看吗?”

      “可以,下午吧。”

      房子有消息了,之前找了这么久都没有,反而她下定决心了就来了,一切都来的刚刚好。

      “嗷呜~”西西感受到自己主人心情不好,在他裤脚边乖乖地蹭着,仿佛在安慰他。

      “你觉得我要不要继续?”

      “嗷呜~”

      “你说她怎么了?突然这么....”那种感觉他觉得有些熟悉,据他对云喜的了解,她要是没受刺激根本不会说出那种话,难道是工作上有什么不顺心的?

      “嗷呜~”

      “你也觉得不是我的问题对吧。”他抬手在西西的头顶上摸了摸,将它抱进怀里。

      西西:我没说........

      “研发部找她麻烦?怎么之前没跟我说?”江润止听到李旦汇报这几天云喜的事,“为什么?”

      “宋经理说新产品和季度主推产品撞了,要他们重新弄。不过后来云总监出面解决了。”

      “怎么解决的?”这么大的事他居然一点都不知道?看着手底下这帮人还是太闲了。

      “云总监和宋经理私下解决的,我也不清楚。”

      江润止冷冽的看着李旦,冷哼了一声,“我说过研发部不能去干预他们,都听不懂话?”

      他将手上的文件“啪”的打在桌上,“那款玫瑰之恋主推给我下成当季新品。”

      “好的,我这就去办。”

      他就说感觉小丫头的情绪不对劲,原来是以为他违反约定了。

      等他晚上回到公寓,准备找小丫头道歉时,却发现对面的门整晚都没动静。

      这天晚上,江润止手中的酒也没有停过,他实在想不通这丫头还能去哪儿呢?

      “查查云喜去哪儿了,安不安全。”

      李秘书接到江总电话时,已经临近半夜,他迷迷糊糊的应下。

      不一会就查到了云喜的租房地址,他给江润止发过去。

      所以为了躲他宁愿搬去这么远的地方?他又不是什么洪水猛兽。

      云喜搬走的消息导致江润止这一天都有些走神,在接到萧策的电话时,他不耐烦道:“有事快说。”

      “你女朋友受伤了。”

      他下意识的皱眉,沉声道:“哪来的女朋友?”

      “云喜啊,是叫这名吧,当年你不是对她视若珍宝,怎么舍得让别人一个人来这里看病.......”

      后面的话他都没来得及听,直接打断,“在你医院?”

      “对啊,还是我治的。”

      “你是什么科?”

      “喂,兄弟,你怎么回事,骨科啊骨科,这么多年了,你居然不知道?”那边的男人假装哭道。

      “我马上过来。”他挂掉电话后,拿起椅子上的外套,边穿边对李秘书吩咐道:“现在去第四医院。”

      医院这边。

      云喜看着给自己看腿的医生,弱弱问道:“严重吗?”

      “轻微骨折。”萧策看了看云喜的骨片,得出这样一个结论,“你一个人吗?”

      她轻微点点头,医院里面有些热,她把帽子摘下来透透气。

      “你是云...云喜?”对面那医生扫了一眼,随后惊讶道。

      “您是?”

      “我是萧策,你不记得了,江润止同学。”

      云喜仔细回想,仿佛是有这一号人,怎么看个病还能遇到熟人?居然还是江润止同学,太尴尬了。

      见云喜表情有些凝固,萧策转移话题,“我现在给你打个石膏,你跟着护士先进去。”

      她一走后,萧策就给江润止通风报信了,他作为江润止多年好友,肯定是知道他对云喜的心意,这么好的机会千万别浪费了。

      “大概要四周才能拆石膏,这段时间要注意保护好右腿。你要不要叫你朋友来接?你的情况要用上轮椅。”萧策收拾好后,又给云喜说了一些注意事项,看她只有一个人好心提醒道。

      云喜刚准备给何楚见打个电话,就听到一道男声,“我来接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