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是肉欲的主妇联谊

      宽阔的大道上,清乐县和玩家联军排成长线,绵延数里。

      玩家们在队伍的最前端,排列毫无章法,没有统一的规制,都是一小波聚在一起,中间都留有不小的空隙。

      清乐县的县军在玩家之后,与玩家们不同,他们排列有序,整齐,结成方阵,向前推行。

      可见,虽然将领不咋滴,但清乐县的军队都训练有素。

      栗乐身旁一名军候看着前方散兵游勇的玩家们,有些担忧“将军,我们还是和这些异人换下位置吧,异人在前,一旦遇到战事……”

      军候话还没说完就被栗乐打断,满脸得意的说道:“一旦遇到战事,这些异人就是最好的后盾,我方可迅速结成方阵,哈哈,我这主意真是绝妙啊”

      栗乐让玩家们打头就是要让他们做肉盾,可是,玩家们会那么老实吗?尤其是这游戏死亡惩罚机制这般严重的情况下。

      那军候看着满脸得意的栗乐,到嘴的话怎么也不敢说出口。

      “我军可是有数十万之数,那些土匪应当不敢出击吧”军候只得如此在心里安慰自己。

      “报,将军前方出现大量骑兵,数目应在四五千左右。”

      军候刚安慰完自己,一名斥候就飞马来报。

      栗乐嘴角勾起一丝不屑,下令道:“呵,未曾想这帮土匪竟然还敢出寨,传令下去,结阵迎敌。”

      清乐县军队动作很快,方阵一会儿就形成了。

      前方玩家们也都受到消息,纷纷停止行军,但,大型战争经验不足的他们不知道现在该如何行事,只是呆愣在原地。

      距离联军1500米处,霍去病带着冠军铁骑停在了哪里,观察着联军。

      此时的霍去病脸上带着面具,手拿一把红色长枪,身着银甲,披着白袍,胯下骑着一匹神俊的白马。

      这一套装备下来,曾经的骠骑将军神威再现,霍去病觉得自己仿佛又回到了曾经北却匈奴的时期,意气风发。

      这套装备全是老丈人送的,面具可以遮掩身份,毕竟霍去病还得建领地呢,若背上土匪的名号,领地肯定是建不成的。

      方武和方念晴骑马立于霍去病两侧,三人站在队伍的最前端。

      “俺说,姑爷,可千万莫要冲动啊,对方人数太多了,一眼都望不到边”方武担心霍去病年少,一时冲动会让骑兵冲阵。

      霍去病仔细的观察了敌军,果然如清乐县公共频道上所说,玩家在前。

      “哈哈,方叔,直接冲阵其实也可击败敌军,不过,这样的损失大些。”

      “方叔,你带一千人马上前,不要冲阵,弩箭放完一轮就回来。”

      方武对霍去病的命令有些迟疑,虽然他自诩胆大,但看到敌军如此之众也免不了发怵。

      “方伯伯,你不去的话,晴儿可去了。”看到霍去病微眯的双眼,方念晴赶紧对方武说道。

      虽然相识没几天,但方念晴仍是发现了霍去病的一个习惯,思考问题时习惯眯着眼睛。

      方念晴就怕他是对方武有了意见,所以以自身逼迫方武感觉动身。

      “方叔可是怕了?哈哈,不必担心,敌方骑兵在后,赶上前来也要不少时间,步兵不可能追的上你的。”

      霍去病心里并无不满,他知道自己现在没有威信,就像他曾第一次带兵时一样,没关系,这战之后,寨力将无人敢不从其令!

      方武遵从其令,率一千冠军铁骑上前。

      霍去病又令方念晴准备好,等方武射完一波,她带一千冠军铁骑再射一波,反复如此。

      对面要么派出骑兵阻挡,要么就继续用玩家当肉盾。

      若是派出骑兵,霍去病正好剿灭敌方机动力量,若是玩家当肉盾?呵呵,你得看玩家愿意不愿意。

      当方武距离玩家百米时,冠军铁骑们纷纷放箭,千枚箭矢冲上天空,然后向着玩家们落下。

      未经过大型战役的玩家何曾见过如此场景,光是刚才冠军铁骑靠近就有人被千骑冲阵的威势所震慑,何况是如此密集箭雨。

      他们纷纷开始躲闪,有的更是直接爬到地上,结果被躲闪的人群踩成肉泥。

      玩家们显然比霍去病想象的更加不堪,一轮的骑射就使得玩家阵脚大乱,相互推挤、踩踏。

      连续四轮的箭雨,使得众玩家完全崩溃,纷纷向后溃逃,虽然栗乐及时下令斩杀后腿的玩家,但也是杯水车薪。

      玩家们的数量毕竟远远多于清乐县军队,玩家们的溃逃给清乐县军队方阵造成了巨大冲击,使其阵型已经散乱不堪。

      在玩家们开始大规模溃逃的时候,霍去病果断下令“兄弟们,敌军已败,随我冲阵!”

      五千冠军铁骑的冲锋使得大地都在微微颤抖,前方逃的慢的玩家直接被贯穿,数量众多的玩家甚至没有能够使得冠军铁骑的速度下降哪怕一丝一毫。

      霍去病、方念晴带着冠军铁骑,一头扎进了清乐县军队那已经完全不成型的方阵。

      即便清乐县军队都训练有素,但仍是不堪重负,终于崩溃了,当真是兵败如山倒啊。

      五阶的冠军铁骑,霍去病本身特性500%的加成,再加上联军已然崩溃,无心战斗。

      碾压!完完全全的碾压!这是一场屠杀战,由霍去病主导的大屠杀!

      这,是一场不对等的战争!

      虽然已经算是取得胜利,但霍去病仍然下令继续追击,他想尽可能的消灭清乐县的有生力量,使其无法在对方家寨进行围剿。

      冠军铁骑一直追出了百余里地,一路上撒满了联军的尸体。

      “传令,停止追击,收拢俘虏,打扫战场。”百里追杀使得冠军铁骑早已人困马乏,霍去病见差不多了就下令停止了追击。

      大胡子方武脸上带着疲弊,却又异常兴奋“姑爷,你真是厉害,咱竟然真的能赢。”

      “不过是异人不堪一击罢了,若没有异人,这场仗也不会如此容易。”

      “姑爷,这可不对,俺以前也带领兄弟们冲击过溃军,但哪有今天这般容易”

      的确,追击也是一门学问,霍去病天生就对战场有着异常敏锐的嗅觉。

      所以在冲阵过程中,霍去病每次都能做出最正确的判断,带领冠军铁骑冲击敌人最薄弱的地方,将损失降到了最低。

      所以方武才会觉得今天的冲阵异常顺利。

      面对方武的夸赞霍去病只是微微一笑,并未回应。

      这时,方念晴对方武说道:“方伯伯,你回寨子一趟,叫人来运输战利品,仅靠咱们这些兄弟可拿不下这么多东西。”

      “好,俺这就去。”

      方武走后,站在原地的两人气氛开始变的尴尬。

      方念晴理想中的丈夫是那种能指挥千军万马,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将军。

      现在霍去病的表现完美的契合了她心中完美丈夫的形象,但现如今方念晴的心思很复杂。

      一方面她对霍去病很有好感,另一方面,虽然平时古灵精怪,但却仍然有着少女的娇羞。

      少女的矜持不允许她立刻对霍去病投怀送抱,当然其中也有她俩那莫名其妙的新婚之夜的原因。

      和霍去病一样,现在的她不知道该如何与霍去病相处,所以只得与霍去病冷面相对。

      霍去病前世也有妻子,但那时他和妻子是相敬如宾,那有现在他和方念晴这般复杂。

      “晴儿,我会负责的”霍去病也不知道此时该说些什么,但他知道身为男人,他得率先打破尴尬才行。

      不过,这干巴的话语,霍去病就是人们所说的直男吧?

      方念晴听霍去病说的话有些恼怒,这人激励士气的时候话一大堆,轮到哄女孩子了反而嘴笨了。

      不过她又看到霍去病有些窘迫的表情,又觉得有些好笑,一个在战场上威风凛凛的将军,居然露出这种表情,也是难为他了。

      再看霍去病一副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啥的样子,方念晴终于没忍住,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方念晴突然笑出声来,让霍去病颇为摸不到头脑。

      “笑你可爱喽”

      “你想负责啊,那我就看你表现喽”

      方念晴耳根微红,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

      看到方念晴笑,霍去病心里放松了许多。

      他已经有几天没看见方念晴笑了,这个女孩还是笑起来的时候最美。

      “这应该是个好的开始吧?”霍去病这样想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